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 算账

    越王妃被晋长盈看得背后发毛,但又见不得晋长盈一副兴师问罪的嘴脸,她怎么说明面上也是傅濯的义母,威严岂容晋长盈一个小辈挑衅,闻见晋长盈口中“白嫖”二字,越王妃面色瞬时变得十分难看。

    她横眉冷竖,颇为严厉地看着晋长盈,竟是要搬出她越王妃的气派来,“县主,你如今嫁进我越王府,就要守我越王府的规矩!将军府毕竟比不得王府,你以往在将军府中那些口无遮拦的陋习,就不要再带进来了,不论如何本王妃也是你和傅濯的长辈,岂是你能顶撞的!”(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晋长盈心情本就不好,正愁没地方宣泄,现下正好拿越王妃撒撒气,左右一个没落王府的王妃,也没甚可怕,何况,原主本就是嚣张跋扈的主儿,碰上这种事能忍才怪了。

    见越王妃妄想拿辈分压她,晋长盈冷笑一声,走上前一步,“陋习?王妃见谅,我这个人心直口快惯了,向来是有什么说什么,越王妃有什么话不妨直说,若是长盈有哪里做得不对的地方,还请王妃海涵,只是现下咱们一码归一码,傅濯如今在朝中身居要职,已是不能再像往日一般听凭越王妃做主,替你管这些杂事了,王妃若是要以孝道相压,未免有失公允。”

    “你……”越王妃被晋长盈一张伶牙俐齿的嘴说得心火直冒,一双眼睛直直瞪着晋长盈,恨不能把她身上瞪出一个洞来,她努力压抑心中的怒火,让自己面上看起来不那么激动,越王妃嘴角扯出一抹难看的笑容,勉强温和道:“县主误会了,傅濯毕竟是王爷的恩人之子,在王府这么多年,本王妃也不曾亏待过,即便是让傅濯操练府兵,也断不会让他吃亏。”

    “是吗?”晋长盈挑眉,似笑非笑地看着越王妃,这越王妃还真敢说,越王妃越要面子,她今日便越要把她这张道貌岸然的嘴脸给她撕下来,“王妃此言,怎的与我所知的有所出入?据我所知,傅濯为越王府操练府兵也一年有余,却没从王府拿到半分月俸,是也不是?”

    晋长盈此言让越王夫妇脸上都有些挂不住,越王爷越看晋长盈,面色越是黑沉,原本今日之事只要傅濯应下,便无事了,然晋长盈却非要跳出来挑事,真是唯恐天下不乱,越王面色阴沉地看了晋长盈一眼,对傅濯道:“濯儿,这些年义父义母对你如何,你自己心中应当最清楚,莫不是你也在心中因为这点月俸埋怨义父义母?”

    晋长盈一见越王爷竟将矛头指向了傅濯,好家伙,这是逼着傅濯出来想把事情带过去,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义父……”

    晋长盈打断傅濯一步开口,道:“王爷此言差矣!便是亲兄弟也要明算账,挟恩图报这种事,想来王爷也做不来此等小人行径,既然王妃都说了,不会让傅濯吃亏,那咱们便来说道说道。”

    晋长盈一边说,一边从宽大的袖子中拿出一只巴掌大的白玉算盘,笑盈盈地看着主位上的越王夫妇。

    晋长盈几句话便将越王夫妇口中的话堵了回去,夫妻俩脸色具是一阵青一阵红,晋长盈都这么说了,若是再提及王府对傅濯的养育之恩,那岂不是当真坐实了晋长盈口中挟恩图报的小人行径?

    “夫人不可……”傅濯拉住晋长盈,想阻止她,却被晋长盈一把摁回了座椅上,晋长盈恶狠狠瞪了他一眼,咬牙切齿低声道:“我劝你现在别惹我,等会儿再收拾你!”

    傅濯无端被晋长盈迁怒,心中十分无辜,但见晋长盈在越王夫妇面前如此据理力争的模样,他心中却莫名涌上一股甜意,乖乖坐在座椅上,没再说话,只是看着晋长盈护在他身前,像个护崽的母老虎一般。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来吧,咱们来算算,据我所知,傅濯在王府操练府兵一年有余,没拿到半个铜板的月俸不说,自己还月月补贴,自掏腰包垫付府兵的一切用度,我没说错吧?既如此,咱们一月府兵的吃穿用度一个人便照二两银子算吧,这还是往低了算,王府府兵几何……如此算来一年傅濯但是给你王府操练府兵,便要一千二百两纹银,傅濯往日一月俸禄三百两,一年下来也只得三千多两,竟是要往你王府贴三分之一。”

    晋长盈手指飞快在算盘上拨动,玉石在手中发出清脆的响声,越王夫妇听着晋长盈飞快的计算,那算珠拨动的声音听在耳中,倒是让两人面皮越发燥热,坐立难安。

    “这傅濯倒贴的就这么多,方才既然王妃都发话,不会让傅濯吃亏,那咱们便来算算傅濯这一年多以来操练府兵的月俸,越王府毕竟不比寻常人家,操练府兵亦非易事,我将军府操练私兵的师傅一月开的六十两,既如此,王府便按照七十两算吧,毕竟王府比不得将军府。”晋长盈不咸不淡地刺了越王妃一句,手中拨动算盘的动作丝毫未停。

    晋长盈动作极快,片刻功夫便算出来道:“如此一来,越王府一年应当付给傅濯八百四十两银子,加上傅濯补贴进去的,看在越王府的养育之恩的份上,便抹个零,共计两千两纹银。自然,这只是一年的,多出来的便当做傅濯孝敬二位了,还请王妃开个条子,一会儿长盈便去王府账房支帐了。”

    越王夫妇都没料到晋长盈竟如此雷厉风行,算盘打得啪啪响,张口就问越王妃要钱,夫妻俩可从未想过要给钱。x 电脑端:<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县主此举,未免太过势利,毕竟是一家人,何须分得如此清楚。”越王妃脸色难看得差点坐不住,不过是让傅濯帮忙管管府兵,晋长盈居然还要上钱了。

    “王妃说笑了,什么势利不势利的,毕竟如今夫君同我也不住在王府,还是分清点的好,若是因为这点蝇头小利伤了和气可就不美了,若是王妃信不过我,也可让王府的账房来算算账,看哪里可有出错?”晋长盈脸上依旧带着笑,对身旁的紫棠打了个手势,紫棠极有眼色,小跑着出了正屋。

    “晋长盈,莫不是你在将军府,晋将军就是如此教你孝敬长辈的?”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