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十九章 盛气凌人

    傅秉青册封世子的圣旨果然如晋长盈所说,很快便到了越王府,接到世子册封圣旨后,举府上下都有种与有荣焉的感觉,越王妃心里高兴,赏了府里奴才们不少好东西,奴才们得了赏赐,自然也跟着高兴,总之,越王府上下都是一片和乐融融的景象。

    寻常的王侯世子都是要男子及冠后才册封,然而傅秉青尚未及冠,便将世子之位收入囊中,这不只是彰显着傅秉青的特殊,更是皇上降下的恩宠,如何不让傅秉青头上的两个哥哥眼红。

    让人并不知道册封世子的内情,压根没想过此事会与晋长盈有关,只以为皇上如此优待越王府,这是想要重用越王了,然而只有晋沅君和傅秉青心里门清,这道旨意,不过是先头晋长盈替他们求来的保命符。

    正因如此,当越王府接到圣旨,越王妃喜滋滋地看着圣旨时,晋沅君的心情才更为复杂。

    晋长盈之前分明说了,不会掺和进这些是非,然而她却向太后求得了这道圣旨,再次帮她从长公主手底下逃过一劫。

    晋沅君心中感激与嫉妒参半,想着若不是晋长盈备受太后宠爱,她也求不来这道旨意,晋沅君打心底不愿承认晋长盈比自己强,但不可否认的是,傅秉青册封世子,她便成了名副其实的世子妃,地位抬高了不只一点半点。

    若说傅秉青册立世子,越王府最不高兴的人,就要数傅允芳了,虽说自己的嫡亲弟弟封为世子,是该让人好好高兴一下,然而傅允芳不喜欢晋沅君,自然见不得过得好,以往她还能明里暗里挤兑一下晋沅君,如今晋沅君成了世子妃,身份不同以往,即便她是嫡女,见到世子妃也是要下跪行礼的,这让傅允芳怎么想怎么不舒服。

    “这是秉青过几日册封仪式上要穿的,这是世子妃朝服,好好收着,莫要出什么差错。”越王妃抬手抚了抚托盘上的服饰,让丫鬟呈给晋沅君。

    晋沅君让身旁的丫头接下,诚惶诚恐道:“沅君必不会辜负母妃所托。”

    “嗯,如今秉青也是皇上册封的世子了,你作为世子正妃,平日里还是要谨言慎行,莫要学旁人嚣张跋扈那套,你可记住了?”越王妃淡淡道,上回晋长盈大闹越王府,把越王妃气坏了,连带着晋沅君也没有好脸色看。

    “是,母妃,,儿媳记住了。”晋沅君乖顺地点点头。

    越王妃点点头,由于晋长盈的关系,她看晋沅君这个儿媳,也没有多喜欢,交代完了便回自己的院子了。x 电脑端:<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傅允芳在一旁眼红地看着丫头手里的朝服,心中十分嫉妒,面上却不屑地冷哼一声,嘴里刻薄道:“有什么了不起的,真把自己当飞上枝头的凤凰了!”x www.x m.x

    晋沅君带着丫头正准备抬脚离开,却听见了傅允芳的话,若是往常,晋沅君即便听到傅允芳的话,也必定当做没听到,忍下这口气。

    傅允芳自然也是这样以为的,然而晋沅君这次却没有如她想的那般忍气吞声。

    晋沅君转身,对傅允芳微微一笑,好心提醒道:“还请大姐慎言,这话可不是随便说的,平日里大姐在沅君面前说说,也就罢了,若是让旁人听了去,只怕是要治大姐一个以下犯上之罪,届时,可就莫要怪沅君没有提醒大姐了。”

    傅允芳没料到,一向逆来顺受的晋沅君,现下竟然敢顶嘴,当即便火冒三丈,尖声道:“世子又怎样!傅秉青是我弟弟!便是封了世子,我也是她姐姐!你又是个什么东西!也敢在这里对我说三道四!”

    “我不是什么东西,等到世子册封仪式过后,我便是越王世子的正妃,还请大姐想清楚了再说话,若是再这般口无遮拦,只怕旁人说我越王府目无法度,没得让人看了笑话。”晋沅君挺直腰板,盛气凌人的态度比之一样简直是天壤之别。

    傅允芳被晋沅君气得不轻,她自小在府中便娇生惯养,越王府还没有谁敢给她这样的额气受,如今晋沅君不过是将军府一个小小的庶女,却敢对她口出狂言,傅允芳脑子一热,一巴掌就要朝晋沅君的脸上照顾过去——

    晋沅君一把截住傅允芳的手,眼眸微眯,冷声道:“大姐,你失态了,若是再让母妃知道,便不是禁足几日那么简单了。”说完,便一把甩开傅允芳的手。

    晋沅君说的是先头王府家宴,傅允芳在晚宴上公然给晋长盈难看,然而却被越王妃罚禁足了好几日,傅允芳见她拿这说事,心中更为光火,“晋沅君,你有什么好得意的!若不是你当初使了狐媚手段,你以为秉青会看上你!”

    晋沅君看着傅允芳嚣张的嘴脸,只觉得她比自己那个长姐更加令人生厌,晋沅君眸中闪过一丝厌恶,寒声道:“看来母妃说的那些话,大姐都忘得一干二净了!我与夫君相敬如宾,举案齐眉,成亲也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大姐休要将自己那一套加到旁人身上!没得让人不齿!”

    傅允芳闻言,眼中闪过一丝惊慌,旁边还有这么多下人,即便有心想教训晋沅君,她也不敢闹大,色厉内荏道:“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大羲朝的女子十六岁及笄,常常十三四岁便开始议亲,十六七岁出嫁,十八岁成亲都算晚的了,二十岁更是闻所未闻。

    “我有没有在胡说八道,大姐心里清楚。”晋沅君见傅允芳面色大变,心知自己戳中了对方的痛处,微微一笑,她也不准备把事情闹大,点到为止即可,“沅君先失陪了。”

    说罢,晋沅君便带着丫鬟扬长而去,往日在傅允芳这里受的气,今日总算是一吐为快。(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lt;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lt;更¥新/速¥度最&amp;駃=0

    傅允芳作为越王府的嫡出大小姐,甚至比傅秉青还要年长,然而傅秉青都已经成婚,她却依然待字闺中,这本就让人觉得非比寻常,而晋沅君胸有城府,自然少不得查探一番,偏生正好又被她查到了些端倪,不过此事被越王府瞒得死紧,连傅秉青都不知道,她便也一直装作不知道,谁知傅允芳却真当她怕了她。

    为了给她点教训,晋沅君这才拿出来吓吓傅允芳。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