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十八章 相邀

    “你说个屁,要不是你这个系统一天到晚啥都不会干,我也不至于进度这么慢!”晋长盈翻了个白眼,把错处都推到系统身上。

    【我不是会给宿主布置任务吗?宿主这么说我,真是让我太伤心了。】系统说着,又开始嘤嘤嘤地哭,机械音卖着萌听上去十分怪异。

    “行了行了,你可别,卖萌也没用!”晋长盈万分嫌弃道。

    正当晋长盈和系统唠嗑时,轿子外传来一道女声,“请问,是祯明县主吗?五皇子妃听闻县主入宫觐见太后,邀请县主前往景阳宫一叙。”

    紫棠撩开轿子的帘子,晋长盈便看到一宫婢正规规矩矩地跪在不远处,闻见她方才说的话,晋长盈皱了皱眉,这五皇子妃邀请她前往景阳宫一叙,只怕是没那么简单。

    她这方才从太后宫中出来,转头便进了景阳宫,在让人眼里,这不是结盟是什么?太后本就恼晋长盈先前拿她当枪使,晋长盈刚认了错,现下却又应了五皇子妃的邀,这不是两面三刀?

    这五皇子果然不是什么简单角色,将晋沅君夫妇拉入阵营,马上又盯上了将军府,若是晋长盈傻一点,只怕就巴巴跟着去了。

    晋沅君选择了帮助五皇子,晋长盈既然要完成任务,自然也该投入五皇子的阵营,但是这种被人算计的感觉让晋长盈非常不爽。

    或许是先头晋长盈明里暗里帮了晋沅君几次,五皇子便理所当然看做是她的投诚,然而晋长盈是谁?她现在还不想伤了太后的心,自然要与五皇子的人保持距离。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晋长盈心思电转,最后坐在轿子里动也未动,道:“回去告诉你们主子,我不喜欢在路上走得好好的,被人突然请到谁宫里去,天色渐晚,宫门快下钥,我就不在宫中多加逗留,替我向五皇子妃告罪。”晋长盈一席话说得不张扬却也不恭敬,说是告罪,但却半点告罪的姿态也无,她淡淡说完,向紫棠使了个眼色,紫棠拉上了车帘。

    “走吧。”

    那宫婢低着头跪在路边,掩住眼中的不忿,这祯明县主竟然如此嚣张,连五皇子妃的邀约也敢拒绝,甚至连做做样子都不愿意,当真是狂妄至极。(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lt;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lt;更¥新/速¥度最&amp;駃=0

    那宫婢心中虽然看不惯晋长盈的作风,但谁让太后宠信,晋将军在朝中又颇有地位,一个宫婢在晋长盈眼里,不过是只路边的蚂蚁,连看都不稀得看一眼。

    而晋长盈一番话,传到了五皇子和五皇子妃耳中,五皇子妃的脸色霎时变得有些难看,然而晋长盈毕竟是晋长盈,连皇室公主碰上她,都要退一射之地,她不给面子,这简直是太正常不过。

    五皇子倒是看得十分开,能招揽到原剧情中的男女主替他卖命,他自然不是那种心胸狭窄之人,何况晋长盈跋扈的名头也不是一天两天,今日晋长盈会拒绝五皇子妃的邀约,也在他预料之中。

    五皇子淡笑着摇摇头,道:“看来想要招揽将军府,当真还没有那么简单。这祯明县主,外界皆传闻她嚣张跋扈,然而在本宫看来,她却是大智若愚,胸中有沟壑。若是此人能为本宫所用,本宫必定如虎添翼,成就一番霸业也不是妄想。”

    “殿下此话何意?”五皇子妃原本还在不满晋长盈的拒绝,然而却听闻五皇子对晋长盈的评价竟如此之高,听上去,这晋长盈似乎比晋沅君还要更出色几分,莫非这将军府的女儿,当真是比旁人有什么过人之处?

    “祯明县主今日拒绝爱妃相邀,并非是刻意得罪,而是利用她嚣张跋扈的表象,作为将军府明哲保身的保护色。”五皇子一面扶着五皇子妃,一面往殿内走去,五皇子妃已经有七月的身孕,身子渐渐显怀,二人对这个孩子都寄予了十分的希望。

    “保护色?”五皇子妃疑惑地重复道,并非是她愚钝,而是自幼长在闺阁,眼界有限。

    这天下如长公主那般出色的女中豪杰,自然只在少数,大羲朝对女子的束缚并不如前朝那般严苛,羲朝女子甚至可以在朝为官,可以登基为帝,然而却要比寻常男子付出更多。

    五皇子脾气极好,十分耐心地替五皇子妃解释道:“爱妃不妨想想,这么多年来,将军府在朝中是否有卷入党派相争之事?”

    五皇子妃回想一番,摇摇头,道:“未曾,听闻晋将军在朝中从不曾向哪一方偏移,臣妾甚至不曾听闻将军府与哪家交好,啊……莫非这是晋将军刻意为之?”五皇子妃说到一半,突然反应过来。

    五皇子意味深长地笑了笑,道:“这便是晋将军的高明之处了,然而更让本宫欣赏的却是祯明县主,正是她如此劣迹斑斑的名声,才让旁人对她退避三舍,也绝了与旁人交好的可能性,更杜绝了将军府被卷入斗争的风险。”

    “殿下是说,这祯明县主,以往的嚣张跋扈,都是她故意的?实际上只不过是想让旁人打消与将军府交好的心思?”五皇子妃道,旋即又有些不确定,“只是,臣妾见这祯明县主,并非如殿下所说的那般聪颖过人,殿下对她的评价未免也过于高了,祯明县主跋扈之名也非一日两日,殿下怎知她是大智若愚还是恃宠而骄?”

    “所以本宫才说,这祯明县主谋略过人,你我方才能想明白的事,她却早早便看透,旁人才走一步棋,她却预知了十几步,这晋将军果然会教女儿。怪道将军府屹立羲朝几十年不倒,羲朝有晋将军这样有勇有谋的臣子,实乃我大羲之幸!”五皇子一面说,一面抚掌而笑方才被晋长盈公然拒绝,下了脸子,却半点恼羞成怒也未见。

    “殿下英明。”五皇子妃点头应和。

    晋长盈坐着轿子出了宫,坐上了傅府的马车,丝毫不知五皇子把她脑补成了谋略过人的阴谋家,半途打了两个喷嚏,拢了拢衣裳,吸吸鼻子。

    紫棠见晋长盈打喷嚏,关怀道:“县主,可是着了风寒?回府奴婢便去叫大夫来给县主诊诊脉吧。”x www.x m.x

    晋长盈点点头,风寒可马虎不得,这古代着了凉都能死人,她还是很惜命的。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