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九章 祈福

    晋沅君说完,珊瑚猛地一抬头,一脸惊喜地看着晋沅君,她没料到,今日自己犯了错,夫人不仅不罚,甚至还让自己回家探望亲人,夫人果然仁善!

    “奴婢谢夫人!”珊瑚说着,又要下跪,却被晋沅君扶起,晋沅君嘴角衔着清浅的笑意,温和道:“好了,还不赶紧去收拾收拾回家?”

    “是!”珊瑚朝晋沅君福了福身,三夫人对她这样好,她却……

    珊瑚心绪纷乱,若不是家中急需用银子,她也不会背叛三夫人,就这一次,以后她便一心一意,留在三夫人身边,用心服侍三夫人。

    珊瑚心中感激,终究是按捺不住内心的激荡之情,匆匆跑回去收拾行李。

    晋沅君看着珊瑚离去的背影,原本温暖的笑意渐渐淡了下来,眸中划过一道寒光。

    当日夜里,王府便穿来消息,晋沅君的丫鬟在回家省亲的路上,遭遇歹徒,被奸污致死。

    “事都办完了?”晋沅君站在书桌前,手致狼毫,写完信上最后一个字,收回狼毫,眯眼端详着自己刚写完的字,口中漫不经心问道。

    “是。”书桌前站着的是晋沅君培养多年的心腹,原先她还准备将珊瑚培养成自己的人,没料到她却背叛了自己,既如此,就休怪她手下无情了。

    “没留下痕迹吧?”晋沅君一边问,一边将写好的信拿起来吹了吹。

    “是,小姐放心,奴婢找到都是京城外的地痞流氓,并没有暴露身份。”心腹毕恭毕敬答道。

    “行了,你下去吧。”晋沅君点点头,摆了摆手。

    心腹福了福身,便退出了书房,出去后将书房的们扣上。

    晋沅君等到写好的信风干,这才将信折好,放进一早准备好的信封里,从外表看,这封信和先前珊瑚弄污的那封别无二致。

    所幸晋沅君自小苦练书法,且十分擅长于模仿旁人字迹,让她仿照着脏污的那张信纸写一封一模一样的,简直易如反掌。

    不过今日这封信倒是帮她除掉一个身边的奸细,看来长公主的手却是伸到她身边来了,然而鹿死谁手还尚未可知,长公主想除掉她,她又何尝不是急着想弄死长公主?

    不管晋长盈今日送信的目的是什么,当日长公主为难与她,晋长盈却是站在她这边的,想来应该不会帮着长公主对付她。

    晋沅君派人将这封信神不知鬼不觉地送到了薛绪手上。

    却说晋长盈这边,等到紫棠回来,晋长盈正赤着脚斜倚在榻上,白玉小脚从细纱裙摆下隐隐绰绰显露出来,花几上摆着一个琉璃盘子,里面装满了颗颗饱满圆润的黑葡萄。

    这西域进贡的葡萄就是不一般,果肉饱满多汁,傅濯养伤期间,圣上每日赐下来的补药吃食都不见重样的,然傅濯不贪口腹之欲,是以大部分都进了晋长盈的肚子。

    晋长盈见紫棠回来,嘴里含着葡萄,含糊不清问道:“东西送到了么?”

    “回县主,送到了。”

    “送到便好。”晋长盈拈了一颗葡萄送进嘴里,从榻上起来,道:“给我梳妆,让人备马车,小姐我要出门。”

    “县主,再过一刻便要午时了,县主要去哪儿?不若用了膳再去?”紫棠忍不住多嘴问了一嘴。

    “不了,就现在去,这会儿去了,才能在晚上城门关之前回来。”晋长盈摆摆手,拍板道。

    “是。”紫棠不敢不从,马上帮晋长盈梳妆。

    等到梳妆完毕,晋长盈上了马车,马车往城外驶去。

    “县主是要去灵台寺烧香祈福?”紫棠问道。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灵台寺乃大羲朝皇家寺庙,当今太后便是在灵台寺祈福,至今尚未回宫。

    太后是晋长盈生母祁音的亲姑母,祁音生前极受太后的喜爱,甚至动过让她入宫为后的念头,只是当年圣上还未沉迷炼药,运筹帷幄,又生性多疑,太后为了避免皇帝的猜忌,便打消了这个念头。(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lt;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lt;更¥新/速¥度最&amp;駃=0

    后祁音嫁入将军府,却难产而死,太后对晋长盈这个侄孙女也颇为偏宠,也养成了原主娇纵跋扈的性子,然而原主后台硬,有个重拳在握的爹,又有太后护着,自然是在皇城内横着走。

    只是晋长盈来后,便没怎么进宫探望太后,当然不是不想抱大腿,而是因为她与原主性格大相径庭,时不时总会露出这破绽。

    晋威远常年征战在外,甚少回府,即便晋长盈有哪里不一样,也只会觉得是太久没见,而太后则不同,她与原主感情甚笃,何况能在深宫中爬上太后之位,怎么看也不是个简单角色,晋长盈怕被太后瞧出什么,便很少在太后跟前露面。

    几月前晋长盈与傅濯大婚,因太后在灵台寺祈福,晋将军怕扰了太后清修,是以并未修书禀报太后。

    而这次还是晋长盈穿过来,第三次见太后,若是被太后看出有什么不同,她便可以找理由搪塞,何况体内换了个芯子这样惊世骇俗的事情,即便说了也不可能有人会信。

    灵台寺离帝京颇有一段距离,这一路足足走了有两个时辰,马车颠簸,晋长盈只觉人都要坐散架了。

    “县主,用点茶吧,这是宿公子专为县主调配的养身茶,说是喝了还能美容养颜,让肌肤更加白皙有光泽呢。”紫棠将茶杯递给晋长盈道。

    晋长盈接过紫棠手中的茶杯,浅啜了一口,没想到宿玄用毒在行,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他也能捣腾出来。x www.x m.x

    【那还不是宿主你之前厚脸皮去问人家。】系统十分鄙夷道。

    “什么叫厚脸皮啊?我不就随口一说,谁知道宿玄会当真了,我又没有强逼着他去弄。”晋长盈十分无辜,她知道宿玄会用毒之后,就随口问了问,谁知道宿玄那么较真,拿到养颜茶的时候,晋长盈人都傻了,看着宿玄眼下明显的黑青时,她就知道让宿玄一个用毒的去弄养身的,是有些为难人。

    “不过俗话说,医毒是一家嘛,宿玄会做这种东西也很正常啦。”晋长盈这么说着,又心安理得了起来。

    “县主,还有一阵才到,先吃些糕点垫垫肚子吧。”紫棠从食盒中拿出几盘精致的点心放到马车中的小几上,小几本就不大,放了几盘糕点和茶水,已是有些拥挤。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