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三章 游戏

    “……”紫棠看着晋长盈没心没肺的样子,想到反正不是还有太后呢嘛,县主都不担心,她一个丫头穷紧张个什么劲儿,想想便也释然了,也蹲在花几旁,主仆俩一块儿挑起珠花来。

    “县主,这个好看,县主今日穿的湖蓝色,正好玉这蓝水手镯相配,戴在手上县主的手比玉还白。”紫棠一面说,一边拿起一对蓝水玉镶金手镯给晋长盈。

    晋长盈将手镯套进手腕,上下看了看,十分满意地点点头,“不错,这个赏你了。”说着,晋长盈将自己原本待在手上的翡翠镯给了紫棠。

    紫棠闻言,当即面露喜色,道:“谢主子!”

    这翡翠镯子虽说没晋长盈手腕上的那一对蓝水玉镯成色好,然而县主吃的穿的,戴在身上的又有哪样差的,随便拿出一件便够寻常人家吃穿一年的用度了。

    晋长盈又挑了好一会儿首饰,把自己戴腻了的赏给下面的几个丫头,选了些喜欢的填满了妆奁,剩下的便着人放进库房,这才伸了个懒腰,问紫棠道:“现下什么时候了?”

    “回县主,未时二刻了。”紫棠答道。

    晋长盈点点头,从榻上起来道:“替我梳妆,小姐带你看好戏去!”

    “好戏?”紫棠疑惑地眨巴眨巴眼睛。

    “小丫头就别问那么多了,你到了就知道了。”晋长盈神秘一笑,她算着时间,现下男主和女主也应当带着人埋伏在那儿了,只不知道现在的主线进行的是planA还是planB呢?

    【宿主,你当你在玩剧情选择游戏啊?还planAplanB呢。】系统适时出现,吐槽道。x https:/m.x/

    晋长盈没好气翻了个白眼,道:“我要真是在玩游戏,第一个就把你卸载了!没用就算了,废话还一堆!”

    【哼……哼!你欺负人!】系统委屈巴巴道。

    “我没说你压榨我就算了,你还得寸进尺。说到游戏,这要真是剧情选择游戏,也是女主的选择游戏,你好歹也给我一个聪明点的女主啊,你这样现在搞得我很被动诶。”晋长盈又开始滔滔不绝地跟系统抱怨起来,不过她也知道,抱怨了也没用,这个女主她不满意也换不了,将就将就吧,就当玩游戏养女儿了。

    【这样才刺激啊,宿主还可以猜剧情进度呢,是吧?人家这分明是在给宿主增加游戏体验。】系统说得理直气壮,却有些心虚,它还是第一次遇到说女主笨的宿主。

    “呵呵,那我谢谢你了,我不需要你给我增加难度。”晋长盈不咸不淡道。

    此时,公主府,薛绪今日本该当值,然而他却与同僚换了班,薛绪鬼鬼祟祟地准备出府,然而却不知,他的异状皆被身边的下人一一告知给了长公主。(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你准备去哪儿?”长公主带着下人,堵住了薛绪的小院,一双隐含威严的凤眸审视地盯着儿子,她未防儿子再与韩家的人来往,是以便在他身边安插了些眼线,得知这几日薛绪有些不对劲,今日薛绪终于按捺不住了。

    “母……母亲!”薛绪没料到长公主会带着人守在院门口,想到自己一会儿要去的地方,顿时有些心慌,他强作镇定道:“母亲,儿子今日当值,还有一刻钟便要迟了。”

    “是吗?”长公主走到薛绪面前,眼睛一直粘在薛绪的脸上,不放过他脸上一丝一毫的变化,道:“可本宫怎么听说,你和同僚换了班?”

    薛绪闻言,顿时面色大惊,他在母亲面前总是会被母亲的气势压制得毫无反抗之力,长公主才刚一问,他便沉不住气了,连忙结结巴巴开口解释:“母亲,不是你想的那样,儿子……儿子只是和几个朋友约好了,出去喝点酒……并、并没有什么……”

    长公主眼中闪过一道冷光,一巴掌“啪”的一声打在薛绪脸上,“还不说实话!”

    薛绪被长公主打得脸一偏,嘴角渗出一丝血来,薛绪常年被母亲压迫,这时候被长公主发现了行踪,薛绪心绪大乱,当即便跪在长公主面前,道:“母亲我错了!您再原谅我这一次吧!儿子本不想,只是怕被母亲发现,这才……”

    薛绪收到了韩家派来的死士的信,对方约他在云来楼见一面,他原本不想赴约,然而又怕对方将他曾经做的事抖搂出来,这才打算赴最后一次约,并且告知对方终止合作。

    “说!你背着本宫做了什么!”长公主一脚当胸朝着薛绪踹去,即便是亲生儿子,也丝毫没有留手。

    薛绪被长公主踹倒在地,胸口如五脏六腑焚烧般火辣辣的痛,他痛苦地咳了咳,但却不敢反抗,如今被长公主发现了,薛绪只好照实对长公主说了。x 电脑端:<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长公主怎么也没料到,前几日圣上遇刺的事,竟会和薛英父子有关,她闻言当即大怒,又是一巴掌甩到薛绪脸上,怒骂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皇帝你们也敢去刺杀!薛英这个蠢货!想死本宫便能解决了他,竟然还想拖着本宫下水!我看你们都是活得不耐烦了!”

    长公主伸手,下人便递上来一根鞭子,长公主一甩鞭子,鞭子划破空气发出令人胆寒的声音,长公主一鞭子甩在薛绪身上,薛绪不敢躲避,咬牙硬生生受了这一鞭,鞭子落在身上,撕裂了衣帛,随后便是火辣辣的疼。

    长公主一鞭子还不解气,一鞭又一鞭打在薛绪身上,身旁留下的只有长公主的心腹,此时看着长公主暴怒的模样,也是噤若寒蝉,丝毫不敢去触了长公主的霉头。

    长公主打够了,这才一收,道:“信呢?拿给本宫。”

    薛绪浑身剧痛,然而却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忍着疼痛,将手伸到怀中,拿出一封信来。

    长公主接过,眸光一冷,鞭子一扬,直接甩在了他的脸上,薛绪终于忍不住惨叫出声,颤抖着手捂住自己迅速红肿起来的半边脸。

    “本宫怎么就生出你这样的蠢货!如此机密的东西,你看过之后竟然不知销毁!还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薛英那样的人头猪脑,若当真能办成窃国那样出息的大事,本宫只怕是做梦都要笑醒!”长公主话语如同千年寒冰般刺骨,说完,她便抖开信纸看信。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