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 屈辱

    WTF!

    这下不只是晋长盈惊慌失措,连系统都惊呆了,系统和晋长盈都没想到女主会突然下跪。

    晋长盈在晋沅君跪下的一瞬间,马上从椅子上弹了起来,这让女主跪一下日后女主还不得把她记恨到死?!

    【宿主!稳住!】

    正当晋长盈想赶忙伸手把晋沅君扶起来的时候,系统却出声了。

    晋长盈身处的手微微一僵,不得不收回,人设不能崩,人设不能崩。

    想想原主若是在这种时候会怎么做……

    只怕是什么反应都不会有,毕竟往常原主经常这么欺负晋沅君,已经不足为奇了,仇恨值都拉满了。

    但现在晋长盈却是断断不能让晋沅君跪着,毕竟别人不知道,她却是知道,女主自尊心极强,若是这会儿让她跪,也不知日后女主飞黄腾达了怎么记恨。x 电脑端:<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思及此处,晋长盈横眉竖眼,眸光泛冷,厉声呵斥跪倒在地的晋沅君道:“谁准你跪的!怎么进了王府不过几月,你便连骨头都软了么!给我站起来!”

    晋沅君对晋长盈下跪已经是下了十分的决心,此时却被晋长盈呵斥得微微一愣,“长姐……”

    晋长盈见她半天不站起来,心里直发怵,一把将她从地上拉起来,语气十分刻薄道:“有什么事说话就说话!也不知你从哪里学的那套小家子气!真是丢了我将军府的脸面!”

    晋沅君从地上站了起来,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她原本以为以晋长盈的性格,会更喜欢别人对她摇尾乞怜的模样,此番若不是为了对付长公主,她断不会来求晋长盈。

    “长姐,前几日长公主公然在越王府为难于我,我担心她日后还会再使绊子,只是越王府式微,即便是五皇子有心想回护,却也总有顾不到的时候,所以不知长姐能否向父亲禀明,让父亲调些兵来越王府。”晋沅君没说的是,那日过后,五皇子早就派人把越王府保护得个密不透风,若是长公主再有异动,五皇子马上便能赶到。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什么?”晋长盈闻言,顿时眉头大皱,原来女主今日找她是为了此事,若是为了这个,晋长盈帮一把那倒也没什么,只是此举未免也太嚣张了点,让晋将军带兵把越王府保护起来,那可不是府里养的私兵,何况晋威远手里的两百万大军都是用来上战场的,谁会为了你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费神。

    莫说晋威远不傻,断不可能杀鸡用牛刀,即便他当真应下了,只怕他手下的人也会不满,加之若晋威远当真行事如此嚣张,传到圣上耳中,只怕祯明将军府就走到头了。

    女主究竟是没脑子,还是想害祯明将军府满门抄斩?

    思及此处,晋长盈看着晋沅君的目光转冷,话语含霜道:“晋沅君,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晋沅君闻见晋长盈话语中的冰冷,激灵灵打了个冷战,却听见晋长盈的训斥,“你知不知道此事若是一个不好,父亲便会被冠上谋逆的罪名!你想让整个祯明将军府都给你陪葬么!?不知死活的蠢东西!”

    晋长盈这里是真有些生气了,原本还以为女主有勇有谋,却没料到她居然能为了自保想出这样的馊主意。

    晋沅君当然知道这事一个弄不好就是谋逆的大罪,她最终的目的也不是这个,她稳住心神,尽量不把晋长盈的话放在心上,道:“长姐说得是,只是若不如此,长公主始终是个祸患,沅君得罪了长公主倒是不打紧,沅君只是担心祸及家人,让父亲和长姐也跟着我受累……”

    晋沅君说到这里,便点到即止,晋长盈目光这才落到她身上,不由笑出声,她就说嘛,女主也不可能那么蠢,敢情是屁颠屁颠想着拉晋威远站队来了。

    只是晋将军向来不沾朝堂上这些尔虞我诈,想说服他站到五皇子这边,只怕是要费一番功夫。

    这还不是晋长盈最主要的顾虑,原本她刚来时,也想过让晋威远在背后帮女主,然而现在看来却是不能,盖因若是晋威远当真偏向五皇子一派,那么朝堂上的格局必将再次被打乱,届时必定是一场腥风血雨不说,若是逼急了长公主,让她狗急跳墙,那样的损失是谁都不愿意承受的。

    长公主毕竟筹谋多年,底蕴深厚不是五皇子可比,这些年来她在朝中威望不减,很有一些拥趸,若是长公主当真临死反扑,五皇子还真不一定能赢,若是两败俱伤渔翁得利,那可就吃大亏了。

    晋长盈不愿意冒这个险,若是晋沅君拥护长公主一派,那倒还好说,长公主实力比五皇子雄厚,加上晋威远手握重兵,拥护她上位只是时间问题,但晋沅君偏偏选择了一条更加艰难的路。

    晋沅君此时是被长公主逼得急了眼,然而等到她冷静下来就会发现拉拢晋威远并不妥当。

    晋沅君的请求她晋长盈是断不能答应的,但现下她又不能好声好气地跟女主解释这其中的利害关系。x https:/m.x/

    她是很想帮一帮女主,刷刷好感度,但这种影响主线剧情的事她是绝对不能答应的,既然不能答应,晋长盈即便是掉好感度,也只能拒绝。

    想罢,晋长盈牙一咬,噌地一声站起来,对晋沅君怒目而视,十分刁钻道:“好你个晋沅君!没料到你今日找我竟是揣的如此肮脏的心思!你以为你得罪了长公主,父亲就该帮你了?!我告诉你!自己惹的事自己解决!少把麻烦往父亲身上揽,你算老几啊!”

    晋沅君闻见晋长盈的谩骂,脸色白了白,今日她找上晋长盈,就是想着晋长盈深受父亲宠爱,若是晋长盈去说,成功几率必定高一半。

    虽然她也知晓晋长盈的性格,知道多半她不会答应,但还是抱着侥幸心理,毕竟近日来晋长盈似乎对自己没了往常那般排斥,便想来试试。

    谁知却是自取其辱!

    看着晋长盈尖酸刻薄的嘴脸,晋沅君牙冠紧咬,狗果然还是改不了吃屎,她居然还奢望晋长盈能帮自己!

    晋沅君听着耳边晋长盈的冷嘲热讽,一股强烈的屈辱感一阵一阵上涌,让她心中深埋的恨意也不断翻涌。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