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六章 贱命

    “够了!长姐不愿帮忙拒绝便是!何必把话说得如此难听!”

    晋沅君忍无可忍,晋长盈的奚落加之心中的不平衡,让她瞬时便爆发出来,晋沅君一双眼睛满是怨恨地瞪视着晋长盈,眼底的怨毒几乎都要化为实质,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晋长盈毫不怀疑,自己这时候已经被晋沅君秒成渣渣了。

    晋长盈心里直泛凉,但还要做出一副日天日地的模样,心里苦得不行。

    她色厉内荏对晋沅君道:“你本事不长,胆子倒是长不少了!什么时候也敢跟我顶嘴了!怎么不见你在外头也是这副威风的样子!”

    晋沅君差点咬碎了一口银牙,凭什么同是将军的女儿,她就受尽苦楚,晋长盈却享尽荣华富贵,没有人知道她从小长到大,究竟受了多少苦。单是晋长盈这个做长姐的,给她吃的苦头比旁人加起来都要多,这让她怎么能不恨!

    晋沅君忍到现在,却是怎么也忍不下去了,她丝毫没掩饰心中的恨意,她两眼直勾勾地瞪视着晋长盈,恨意之中甚至还带着隐隐的嫉妒,“晋长盈,你有什么好得意的!若不是父亲宠爱你,你又能比我好到哪里去!你不就是仗着父亲偏疼,才敢在我面前耀武扬威!除了这点,你有哪点比得上我!”

    要说她不嫉妒晋长盈,那是不可能的,她嫉妒晋长盈的同时,却也恨毒了晋威远,她恨父亲明明那么多女儿,却偏偏眼中只有晋长盈一个,把所有的宠爱都给了晋长盈,但每次她躲在角落看着晋长盈被晋威远捧在手心疼爱,她内心的嫉妒都在不断地灼烧腐蚀着她的心。

    就是凭着对晋长盈,晋威远,甚至于整个将军府强烈的恨意,才让她一直支撑着走下去。

    晋长盈听见晋沅君的话,微微语塞,这……

    确实她也没办法反驳,毕竟,原主若是认真和晋沅君比起来,早被晋沅君甩了不知几条街了。(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难道说,我之前为你做的那些,你心里都没有一点点的感谢吗?”晋长盈刚问出口,便觉得自己问了句废话,看女主这反应也知道人家恨不得她立马去死,哪里有半点感激的样子,只怕心里不编排她沽名钓誉就算好的了。

    果不其然,晋长盈此话一出,晋沅君马上冷笑一声,直言道:“你以为你随手对我施点小恩小惠我就会对你感恩戴德了吗!”

    晋沅君知道此时自己不应该得罪了晋长盈,即便她的目的达不成,至少也不能得罪了晋长盈,她或许应该冷静下来,跪下来给晋长盈磕个头道个歉,但她却怎么也不甘愿低头,她心中一直争着一口气。

    她忍了这么多年,也忍够了。

    晋长盈心道果然如此,那她费尽心机做的那些岂不都泡汤了么,晋长盈脸色略微变得有些难看,照晋沅君这个样子下去,只怕以后她扶着五皇子上位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祯明将军府连根拔起,压根不会顾及什么血亲情面。

    “你恨我,你凭什么恨我!若不是我当日在公主府冒死进言,你觉得你还有命在这里跟我叽叽歪歪吗!小恩小惠?呵,晋沅君,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若不是你自个儿蠢笨如猪,竟妄想踩着长公主往上爬,你如今会陷入如此两难的境地!?有你这样的妹妹,我才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x https:/m.x/⿴χ33小説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晋长盈嘴上丝毫不留情,原本她只想随便训斥女主几句做做样子便走,谁知晋沅君这模样,竟是记仇不记恩,就因为她骂了两句,就把她前几日的救命之恩忘得一干二净,这让晋长盈不心中不仅是挫败,更有失望,此时竟也和晋沅君较上劲儿了,把晋沅君数落得一文不值。

    “你那点小心思都摆在脸上了,你当真以为让人看不出来么!自己急功近利,竟还妄想把父亲,把整个将军府也拖下水,我还是那句话,你自己死不要紧,休想把将军府也拖下水给你陪葬!你那条贱命,还不值这个价!”晋长盈说完,当场便准备摔袖而去。

    谁知晋沅君却是被她刺激得狠了,一听晋长盈竟说她是贱命一条,晋沅君脑子一热,更是口无遮拦起来,她冷笑一声,尖声道:“值不值可不是你说了算!就算我不想活了,存心想让将军府给我陪葬,谁又拦得住我!将军府人人具是面目可憎,死了也不可惜!左右晋威远也没把我这个女儿放在眼中,让她下去陪我娘也是好——”

    “啪——”

    正当晋沅君越说越停不下来,竟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晋长盈一巴掌甩在了她脸上,声音清脆响亮,晋长盈这一巴掌用了狠力气,晋沅君的半边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起来。

    晋沅君被晋长盈打得一懵,半边脸火辣辣的疼,晋长盈这一巴掌这才把她的理智打回笼,她这才醒转过来自己方才竟然说出让自己的父亲去死这种话,若是方才被有心人听了去……

    “混账!你还是不是人!竟罔顾人伦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你若当真不想活了,我今日便一刀了结了你!”晋长盈没料到女主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平常看着她唯唯诺诺的,说起狠话来也是能噎死人,晋长盈气急,在心中骂孺子不可教也。

    她明里暗里帮扶晋沅君,帮她筹谋也有一年了,想着怎么着晋沅君也该有点长进了,谁知晋沅君今日居然还能说出这种话来,尤其是咒晋威远去死,更是让晋长盈怒火攻心。

    虽说晋威远对晋沅君不如晋长盈重视,但也是把她当成自己的女儿,只是晋威远一个大男人毕竟不如女人心细,这才让晋沅君自小在府中受了不少委屈,原剧情中晋沅君被长公主扣留,若不是晋威远甘心舍了手中四分之一的兵权,晋沅君只怕早就被长公主剁成肉泥喂狗了。

    而如今晋长盈穿成了晋威远的女儿,晋威远对自己有多疼爱她比谁都清楚,更容不得旁人妄议晋威远,更何况这个人还是晋威远的女儿。

    晋长盈气得狠了,反正女主这样子看着也是要和将军府不死不休,那她也是活不成了,思及此处,晋长盈四处找刀,想一刀把女主捅了,她也不活了,大家一了百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