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九章 触怒

    “这……是沅君一时不察,竟让长公主买通了身边的人,这才让她钻了空子……”晋沅君低声道。

    “也罢,所幸我早有所防备。”晋长盈并未多追究。

    晋沅君闻言,羞愧得脸都涨红了,若不是她行事大意,今日也不会着了长公主的道。

    “蠢货!”长公主怒气冲冲回到公主府一巴掌甩在薛英脸上。

    此时薛英还不知事情败露,被长公主一巴掌扇懵了,然而长公主平日里便性格强势,薛英从来不敢违抗,是以此时被扇了一巴掌,薛英也只是心中怨恨,并不敢表露在脸上。

    “不知长公主何事如此气恼?”薛英问道。

    “你还好意思问我何事?”长公主冷笑一声,随即一把抽出腰间佩刀,直指薛英,方才她便想在云来楼砍了晋长盈,然而一直忍了下来,而此时胸中的暴虐却是怎么也忍不下来,一剑划在薛英的俊美的脸上,一道血红的口子出现在薛英踩着的面皮上,鲜血迅速流了出来。

    薛英平日里除了争权夺利,心中最在意的便是这张脸,此时长公主却将他的脸划了一道口子,薛英当即大惊失色,捂住自己的脸,惊慌失措的模样像个女人一般,“来人,来人!我的脸!快叫太医!”

    “你给我闭嘴!”长公主一巴掌打断了薛英的叫唤声,她冷声道:“你既一心想死,本宫今日便成全你!”

    薛英尚不知发生了什么,一脸悲愤地看着长公主,道:“长公主,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如今绪儿都那么大了,为何你还是如此无情!不知我究竟做错了什么,让长公主如此震怒!长公主但说无妨,若当真是我的错,那我今日便一头碰死在这里!”

    长公主厌恶地看着薛英一副女人的作态,心中后悔自己为什么嫁了这么个蠢货,长公主收回剑,坐在主位,声音寒冷如千年寒冰道:“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本宫今日便让你死个明白!”

    “前几日,皇帝遇刺,与你有无干系?”

    长公主话刚一问出口,便见薛英脸色大变,所说他心中没有鬼都没人信。

    长公主眼中杀气毕露,扬声道:“来人!把他的手给我砍下来!”

    薛英心中大惊,“噗通”一声跪倒在长公主脚边,口中连连求饶道:“长公主……长公主息怒!此事与臣无关啊!臣什么都不知道,臣什么都不知道啊!”

    “这些话,等到了皇上面前,你跟他说去吧!”长公主钳住薛英的下巴,凑近他的脸,一手帮他擦去脸上的血污,轻轻道,“本宫早知你不安分,留你到今日已是仁至义尽,放心吧,薛家对本宫还有些用途,本宫不会让薛家给你陪葬,你就安心去吧。”

    “不……不……长公主!你救救我吧!我还不想死……我还不想死啊,你舍得让绪儿没了父亲吗……”薛英一听长公主这话,便知她是想放弃他了,然而这怎么行,他筹谋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当人上人的么,他还没活够,怎么能去死呢!

    “你死了,这世上便少一个蠢货,本宫身边也少了一个祸害,本宫实在想不出什么救你的理由,何况你罪证确凿,便是金仙下凡,也救不了你!至于绪儿,本宫高兴,他便是本宫的儿子,本宫不高兴了,本宫也可以让他下去陪你!”长公主一番话说得冷酷无情,一脚踢开再次凑上来的薛英,而原本听说长公主正在处置驸马的薛绪赶来想向长公主求情,却听到这一番话,瞬间只觉手脚冰凉,连身上火辣辣的伤口都觉不出疼痛来了,唯余满心惊恐。

    薛家父子二人此番当真触怒了长公主,薛绪如今起身尚且难保,也顾不得薛英了,是以薛绪并未踏入,悄悄地回去了,只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而薛英,也正像长公主所说,被带到了皇帝面前,自然难逃一死,下了大狱,秋后问斩,只不知宛伯元用了什么法子,原本薛家也应当被牵连株连九族,如今却逃过一劫,皇帝并未怪罪。(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虽然此番未将长公主拉下马,然而晋沅君夫妻手中握有薛英的罪证,是以很快便查清,刺杀皇上乃薛英一手策划,长公主也因受了薛英的牵连,让皇帝厌弃,在朝中威望大不如前。

    而傅秉青却因辅佐长公主有功,受皇帝封赏,顶替了长公主心腹大理寺卿的职缺,让长公主心中又是一阵窝火。

    然而思及当日晋长盈拿出的册封文书,长公主却怎么想怎么不是滋味,当日便往宫里递了牌子,求见太后。

    太后见了长公主,然而母女俩刚说没两句话,便大动肝火。

    “听说,你把哀家赏给长盈的玉观音砸了,可有此事?”太后穿着一身朱色金丝细绸八幅罗裙,气度雍容华贵,她倚在榻上,轻啜一口茶,温声问道。

    长公主喝茶的动作微微一僵,随即将茶杯往桌上一放,动作算不得重,却也不算轻,陶瓷碰在桌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怎的,这便告上门来了?”长公主不轻不重地嘲了一句。

    “你这是什么话,哀家不过一问,并非长盈告状,哀家赏给她的东西出了差错,她自然要通禀一声。”太后眉间皱起深深的褶子。x www.x m.x

    “母后喜欢晋长盈那丫头,便帮着她吧,日后,女儿自会向母后证明,谁才是真正的……”

    “闭嘴!”长公主话还未说完,便被太后重重打断,“你如今翅膀真是越发硬了,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你也敢说出来!你真是要气死哀家!”

    太后一巴掌拍在桌上,宫人们俱是噤若寒蝉,不敢出声,然而长公主却连眼睛都没眨一下,道:“从母后为晋长盈,向皇兄讨了越王世子的册封文书起,母后便帮着老五了,左右我这个女儿在母后心中到底不比皇兄重。”

    “你给哀家闭嘴!”太后被长公主气得面色涨红,心气不顺,上气不接下气,仿佛下一秒便要厥过去了。

    太后身边的方嬷嬷对宫人们使了个眼色,宫人们纷纷退了出去,只留太后身边的两个嬷嬷和长公主身边的婢子。x 电脑端:<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我不闭嘴!就因为我是个女儿,所以你偏疼皇兄?凭什么!他能做的,我也能做!”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