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章 太后

    晋长盈到了灵台寺,在正殿烧香祈福,又捐了些香油钱,走出正殿时,却见偏殿内似乎有人,晋长盈心中一动,心知里面礼佛的兴许就是太后,她走出大雄宝殿时,状似不经意间问道:“偏殿内礼佛的是何人?”

    “回女施主,偏殿内祈福的是太后娘娘。”小沙弥答道。

    “太后娘娘?”晋长盈扬眉,似是有些惊讶。

    “是……诶施主!太后娘娘在此礼佛,还请女施主莫要扰了太后娘娘清修。”小沙弥见晋长盈不由分说就朝偏殿走去,连忙阻拦。

    晋长盈却不在意地摆摆手,道:“太后娘娘在此礼佛,我前来拜会一番,有何不妥?”

    “这……女施主,佛教圣地,还望女施主自重,莫要为难小僧。”那小沙弥急得额头冒汗,见晋长盈锦衣华服,必定得罪不起,灵台寺乃皇家寺庙,能来皇家寺庙礼佛的,哪位是平头百姓?

    小沙弥拦不住晋长盈,而守在偏殿门口的嬷嬷发觉这边的动静,皱了皱眉,快步朝这边走来,道:“太后娘娘在此祈福,谁敢喧闹……祯明县主?”

    那嬷嬷话还未说完,便朝着晋长盈行了个万福礼,一改面上的不悦,满面笑容道:“县主怎会在此?”

    “方嬷嬷,方才正准备离开,却想起太后娘娘也在灵台寺礼佛,便想着来碰碰运气,倒是打扰太后娘娘了,不知太后娘娘近来可好?”晋长盈对方嬷嬷道,这方嬷嬷是太后身边的陪嫁丫鬟,深受太后宠信,是太后身边的红人,多少人抢着巴结。

    “太后娘娘一切都好,只是时常念着县主,说是县主许久不曾探望她老人家,倒是和太后娘娘生分了,太后娘娘可是伤心得很呢。”方嬷嬷笑着道。

    晋长盈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几人说话的声音并不算大,然而在静谧的殿内却显得有些突兀。

    正当晋长盈准备去殿外等候太后时,却听一道有些苍老的女声在身后响起,“我道是谁,原是你这丫头,连佛祖圣地都敢喧哗,胆子倒是越发大了,日后还有谁能治得了你?”来人话中带笑,虽是责怪的话,然从她口中说出来,却无端带上几分慈爱。

    晋长盈闻言,微微一愣,回头一看,一名鹤发老人正杵着拐杖从偏殿缓缓而出,她身上穿着寺庙内常见的青衣,一头银发挽了个髻束在脑后,打扮十分朴素,然却依然遮掩不住她通身尊贵的气度。

    她便皇帝的生母,当朝太后,此时太后正满眼带笑地看着晋长盈,对晋长盈在此喧闹的举动未有半分恼怒,若是旁人,只怕这会儿早被僧人架着扔出去了。

    “长盈参见太后娘娘,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晋长盈眸中闪过一丝喜色,随即跪下,对太后行了个大礼。

    “起来吧。”太后道。

    “惊扰太后娘娘祈福,长盈罪该万死。”晋长盈对太后福了福身。

    “哼,你若是当真有这个觉悟,怕就不是晋长盈了。”太后见晋长盈中规中矩的模样,只当她是装样子,淡淡调侃道,目光在触及到晋长盈挽的妇人髻时,眸光微闪。

    方嬷嬷过去扶住太后,道:“县主来了,太后便歇会儿吧,佛祖宽宏,自不会与太后娘娘计较这一时半刻。”

    “嗯,那便换个地方说话罢。”太后点点头,带着晋长盈到了禅堂,灵台寺作为皇家寺庙,平日里接待的都是贵人,修建自然比寻常寺庙要精致大气许多,连居住的禅房亦是如此。

    晋长盈东张西望地看着禅堂内的布局,太后见她与往常一般,还是没个正行的模样,忍俊不禁,嘴里嗔道:“多日未见,你这丫头还是一如往常般跳脱,若是换了个人,这会儿哀家早把他扔出灵台寺,让他日后再也不敢惊扰佛祖。”

    晋长盈一见太后看到自己,眉眼都带着笑,自然知道她话中真假,晋长盈狡黠一笑,道:“太后可舍不得把长盈扔出去,长盈千里迢迢来探望太后,这一路上身子都要坐散架了。”

    “你这鬼丫头,怎的如此娇纵。”太后无奈摇摇头,正色道:“哀家许久未曾回京,怎的长盈成亲却无人通禀哀家?”太后面容淡淡,啜了一口茶。

    晋长盈察觉太后颇有些不虞的神色,连忙应和道:“谁说不是呢,原本长盈是想跟太后娘娘说的,谁知父亲却说什么扰了太后娘娘清静,原本长盈想着,太后娘娘这么疼我,必不会怪罪,谁知方才却说要把长盈扔出去,没准儿送信的信差就被太后娘娘着人扔出去了!”(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晋长盈一边说,面上一面苦兮兮,活似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看得太后又是一阵笑,“真是个活宝,说吧,又是哪家的小子,也不知压不压得住你这丫头。”

    原主原本定的三门亲事,还未成亲,男方便死了,然而只有太后知道,并不是原主命格硬,克死丈夫。

    朝中五皇子与长公主暗中争斗,常在不经意间波及许多人,晋长盈的三个未婚夫皆是身份显赫,然却均搅入这趟浑水,成了五皇子与长公主争斗下的牺牲品。

    当朝天子与长公主均是太后亲生,早年太后还在孩子中间斡旋,企图化解兄妹间的矛盾,然而随着时间流逝,太后发现长公主心中的野心早已破土而出,长成参天大树,若非撞了南墙,她是不会回头的。

    太后看清事实后,便明白,无论什么都无法阻止女儿前进的步伐,这一路来,她踩着多少人的尸骨,却从未后悔,太后既然无法阻止女儿的执念,便只好常年在灵台寺吃斋念佛,企图为女儿消去些许业障,也为子孙积德。

    而晋长盈这克夫的名声,说起来,倒是长公主害了她,然长公主却不自知,还曾多次劝太后疏远祯明县主,省得被晋长盈克了。

    “是越王府的养子,傅濯。”晋长盈回道。x www.x m.x

    “养子?”太后凤眸微眯,似是在回忆是否见过此人,却一无所获,只是听到“养子”时,微微皱了皱眉头,语气颇为不满道:“怎的晋威远挑来挑去,就选了个养子?这如何能与我金尊玉贵的长盈相配?”

    x 电脑端:<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