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十六章 息怒

    太后闻言,眉头微皱,晋长盈提及赏花宴一事,她回京后也曾听闻,只知道长公主的赏花宴上,五皇子妃险些流产,还是傅三夫人挺身而出,为五皇子妃吸出蛇毒,这才保她母子平安。

    原本太后听闻五皇子妃在长公主的府邸中出事,就觉有些蹊跷,自己女儿什么性子她还是了解几分的,只是回来几日却没查出个什么情况,便搁置一旁,然而如今却被晋长盈提起,难道说,晋长盈设计长公主,与赏花宴之事有何关联?

    “此话何意?”

    “长盈不敢说,长盈怕说错话,受太后责罚。”晋长盈道。

    “说,你如今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还有什么不敢说的?你今日不说个清楚,哀家才要治你的罪!”太后目光犀利地扫了晋长盈一眼,哪里看不出她心里那点小九九。

    晋长盈被太后似是洞察一切的目光看得有些心虚,硬着头皮讨价还价道:“那太后保证不责罚长盈,长盈才要说。”

    “我看你是老毛病又犯了,方才还装模作样认错,现下便绷不住了?”太后横眉冷竖,一拍桌,震得茶杯都跟着晃了晃。

    “长盈还没说,太后便如此震怒,一会儿长盈再说些大逆不道的话,太后岂不是要割了长盈的脑袋,长盈还是不要说了。”晋长盈说着,猛地摇了摇头,一副怕死的模样。

    “哀家倒没看出来你哪里怕死,说,哀家不罚。”太后哼了一声,见不得晋长盈那副没出息的样子,淡淡道。

    晋长盈这才松了口气,跪坐在地上,将几月身赏花宴之事娓娓道来,只省略了晋沅君故意设计长公主的部分,只说长公主意图谋害皇嗣,暗害五皇子妃的计划被晋沅君破坏,便记恨上了晋沅君,多番出手为难。

    太后听完,气得当即便把手边的茶盏砸了,她对长公主一再容忍,然而如今长公主却已经丧心病狂到这种地步,为了争位,竟然连五皇子妃腹中的胎儿都不放过。

    太后早就知道,最是无情帝王家,当年先帝病危,几位皇子便暗潮涌动,暗中斗得你死我活,在皇家兄弟自相残杀这样的戏码她见得多了,然而如今,当自己的女儿对皇孙下手时,她心里愤怒之余,又感到十分悲哀。

    “太后息怒。”晋长盈腿边溅了不少茶水和陶瓷碎片,但她知道太后的怒火不是针对她的,晋长盈并未避开茶水和陶瓷碎片,依然跪在地上纹丝不动,她无意说长公主的坏话,但这原本就是事实,“长盈虽说不怎么喜欢四妹,但她毕竟是我祯明将军府的人,嫁出去了代表的便是祯明将军府的颜面,长盈怎能容得下旁人对她随意折辱,便是长公主也不行。”

    太后面色阴沉,显然被长公主气得不清,手里盘着念珠,闻见晋长盈的话,沉声斥道:“你要对付封元,还有很多办法,然你偏生选择了最不知死活的一条!你可曾想过会陷哀家于不义?晋长盈啊晋长盈,你真是白长这么大了!”太后起身,走到晋长盈面前,指着她鼻子质问。

    太后本就无意于去掺和这些争位夺嫡的斗争中,然而晋长盈此举,却是硬生生把她拉进了五皇子的阵营,自然让太后十分恼怒,然而更多的却是伤心。

    毕竟,自己宠着长大的孩子,如今却反过来设计了自己,这样的感觉,放在谁身上都不会好受,更何况她是一国太后,更不会容许有人如此挑战她的权威。

    晋长盈被太后的手指戳到额头,太后的护甲划到脸上有些生疼,晋长盈躲也未躲,双眼不闪不避地看向太后,道:“太后明鉴,长盈并非陷太后于不义,事实上,长盈也无心陷入这些权利斗争之中。只是,有时候却是身不由己。父亲也不喜这些权谋斗争,然而长公主却一再招惹,想要拉拢父亲在朝中的势力。”

    “将军府向来不偏不倚,不愿掺和,长公主却不罢休,甚至意图挟制四妹,以此要挟父亲,是以长盈才说,只怕父亲在四妹和兵权中,只能二选其一,面对长公主如此步步紧逼,长盈不愿让父亲左右为难,只得斡旋其中,长盈也是无奈而为之。但父亲说过,将军府从不站队,长盈无意偏帮五皇子,然五皇子与越王府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长盈即便有心想要撇清,也无法彻底将自己摘出来。将太后娘娘拖下了水,对于此事,长盈无话可说,但请太后责罚。”晋长盈不卑不亢说完,便就着身前布满玻璃碎片的地磕了下去,有几片刺破她光洁白皙的额头,陷入肉里,鲜血顺着伤口流出。

    太后见她如此诚恳,又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晋长盈一番话下来,她的气早就消得差不多了,只是嘴上还是淡淡道:“你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若是哀家再责罚,若是传了出去,旁人岂不非议哀家不近人情?起来吧。”⿴χ33小説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晋长盈微微愣了愣,没料到太后竟然就这么轻轻放下了,原本她还想了一箩筐的话要说,这才哪儿到哪儿?(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方才她承认的确是有些做戏的成分,想故意做给太后看,好让她心软,但是却没料到太后这么容易就消气了。

    晋长盈愣在那里,太后肃着脸训道:“还跪在哪里做什么?你这么想跪的话,那便去殿外跪个够吧。”

    “啊……哦,谢太后隆恩!”晋长盈这才反应过来,马上从地上蹭起来,谁知跪了太久,腿脚发酸,身子一歪差点倒了,紫棠连忙扶了一把。

    太后坐回主位,见晋长盈如此狼狈的行状,啐道:“瞧你那点出息!不过是让你在地上跪了一会儿,便整得这副狼狈样!去太医院请刘医正。”最后一句话是对身旁的方嬷嬷说的,方嬷嬷领命,福了福身,便去太医院请太医。x www.x m.x

    晋长盈被太后数落得有些委屈,左右现下太后似乎也不生气她的气了,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是以晋长盈也不怕她了,瘪瘪嘴,夸张道:“哪里是一会儿了,长盈跪得膝盖骨都要废了,小腿都要断了!”晋长盈一面说,一面被紫棠扶着坐在椅子上。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