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十一章 故意

    宿玄闻见晋长盈替傅濯说话,面色微微一沉,又见傅濯脸上带笑,十足像是挑衅,宿玄脸色更加难看,经过傅濯时,身体微微一斜,撞上了傅濯的伤口。

    傅濯闷哼一声,眉头微蹙,捂着胸口的伤处,脸色都白了几分,靠着墙壁有些站不稳,晋长盈见状,顿时一惊,连忙扶住傅濯。

    “啊,抱歉,方才没看到,撞到了傅大人,小的罪该万死。”宿玄靠着傅濯痛苦得有些扭曲的俊脸,微微勾了勾唇,十分没有诚意地道歉。

    傅濯还未开口,晋长盈便不高兴了,只不知宿玄方才是故意还是无意的,语气不算温和地对宿玄道:“阿玄,你也知道傅濯受了伤,走路还是要小心些,把他伤口碰着了便不好了,如今开春,正是伤口容易感染的时候,若是伤口恶化有个好歹怎么办?”

    晋长盈一面说,一面小心翼翼扶着傅濯坐到一旁的椅子上,神情关切问道:“怎么样?方才碰着伤口没有,还是把纱布拆开看看吧?”晋长盈一面说,一面伸手要解开傅濯的衣领。

    “无妨,只是轻轻碰了碰,并无甚大碍。”傅濯握住晋长盈细软的柔荑,把她往身前拉了拉,温润一笑,道:“我哪里有你想的那么脆弱。”

    晋长盈还是不放心,又一再确定傅濯是真的没事,这才松了口气。x 电脑端:<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宿玄见晋长盈对傅濯如此关照,看着傅濯的眼神更加充满戾气,然面上却是十分乖顺愧疚,道歉道:“对不起,姐姐,我方才走得急,没注意到。”

    宿玄知道,每次他叫晋长盈姐姐,晋长盈都会心软,这次自然也不例外。

    晋长盈见宿玄满面愧疚,可怜兮兮求原谅的模样,顿时如宿玄所想的那般心软了,想了想宿玄也不是有意的,晋长盈反省了一下自己方才的语气似乎有些过于严厉,这才把宿玄吓成这样,也是她把宿玄想得太坏了,以为他是故意针对傅濯。

    晋长盈软下声道:“没事,下次注意就行了,所幸你傅大哥也无什大碍,阿玄不必放在心上。”

    “是。”宿玄乖巧地点头,垂眸掩下眼中的恶意,有些后悔自己方才的力气小了,傅濯伤口感染死了才好,省得在这里晃来晃去碍眼。

    “好了,你忙去吧。”晋长盈对宿玄道。

    宿玄点了点头,这才走了出去,走前和傅濯对视一眼,却丝毫未掩饰眼中的冰冷,傅濯只当是小孩子的嫉妒之心,即便方才宿玄故意撞了自己,他也十分大度地轻轻放下了,还朝宿玄温和一笑。

    而傅濯温和的笑意,看在宿玄眼里,就是挑衅,宿玄冷笑一声,走了出去。(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lt;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lt;更¥新/速¥度最&amp;駃=0

    翠和轩内的生意日渐红火,当初盘下的这个店面有些不够,是以晋长盈把旁边的店面花高价盘了下来,又请匠人打通将两家店合在一起,是以店内人来人往有些忙碌。

    晋长盈把傅濯安置在柜台后头,自己则站在柜台后画图纸,这是店门口的珠帘相互撞击,发出泉水叮咚般清脆悦耳的声音,晋长盈抬眼,便看到一对穿着考究的母女相携走进店内。

    母女俩穿着十分低调,然却处处透着精致,晋长盈常年浸淫于珠宝首饰中,自然一眼便看到那位夫人手腕上带的两只无色玻璃种玉镯,价值不菲,便是放在翠和轩,也要卖上三四千两银子。而年轻女子脖颈上的璎珞,中央一块硕大的帝王绿翡翠,便是外行人,也一眼便能看出这玉的不凡。

    看母女俩的穿着,自然不会是寻常人家,然在这帝京,晋长盈当初为了调查清朝廷的形势,把帝京内颇有门第的世家都摸了个清,按理说,若是见过她应当会有些印象才对,然而此时二人看上去却眼生得很,晋长盈不记得在哪里见过这二位,想来应当是外地人。

    晋长盈想罢,放下手中的笔,满面带笑地迎了上去,道:“两位是第一次来吧,不知二位想看什么款式的首饰?”

    那位夫人对晋长盈端庄一笑,温声道:“给小女添一套头面。”

    晋长盈闻言,目光落在那夫人身旁的年轻少女身上,少女明眸皓齿,唇红肤白,五官清秀,感受到晋长盈的打量,她对晋长盈回以一个浅浅的微笑。

    晋长盈同样对她笑了笑,随后便十分积极地对母女俩介绍起店内的首饰,然母女俩眼光却是极高,一连看了好几套,都有些失望地摇头,正当晋长盈有些犯难时,突然想到自己昨日刚使人打了一套首饰,用的是粉色的桃花玉,正好适合十六七岁的妙龄女子,眼前的少女佩戴再合适不过。

    晋长盈一时抽不开身,见宿玄从店门口走进来,眼睛一亮,扬声道:“阿玄,你去里间帮我把花几上的木匣子给我拿出来。”

    宿玄闻言,还未搭话,坐在一旁的傅濯便开口道:“我来吧。”说着,动作有些迟缓地走进里间,将花几上的锦盒拿了出来。

    宿玄两步走上前去,一把夺过傅濯手中的匣子,皮笑肉不笑道:“还是我来吧,傅大人身体娇贵,受不得累,此等杂活,还是交给小的比较在行。”

    宿玄说完,便看也不看傅濯,将匣子交给晋长盈,傅濯见宿玄如此无礼,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并未说什么,晋长盈正在给客人介绍店内的首饰,未察觉两人之间的暗潮涌动,她接过宿玄手中的木匣,对他笑了笑,将匣子打开,给匣子内的首饰拿给客人看。

    这母女俩看来看去,最后买了晋长盈最后拿出来的那一套,那位夫人出手十分大方,四千多两的首饰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便买下了,对于晋长盈来说,这样大方的客人自然是越多越好,笑眯眯地结了账,又送两位到门口,这才欢欢喜喜地回到店内。

    晋长盈美滋滋地数了数手中的银票,在账本上又添了一笔。x https:/m.x/

    “县主,隔壁的木匠想找您问问门口的雕花要用哪种木材?”掌柜从隔壁走进来,毕恭毕敬问道。

    晋长盈闻言,合上账本,跟着掌柜走到店门口,便见隔壁店面几个木匠围在那里,晋长盈走过去道:“只是扩张一下店面,不用太麻烦,花式和颜色尽量和原先的一样……”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