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十三章 赌气

    晋长盈见傅濯看宿玄,这才似有所感地看向宿玄,对他不赞同地皱了皱眉,道:“阿玄,我知道你平日里对傅濯颇有不满,但是如今傅濯身受重伤,你怎么能往人家伤口上撞呢?”

    “我?”宿玄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用手指了指自己,又见傅濯趁晋长盈不注意的时候,对他勾了勾唇,神情十分得意,哪里有半点痛苦的样子。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而等到晋长盈转头去查看他的伤,傅濯又马上作出一副痛苦至极的模样,捂住胸口出气多进气少,仿佛下一秒就要痛晕过去,晋长盈担心极了,也不敢乱碰他胸口的伤,马上叫来紫棠,让他赶紧去请大夫,又让人把傅濯抬进里间的榻上。

    “方才是他自己撞上来的!不是我撞的!”宿玄无法忍受晋长盈的误会,跟着进了里间,极力替自己辩解。

    晋长盈闻言,忖着宿玄方才还撞了人,傅濯不跟他计较,这又故技重施,还在这里扯谎,何况傅濯为人素来老实,又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晋长盈当即斥道:“阿玄,你撞了人就算了,怎么能这么诬陷人!你方才撞了他,傅濯也没说什么吧,我知道傅濯脾气好,但你也不能总这么欺负人家啊。”x 电脑端:<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我……”

    宿玄这下是浑身长满嘴也说不清了。

    傅濯半倚在晋长盈怀中,一手揽着她柔软的腰肢,另一手放在受伤的胸前。宿玄直勾勾瞪着傅濯,恨不能把他身上瞪两个洞来,他还从未在谁身上吃过这种亏。

    晋长盈见宿玄撞了人,不仅不知悔改,还一个劲儿瞪着傅濯,当即便护着傅濯,嘴上严厉道:“阿玄,你给我出去!”

    晋长盈救下宿玄后,还从未用如此严厉的语气对宿玄说过话,现下宿玄被晋长盈吼了,又是委屈又是气愤,心中想把傅濯活撕了的心都有。

    “夫人,罢了,我这不是没事吗,你别怪他了,谁没个年轻气盛的时候,夫人就别说了。”傅濯还在一旁添油加醋,这话的潜台词就是:我就是被宿玄推了,但我不跟他一般计较。

    “不用你在这里假惺惺的!”宿玄见不得傅濯这副虚伪的嘴脸,脱口而出冲道。

    晋长盈一听,更加生气了,傅濯为人老实,大度原谅他,宿玄却还在这里揪着不放,“”

    傅濯这厮,平日里看着就是个锯嘴葫芦,半天憋不出一个屁来,现下却如此狡诈,晋长盈被他虚伪的表象迷惑,还在帮他说话,宿玄心中憋屈至极。

    宿玄冷笑一声,晋长盈闻见,眉头一竖,叉着腰又是一顿训,“笑什么笑!你给我出去面壁思过!一会儿再收拾你!”

    晋长盈如此偏帮傅濯,宿玄面色冷硬下去,也不再解释,一甩袖,赌气离开。

    宿玄负气离开,晋长盈叹了口气,摇摇头,让丫鬟小心翼翼地帮傅濯拆开纱布。

    许是方才撞得有些狠,傅濯胸口的伤已经开始渗血,刚缠上去的纱布此时已经被血浸得鲜红,晋长盈让丫鬟小心翼翼地将纱布拆下来,伤口裸露出来,原本结了痂的地方被撕裂,又有血汨汨流出。

    晋长盈轻吸了口气,没想到会这么严重,紫棠带着大夫进来,大夫帮傅濯看了看伤口,又上药重新包扎,忙活了好一会儿,确定傅濯没事,晋长盈这才放下心。

    “不过是被轻轻撞了一下,大夫不是都说了没事。”傅濯笑道。

    晋长盈狠瞪了傅濯一眼,没好气道:“你还好意思笑!痛不死你!”说着,轻拍了一下傅濯的胳膊,却不敢太用力。

    傅濯的伤无碍,晋长盈这才想起宿玄,坐在榻边,对傅濯解释道:“阿玄他虽顽劣了些,但本性不坏,今日之事,我代他向你道歉,你不要跟他计较。”

    傅濯闻言,脸上的笑意微淡了些,温声道:“无妨,不过是孩子心性,我自然不会与他计较,夫人何必与我如此生疏,只是宿玄与宿伊虽是姐弟,但性格上却颇为迥异。”

    “额宿玄毕竟是男子,性格比宿伊跳脱些也是自然。”晋长盈干笑了两声,她当然不会去跟傅濯解释姐弟俩自小的遭遇,只是随口掰了两句糊弄过去。

    傅濯点点头,又拉着晋长盈说了会儿话,晋长盈见傅濯除了伤处再没哪里不舒服,心中微微放下心,又因着今日翠和轩内着实有些忙,晋长盈便着人把傅濯送回府,对傅濯不情愿的表情视而不见。

    晋长盈送走傅濯,这才走到后院,远远便见宿玄正在厢房内不知捣鼓些什么,晋长盈走近,站在窗边问道:“做什么呢?”

    宿玄抬眼一见是晋长盈,手里捣药的动作未停,不像往常看到晋长盈便迎上去,只是一言不发地捣着药。

    晋长盈见状,好笑道:“还跟我闹脾气了?”

    宿玄还是不理,只是动作越发重,“咚咚咚”地捣着药,晋长盈见他不搭理,上半身探进窗内,抢过他手上的药杵,学着宿玄的动作,一下一下捣着药罐内的药,一面笑着跟宿玄搭话,“我来我来,我还没捣过药,我这姿势标不标准?你弄这个是要做什么?”

    宿玄手上的活被晋长盈抢了去,闻见晋长盈的问话,他眸光微闪,今日傅濯竟如此陷害于他,让他受了晋长盈的责骂,宿玄心中咽不下这口气,自然在想着如何不着痕迹地弄死傅濯。

    宿玄当然不会告诉晋长盈说他在配毒药,只是摇头道:“不做什么,弄着好玩罢了。”x https:/m.x/

    晋长盈点点头,捣了一会儿,有些累手,便又将东西还给了宿玄,想到什么,叮嘱道:“所幸你如今已经不碰毒了,不碰也好,那种东西你日后也要少沾,对身体有害无益。你现下没事摆弄摆弄药也挺好的,说不准还能当个悬壶济世的大夫!”晋长盈托腮看着宿玄捣药,有些天马行空地笑道。

    宿玄微微一愣,手上的动作顿了顿,见晋长盈满眼温暖地看着自己,突然有些不知道说什么,伸手往捣药罐里又添了几味药,转移话题道:“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说这个?”

    “当然不是,方才我说话有些冲,特地来给你赔个不是,姐姐也是有些担心你傅大哥,这才说话重了点,你别放在心上。”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