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十七章 离宫

    “有那么夸张?哀家看着这不是好端端地在这儿?光凭你做的那些事,哀家罚你跪个十天十夜都是哀家仁慈!”太后冷哼一声,见晋长盈委屈的模样,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嘴上却故意挤兑她。

    太后之所以这样重重拿起,又轻轻放下,除了因为晋长盈是她看着长大,不忍心责罚她之外,还因为晋长盈比以往长进了许多,让太后感到甚是欣慰。

    以往的晋长盈向来便是我行我素,以自我为中心,仗着太后的宠爱,便横行无忌,嚣张跋扈,而现在的她,虽说也会仗着太后的宠爱恃宠而骄,然而却学会体谅他人的感受,懂得为父亲分忧,甚至道理还一套一套的,说得头头是道。x www.x m.x

    虽说几月不见,太后不知道晋长盈经历了些什么,让她有如此的成长,然而太后却有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慨,而晋长盈说得也确有几分迫不得已的道理,是以便没再多追究晋长盈的错处。

    晋长盈见太后又拿自己的错处说事,虽有些不服气,但人家毕竟是太后,不服气也只能憋着,是以只是气哼哼地坐着不说话。

    等到方嬷嬷带着御医进来,刘太医是太医院的医正,平日在宫中只为太后一人看诊,极受太后信任,刘医正对主位上的太后行了个大礼,这才帮晋长盈看额头上的伤。

    所幸晋长盈方才磕得不是太重,碎片并未割得太深,刘太医帮晋长盈将粘在额头上的碎片清理干净,又上了药,包扎起来。

    期间晋长盈一直在十分紧张地询问是否会留疤,是否会影响美观诸如此类的问题,她虽说对外貌看得不是太重,但怎么着也是女人,怎会不重视自己的容貌,是以十分害怕留疤,揪着刘太医问东问西,看得太后啼笑皆非。

    “县主尽可放心,这瓷片割得并不算太深,微臣已经替县主上了药,平日里县主每日早晚两次按时换药,不出一月,伤口便能痊愈脱痂,县主不用担心会留疤。”刘太医脸色有些难看地解释道,刻意加重了最后“不用担心留疤”几个字,只因这已经是他第十一次回答这个问题,晋长盈一直揪着他问会不会留疤会不会留疤,在他看着这简直是对他医术的不信任以及侮辱。

    然而晋长盈还是有些忧心,这古代的医疗技术水平就是让人担心,晋长盈一手摸着被纱布包得严严实实的额头,一面忧心忡忡问刘太医道:“真的吗?可是我怎么感觉它会留疤啊,方才似乎扎得有些深,若是留疤了可怎么办啊?”

    刘太医此时早已是额角青筋暴起,但还是尽量用平和的语气对晋长盈耐心地解释,谁让这祯明县主是太后跟前的红人,便是宫里的皇女皇孙在太后跟前,那都没有祯明县主吃得开,加之祯明县主性格跋扈,若是招惹了她,只怕日后在宫中便没安生日子过了。

    为了不让晋长盈继续祸害太医,太后适时开口道:“行了,莫要再胡闹。你若是怕留疤,哀家这里的冰肌膏你便拿去,若是留疤,你只管来寻哀家。哀家再着人给你拿一瓶紫金活血膏,省得你日日在哀家跟前念腿断了。”太后道,对刘太医挥了挥手,刘太医这才如获大赦般退下。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晋长盈闻言,眼睛亮了亮,笑嘻嘻道:“多谢太后赏赐!果然太后还是疼长盈的!”

    太后口中的冰肌膏当然不是凡品,乃是西域进贡的贡品,能去疤美容,让肌肤白嫩如新生婴儿,即便是陈年旧疤,也能完全消除,简直是所有女人梦寐以求的美容品。

    不过这冰肌膏也极为珍贵,西域一共进贡了三小罐,一罐在太后宫中,一罐在皇后手中,还有一罐则在长公主那里,旁人也就只有看看饱饱眼福的份。

    “又在这里油嘴滑舌!”太后笑睨了晋长盈一眼,对她道:“你去偏殿,让方嬷嬷用紫金活血膏揉一下腿。”

    “谢太后,太后娘娘如此菩萨心肠,长盈就知道太后舍不得长盈受罪!”晋长盈嘿嘿一笑,不轻不重地拍了个马屁,随即不等太后啐她,便一瘸一拐地进了偏殿。(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lt;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lt;更¥新/速¥度最&amp;駃=0

    紫棠帮晋长盈撩开裙摆,拉起裤管,便见晋长盈原本白皙的膝盖此时布满了淤青,还有些泛肿。

    晋长盈方才跪久了只觉得膝盖痛得麻木了,却没料到这么严重,平日里晋长盈嚣张惯了,见了人都是旁人跪她,甚少有她跪别人的时候,便是要跪她也只是敷衍地见个礼,什么时候像今天这般实打实地在地上跪了一几个时辰。

    紫棠看到晋长盈腿上都开始泛紫的淤青时,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方才晋长盈在佛堂罚跪,紫棠一直守在外面,这才没跟着晋长盈一块儿跪,否则只怕她也比晋长盈好不了多少。

    “县主,这膝盖都肿了。”紫棠小心翼翼地帮晋长盈撩起裤管,生怕碰到她的两个膝盖。

    晋长盈没看到膝盖上的伤时,除了痛倒觉得没什么,现下看到膝盖上的伤了,她反而觉得这膝盖比方才越发痛了。

    方嬷嬷拿着一小罐紫金活血膏走进来,看到晋长盈的膝盖,有些惊诧地呀了一声,蹲跪在晋长盈面前,抬起她的腿,道:“县主膝盖上的淤血奴婢得帮您揉散了,否则还会更痛,不过揉的时候会有些痛,还请县主忍耐片刻。”

    晋长盈两腿上了药,揉了一下,只觉松快许多,也是方嬷嬷的按摩的技术好,晋长盈这才没受多大罪。

    眼看天色渐晚,晋长盈愣是死皮赖脸在太后那里蹭了晚饭,这才从太后宫中离开,离开时太后见她走路一瘸一拐,特地让人备了轿子送她出宫。

    晋长盈舒舒服服地坐在轿子里,心里感叹这太后是真宠原主,否则今天这么大的事,就不可能是跪一跪,膝盖肿一肿这么简单了。

    “你以后可得对我好点,你看我今天为了女主,做了多大的牺牲?膝盖都差点跪烂了!”晋长盈在心中向系统抱怨,要不是为了帮女主,她至于去得罪太后对付长公主么。

    【宿主真厉害真厉害呢,不过咱们得任务一半都还没完成呢,宿主再接再厉~】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