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四章 重伤

    傅濯见晋长盈笑得像只偷油的老鼠,也不禁跟着笑,对妻子道:“单是昨日夫人在王府打砸的那些东西,都不止两千两了,夫人昨日撕的那幅字画,是义父最爱的百鸟朝凤图,乃名家张家林的绝迹,有价无市的绝品,堪称价值连城,便是两千两黄金也买不到这一幅,当初还是义父偶然从一商人手中重金收购,花了足足五千两黄金。”昨日晋长盈将那字画撕了,只怕是义父心都在滴血。

    晋长盈闻言,当即惊得目瞪口呆,虽说她知道王府的东西肯定都不是凡品,但也没料到竟会是珍贵到这种地步,当即肉痛道:“你怎么不早说,早知道我就给他们把东西抢了,如此还能卖了换点银子,亏了亏大了。”

    傅濯但笑不语,他自然不会告诉晋长盈,他又使人托关系,从西域商人那里买了一盘琉璃珠做的棋子送与越王,价值更是在那百鸟朝凤图之上,若是晋长盈知道了,还不揪着他的耳朵骂没出息。

    晋长盈肉痛归肉痛,不过那王府的东西在珍贵,也总归不是她的,想了一会儿也就不想了,喜滋滋地用狼毫在账本上添了几笔,又看看玉店的账本,加上这两千两,这个月又能给女主送不少钱,希望女主能争气一点,赶紧得到五皇子的赏识,进宫辅佐五皇子。

    说起来,下月便是春试了,傅秉青应当会参加今年的科考,原剧情中傅秉青便是在今年一举拿下状元,金榜题名,名号一时响彻帝京,风头无两,只是因长公主的阻挠,只领了从七品的内阁中书一职,很是费了一番功夫,才在五皇子的提携之下爬上来,如今晋长盈来了,便不必那么麻烦了。

    只是正当晋长盈操心着女主晋升的事时,却发生了一件意料之外的事。

    晋长盈原本正在翠和轩画图纸,翠和轩的限量款首饰卖得十分紧俏,晋长盈打算这月多画几张图纸,谁知府中却突然遣人来,说是傅濯受了重伤。

    晋长盈当即大惊,匆匆赶回傅府,还未进厢房,便闻到一股浓浓的血腥味,丫鬟们端着一盆又一盆的血水出来,看得晋长盈触目惊心,走进房间,便见太医正在帮傅濯拔箭,将一把刀在火上燎了燎,将伤口周围被毒液侵蚀的肉利落地剜掉,让晋长盈看得面色苍白。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傅濯倚靠在床边,一动不动让太医帮他处理伤口,因失血过多,此时早已是面如金纸,但太医剜肉时,他只是皱了皱眉,却是哼都没有哼一声出来。

    晋长盈问傅濯随身的下属,下属将事情原委告知晋长盈,原是今日圣上微服出巡,谁料突逢刺客,傅濯为皇帝挡了一箭,谁知那箭上却是涂了剧毒,若不将肉剜去,待毒素侵入体内,便是大罗神仙来了也救不了。

    晋长盈见傅濯眉头紧皱地闭着眼,靠在床边,待太医帮她处理完伤口,晋长盈看着裹在他身上的纱布,心中却莫名有些刺痛,她走过去,坐在床边,道:“伤口还疼吗?怎的会突逢刺客?查清是哪里的人了么?”

    傅濯睁开眼,却见晋长盈坐在旁边,满眼关切地看着自己,傅濯勉强扯出一丝笑容来,意图宽慰她,道:“我无甚大碍,尚未查清,但我总觉得与除夕宴刺杀义父那波人是一伙的,只是不知为何却盯上了皇上。”

    晋长盈闻言,心中一惊,吩咐紫棠在旁伺候,她走出里间,看了看方才被太医拔下来的箭,又找来宿伊和宿玄密谈,让两人辨认这箭上的标识,宿伊没认出,反倒是宿玄认出,这是韩炼臣圈养的死士专用的毒箭。

    晋长盈面沉如水,心思却千回百转,又问了傅濯随行的下属,才知原来越王也与皇帝同行,只怕是对方的目标一直是越王,只是却没料到皇帝也在,这越王爷当真是个祸害,看来她当日砸了王府还不够,就该把越王爷这样的人渣也一同砸了,晋长盈也只是在心中想想,自然不可能真的找麻烦。

    傅濯护驾有功,圣上自然免不了褒奖,赏下许多珍品,黄金万两,又擢升傅濯为正三品指挥使。

    晋长盈面色复杂地看着圣上降下的这些赏赐,一抬一抬地在房间都放满了,若是往日看到这么多奇珍异玩,她早就心中乐开了花,想着能换多少钱,全部拿去送给女主打点人脉关系,然而如今她却是笑都笑不出来。

    这都是傅濯用命换来的,她若是擅动这些东西,只怕是她自己都会唾弃自己。(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lt;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lt;更¥新/速¥度最&amp;駃=0

    打发了宣旨的太监,傅濯笑着对晋长盈道:“这些东西都交由夫人处置,有了这些东西,够夫人挥霍着用几年了,想来夫人也不必再每日熬夜画那些个,伤了眼睛。”

    晋长盈闻言,转头看傅濯,却见傅濯眉眼含笑,只是脸色依旧有些苍白。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生活挥霍,难不成是要你去用命搏……”晋长盈想狠狠瞪他一眼,再训斥他一顿,谁知说到最后,却已是带上了哭腔。

    傅濯没料到晋长盈会突然红了眼圈,眼泪珠子更是啪嗒啪嗒说掉就掉,当即便心神大乱,有些慌了神,蹭起身想帮晋长盈擦眼泪,谁知却牵动伤口,他疼痛难忍,只好笨拙地安慰道:“夫人莫哭,为夫这不是没事……快别哭了……”

    晋长盈见他刚包扎好伤口便乱动,连忙过去扶住他,也觉哭出来有些丢人,止住哭泣,凶巴巴骂道:“刚包扎好的伤口,你乱动个什么?一会儿伤口裂开了疼不死你!”x www.x m.x

    “是是是,为夫嘴笨说错了话,还请夫人原谅则个。”傅濯靠回床,抬手帮晋长盈擦了擦脸上晶莹的泪珠,看着她眼中还带着泪水,还非要强撑着训斥的模样,心中又是好笑,又是熨帖。

    他十三岁便从军,战场上刀剑无眼,受伤不过是家常便饭,身上便是致命的伤口便有几处,几度濒死,今日的箭伤还算轻的,却从未有人像眼前的女子一般,心疼他受伤为他流泪,傅濯心里感动又是心疼。

    晋长盈让人把圣上赏赐下来的东西都搬进库房,却是不准备动,方才看到太医帮傅濯剜了拳头那么大的伤口出来,伤口更是深可见骨,让她心里莫名难受极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