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七章 文书

    尽管心中害怕,晋长盈还是硬着头皮跟长公主杠上,不杠不行啊,要是女主跟男主当真被长公主抓了,只怕这剧情就提前over了。

    “这么说,长公主今日是非抓不可了?”晋长盈慢悠悠踱步到长公主面前,长公主迎上晋长盈的目光,空气中莫名弥漫着无形的硝烟味。

    “自然,本宫非抓不可,皇上的安危比什么都重要,宁可错杀,不了放过,本宫这也是为了皇上!”长公主一字一句道,她今日就是打定了主意要把这两人抓起来,届时主动权便握在她手中了,等到她除掉傅秉青夫妇,五皇子失了越王府这个助力,就更是只没牙的老虎,不足为惧。x 电脑端:<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是吗?只是,傅秉青贵为越王世子,身份尊贵不比寻常,此二人岂是长公主说抓就能抓的!”晋长盈终于甩出了一枚重磅炸弹,在场的人闻言俱是一惊。⿴χ33小説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越王世子?!”不只是长公主,连晋沅君和傅秉青这个当事人同样失声脱口而出,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莫说傅秉青如今尚未及冠,册封世子非同小可,怎的会半点风声也未有?

    此等大事,若皇帝当真要册封,越王和傅秉青不会不知道,如今看傅秉青都如此吃惊,长公主只当晋长盈是病急乱投医,在胡诌,长公主冷声道:“晋长盈,本宫看你是急糊涂了,册封世子这样的大事,你也敢拿出来胡编乱造!如此信口雌黄,你就不怕陛下摘了你的脑袋!”

    而傅秉青夫妇与长公主想的一样,只以为晋长盈是急于保住二人,这才胡编乱造,傅秉青心中暗叹了口气,今日失算,只怕就要让长公主如愿了,傅秉青道:“县主的恩情,秉青心领了,只是这册封世子一事,秉青确未从父王那里知晓,也不知县主是从何处得知,许是有人造谣,县主莫要轻信。”

    “谁跟你们说是造谣了,紫棠,把东西拿出来。”晋长盈淡淡瞥了傅秉青一眼,对紫棠道。

    “是。”却见紫棠端着一个锦盒走上前来,将锦盒呈给晋长盈。x www.x m.x

    晋长盈打开锦盒,里面却是一卷文书,晋长盈拿起文书,道:“皇上亲自下的旨,想来,明日圣旨便能送到越王府了,这是册封文书,昨日长盈进宫探望太后娘娘,陛下顺便让长盈带了出来,正准备今日交给世子,正巧这便碰上了。”

    当然不是顺便让她带出宫,而是她特意进宫,死皮赖脸跟太后求来的,像这种掉逼格的事,晋长盈自然不会说。

    “什么!这不可能!”长公主一把夺过晋长盈手中的文书,不敢置信地看着文书上的字和印鉴。

    “傅三公子年纪也差不多了,又是越王妃嫡子,有何不可能的。”晋长盈从长公主手中抽回文书,双手交给了傅秉青。

    “傅三公子贵为越王世子,自然不是长公主想要裁决便能裁决,一切还要等到真相水落石出,才有定论,还望长公主三思。”晋长盈笑眯眯对长公主福了福身。

    长公主面色难看至极,但却不得不点头,傅秉青若是封了世子,身份不一样了,自然不是她能随意抓捕的,她先头暗害五皇子妃已是触怒了圣上,此番若再行事毫无顾忌,便是不将圣上放在眼里了。

    “太后……原来是你去太后跟前求来的。”长公主这才忆及,太后对晋长盈十分宠爱,甚至她的亲外孙薛绪在太后跟前都不及晋长盈得脸,旁人避之不及的孤煞之命太后却不放在眼里,把晋长盈宠得无法无天。

    如今晋长盈不过是提了册封世子这个小小的要求,以太后对晋长盈的溺爱程度,断没有拒绝她的道理。

    难怪,难怪先头太后突然回京,原是晋长盈去灵台寺将这尊佛请了回来,长公主也曾到灵台寺探望太后,希望太后能回宫,谁知却被太后从灵台寺赶了出来,说什么她身上血煞之气太浓,业障深重,在寺里只会冲撞了佛祖,丝毫不给她这个女儿留一点颜面。

    长公主越想越不是滋味,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便与母亲离了心,而今日,她的亲生母亲竟然伙同外人给她挖坑,这让长公主只觉五内俱焚,眸中的戾气似要化为实质。

    “长公主此言差矣,皇上要册封谁,是皇上的心意,与太后无关,长盈人微言轻,更是不能左右皇上的想法。”

    危机解除,晋长盈也放松下来,她一面说,一面踱步到一旁,拣了一张椅子坐下,紫棠随侍一旁,端起茶壶给晋长盈倒了杯茶。

    “倒是长公主,长公主仅凭一纸密信,便闯入云来楼抓人,不知长公主是从何处得到这密信,又是如何得知这密信便是刺客勾结的证据?这信上并未指名道姓,不知长公主是如何得知?”晋长盈说着,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茶水已有些泛凉,喝上去有些泛苦发涩,晋长盈皱了皱眉,又拈起桌上的糕点放进嘴里,这才压下口中的涩味,姿态比长公主不知轻松惬意几何。

    长公主见晋长盈如此悠闲的模样,眸光阴沉,出声似警告一般道:“晋长盈,你当真要与本宫作对?”

    晋长盈闻见长公主话语背后的杀意,被长公主这么阴森森地看着,着实有些吃不消,晋长盈差点被口中没咽下去的糕点呛到,她赶紧不慌不忙地灌了一口茶,这才故作镇定地对旁边的紫棠道:“这茶……有点凉了,你去换一壶热的。”

    晋长盈如此视长公主如无物的作态,让长公主的面色又沉下几分,长公主道:“晋长盈,若是本宫要对付你,你莫不是以为晋威远当真能从本宫手上讨到好?”

    “长公主这话,在长盈面前说说便罢了,家父性子急躁,若是听了长公主的话,指不定以为长公主想与家父切磋一番,届时若是跑到长公主府上,还望长公主多担待。”晋长盈慢悠悠地用手帕擦了擦嘴角的碎屑,与长公主的要吃人的目光形成鲜明的对比,旁边的人都不由替晋长盈捏了把汗,长公主都还站着,晋长盈还是第一个敢坐着对长公主说话的人。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