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十二章 危机

    晋长盈交代完木匠们,这才往回走,宿玄从后院扛着沉重的木材往这边走,晋长盈忙替他让道,让宿玄将木材放到地上,宿玄只穿了一身粗布短打,虽然才十五六岁的年纪,但胳膊上的肌肉线条已十分明显。

    店面扩张要比平日里忙上许多,店里的伙计都被晋长盈调派去旁边的店面帮忙打下手,天气并不炎热,宿玄因为来回搬东西,出了一头大汗。

    晋长盈见他额上豆大的汗水滚落,黑发被汗水濡湿,走过去抽出帕子,帮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一面擦一面柔声道:“这两天真是辛苦你们了,这个月给你们多加点赏银。”

    宿玄虽说比晋长盈小,然却高了晋长盈一个头,鼻端闻见了手帕的香气,晋长盈身上也有的味道,宿玄不自觉地深嗅着手帕的味道,眼睛却直勾勾看着帮他擦汗的晋长盈。

    晋长盈察觉宿玄一直看着自己,微微一愣,这才似有所觉自己的举动似乎有些不妥,她再把宿玄当成小孩子,他毕竟也十五岁了,男女有别,大羲朝虽说民风开放,但也应当避嫌才是。

    思及此,晋长盈将手帕递给宿玄,道:“你擦擦吧,瞧你,脸上都是汗。”

    宿玄接过晋长盈手中的帕子,像是不经意间触碰到晋长盈的手,他将手帕握在手中,却并未拿它擦汗。x 电脑端:<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而晋长盈帮宿玄擦汗的一幕,却正好被站在店铺门口的傅濯看到,傅濯见晋长盈神情温柔地踮着脚,帮宿玄理了理头发,又帮他擦拭汗水。而宿玄看着晋长盈时,眼中毫不掩饰的侵略性,却让傅濯首次感受到了危机,他眸色微深,看着站在不远处的男女,若是不知道的,只怕以为他两人才是一对。

    似是感受到傅濯的视线,宿玄抬头与傅濯四目相对,此时傅濯的目光与先前看宿玄的不以为意完全不同,阴沉中带着些微的敌意。

    宿玄敌视傅濯的同时,也同样感受到来自傅濯的排斥,他第一次对傅濯露出真心实意的笑来,又将晋长盈给他的手帕放在鼻端轻嗅,嘴角扬起一个恶劣的笑意。

    傅濯看着他的动作,眸光一冷,然而晋长盈却并未察觉有何异样,她回头一看,傅濯就站在门口,快步走过去,扶着傅濯进了店内,嘴里数落道:“受伤了就要有受伤的样子,做什么出来吹冷风。”晋长盈只把宿玄当成弟弟,并未觉得给宿玄擦汗被傅濯看到有何不妥,是以她压根儿没将方才的事放在心上,只两个男人在暗中较劲儿。x www.x m.x

    原本心情还有些沉闷的傅濯,此时见晋长盈对自己如此紧张,瞬间便被治愈了,心情也松快许多,对她笑道:“春风也不凉,吹一吹也不会受寒,夫人作何如此紧张我?”一面说,傅濯一面用余光瞥宿玄,故意在宿玄面前对晋长盈举止亲密,满眼柔情地帮晋长盈顺了顺耳鬓的发丝。

    “谁、谁紧张你了!”晋长盈被傅濯说得俏脸一红,松开搀着傅濯的手。

    “是啊,傅大人莫要站在风口了,傅大人身体娇贵,还带着伤,若是再受了寒,只怕这身子也经不住傅大人造。店里人杂,来来往往的若是把傅大人碰着了就不好了,傅大人还是回府养好伤再来吧。”宿玄扛起一个箱子,一边往后院走,一边不阴不阳道。x https:/m.x/

    晋长盈十分赞同地点点头,对傅濯道:“宿玄说得极是,铺子里来来往往的人太多,若是碰着了你的伤口可怎么办,依我看你还是回府好好修养,等养好再来。”

    傅濯闻言,嘴唇紧抿,方才不觉疼痛的胸口,此时却绵绵密密地开始疼了起来,傅濯眸光微沉地看着宿玄干活。

    晋长盈看了看店内的漏钟,对宿玄招了招手,道:“阿玄,你过来歇会儿吧,都干了一上午了,过来歇会儿。”晋长盈说着,又吩咐紫棠,让她去后厨拿冰镇好的银耳汤。

    店里的伙计,就数宿玄干活最卖力踏实,旁人都在休息的时候,晋长盈时常看到宿玄还在干活,是以平日里对他格外关照,总会主动让他停下来歇息一会儿。

    紫棠端着银耳汤从后厨出来,又招呼店里其他的伙计和木匠们歇息一会儿,将银耳汤分给大家。

    宿玄这才停下,往晋长盈走过去,晋长盈专门端了一碗银耳汤给宿玄,她将银耳汤递给宿玄,却发现傅濯一直盯着这边,晋长盈微微一愣,随即又十分严肃地对傅濯摇了摇头,道:“不可以哦,你如今伤口还没有好,太医说你不能吃冰的。”

    说完,晋长盈又转头对宿玄浅笑道:“你身上出了这么多汗,还是去后头洗一下吧,我让人烧了水。”

    “嗯,好。”宿玄乖顺地点点头,两眼亮晶晶地看着她,对晋长盈露出一抹笑,右脸一只酒窝深陷,两颗小虎牙露出来,倒真有了几分十五六岁少年的模样。

    忆及刚救下少年时,他防备的模样,然而现在却对她百依百顺,又乖得不得了,果然还是个孩子,旁人对他好,他便千百倍地换回来。

    看着宿玄对自己隐含依赖的眼神,晋长盈眸色微柔,帮宿玄理了理耳侧湿软的头发,轻声道:“去吧。”

    傅濯一直默不作声地看着两人,垂眸不知在想些什么。

    “好。”宿玄对晋长盈点点头,便往后院走,经过傅濯时,傅濯见晋长盈没往这边看,突然身子歪了歪,宿玄便直直撞了上去,正巧碰上傅濯胸口的伤。

    “唔……”傅濯捂住伤口,面色煞白,下颌收紧,像是在极力忍受痛苦,身体有些站不稳,摇摇欲坠往一边倒去。

    所说宿玄方才是故意撞了傅濯,现下却是当真没料到傅濯会整这一出,见傅濯自己主动撞上来,宿玄呆了呆,愣在了那里。

    晋长盈背对着两人,听到傅濯的闷哼声,心中一紧马上转头,却见傅濯便捂着胸口,一手撑着墙壁,额上早已沁出冷汗,晋长盈大惊,连忙走过去,扶住傅濯,道:“怎么回事?伤口哪里痛?”

    傅濯捂住伤口没说话,只是眼神瞥了宿玄一眼,摇头摆了摆手,一副不愿多说的样子,他什么都没说,然而只是一个眼神,却够晋长盈脑补的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