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十四章 赔罪

    晋长盈一面说,一面想伸手去拿摆在宿玄桌前的一根草,却被宿玄飞快截住,宿玄拈起草放进捣药罐,漫不经心道:“县主言重了,宿玄不过是一介平民,身份低微,如何担得起县主的赔礼道歉,县主还请莫要折煞小的了。”

    晋长盈见他如此自轻自贱的说法,顿时有些不乐意了,道:“怎么就身份低微了,我可从未说过这种话,方才不过是话说重了点,你小孩子家家的,怎的肚子里弯弯绕绕还这么多?”

    “我弯弯绕绕多,就傅大人最心思纯粹,既然如此,还请县主莫要和我这样心思肮脏的人走得近了,省得污了县主的眼。”宿玄将捣药罐重重往桌上一放,不阴不阳刺道。x 电脑端:<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晋长盈没料自己不过是随口一说,却被这小狼崽子误解,只好好声好气哄道:“这又是怎么了,无端说这种话做什么,方才是我不对,我不是道歉了嘛,不准再生气了。”

    宿玄只是哼了哼,并未说话,晋长盈一见有戏,死皮赖脸地缠了宿玄好一会儿,宿玄这才消了气,但对方才的事情还是十分耿耿于怀,问晋长盈道:“我方才说我没有故意撞他,你为什么不信我?”x https:/m.x/

    晋长盈本以为宿玄消气了就算了,没料到他还揪着方才的事不放,但方才的确是宿玄的错,以晋长盈对傅濯的了解,他是不可能做出故意去撞宿玄的事来,何况他完全没有理由这么做。

    倒是宿玄,一直以来对傅濯分外敌视,连晋长盈都感觉得到每次傅濯出现,宿玄身上的戾气都要重些。

    是以,晋长盈道歉归道歉,但她只是在道歉方才不应当对宿玄那么凶,让他难堪,然而宿玄撞了傅濯本就是事实,晋长盈又怎么能颠倒黑白,是以晋长盈有些严肃地摇了摇头,给他讲道理:“阿玄,做错了事没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只有勇于承认错误,才会完善更好的自我!若是今日你犯了错,姐姐不仅不凶你,不纠正你,反而还夸你干得好,那日后你只会做更多这样不好的事,对你日后的人生是有很大影响的,一个不小心,便会毁了你一生。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所以,承认错误并加以改正是很重要的,你懂吗?”

    晋长盈拍了拍宿玄的肩膀,语重心长地劝诫,然而宿玄依旧目光沉沉,并未被她的一番言论触动,晋长盈一番话下来,宿玄只抓住了一个重点,那就是晋长盈相信傅濯,却不相信自己。

    说到底,还是傅濯平日里太会装,蒙蔽了晋长盈,这才对他深信不疑,宿玄眸中闪过一丝杀意,更加用力地捣着手中的药,似是这罐子里的药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恨,让他恨不能碎尸万段。

    晋长盈见宿玄不说话,也不知他究竟听进去没有,问道:“阿玄,我说的话你记住了吗?”

    宿玄面无表情,只闷闷地嗯了一声。

    晋长盈只道他是还在不高兴自己替傅濯说话,心中有些无奈,尽管知道宿玄不会听,晋长盈还是劝道:“我知道你不喜欢傅濯,但好歹在外还是要装装样子啊,所幸傅濯脾气好,并不计较这些,但你日后还是要注意些,不要总是看傅濯老实,欺负他。”

    “他?老实?”宿玄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冷笑出声。

    “阿玄,我方才还跟你说什么了,这么快就忘了。”晋长盈有些生气看着宿玄,心中却是十分无奈,这狼崽子如此顽劣,尽管她已经尽心尽力在引导他往正确的道路上走,但宿玄被黑暗污染的时间太久,也污染得太彻底,是以他很难用正常人的思维思考这些问题,厌恶一个人的时候,眼中的敌意是掩都掩不住。

    晋长盈甚至有些怀疑,若是宿玄那天一个不高兴,会不会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在傅濯的饭菜里下毒,把他弄死了干净。

    思及此,晋长盈不由打了个寒战,拍抚着宿玄的肩膀,明示暗示道:“阿玄啊,若是你对你傅大哥心中有什么不满意的,你可以直接说出来,也可以单独跟姐姐说说,但生命只有一次,你可千万不能做傻事。”

    宿玄闻言,动作微僵,抬眼探究地看了晋长盈一眼,却没从晋长盈脸上看出什么,宿玄这才道:“我对傅大人没什么不满意的。”

    傅濯的存在就让他非常不满意,他会自己动手除掉这个碍眼的东西,也省得他成天在晋长盈跟前晃。

    “真的吗?”晋长盈颇为怀疑地看着宿玄,若是宿玄说有她还觉得没什么,现下宿玄说没有,倒是让晋长盈有些起疑,宿玄分明对傅濯十分排斥,怎么可能突然转变态度。

    “我就是讨厌他!”宿玄故意道,说完,他低下头,做出一副受伤地模样,“其实,我早就发现,除夕宫宴当晚,打伤我的人就是傅大人,因为心里咽不下这口气,所以一直想针对他,但今日姐姐未免把我想得也太坏了,我便是再仇视他,也知道他是姐姐的丈夫,我怎么会故意去撞他,只可惜姐姐信他,却不信我。”x www.x m.x

    宿玄说着,眼眶微微有些泛红,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这下让晋长盈有些招架不住了,晋长盈一想也是,宿玄平日里虽说爱嘴上挤兑一下傅濯,但却不至于做出这种伤人的举动,晋长盈受不了他委屈巴巴的模样,连忙哄劝道:“好了好了,我信你我信你,我知道阿玄肯定不是故意的,方才是姐姐误会你了,姐姐跟你道歉好不好?”晋长盈只觉得自己都快变成墙头草了,方才在傅濯那边觉得他有理,现下看着宿玄要哭不哭的模样,马上又觉得自己冤枉了宿玄。

    宿玄摇摇头,低声道:“不用跟我道歉,姐姐和傅大人夫妻一体,关系本就比我亲密,我这个外人受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呢。”

    宿玄这么一说,倒让晋长盈越发有些心虚了,她方才只顾着紧张傅濯的伤,的确是有些想当然了,只觉得宿玄平日里针对傅濯,方才宿玄又撞了傅濯一下,便断定是宿玄把傅濯撞到了,现在想想她确是有些草率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