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九十章 秘密

    傅允芳见晋沅君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心中又惊又怕,生怕她是知道了什么,也不再和晋沅君较劲,匆匆往越王妃的院子去了。

    “你说什么?”越王妃闻见傅允芳的话,登时惊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衣摆带翻了桌上的茶水糕点,洒得浑身都是。

    “方才女儿与晋沅君拌了几句嘴,谁知她却像是对方面之事知道些什么……母妃,若是她当真知道了,那可怎么办?”傅允芳简直不敢想象。

    “她怎会知道此事?”越王妃满面冷肃,攥紧了拳头,此事王府上下都没有几个人知道,知晓的人也就只有越王夫妇和傅允芳三人,然而现下傅允芳却说晋沅君也知道了。

    越王妃心绪起伏,傅允芳与晋沅君向来不和,兴许是傅允芳今日见晋沅君封了世子妃,心里不舒服,故意这么说,就是想接她的手去收拾晋沅君也不一定,她生的女儿有几斤几两,她还是清楚的。

    越王妃微微眯眼,审视地看着傅允芳,但见傅允芳脸上的惊慌失措做不得假,越王妃重重拍桌,冷声道:“我早就说过!让你收敛收敛!不要去招惹她,你再如何不喜她,她也是你弟媳!”

    傅允芳现下已经被晋沅君方才扑朔迷离的态度吓得方寸大乱,跪在越王妃面前,抖着身子道:“母妃,若是她当真知道了什么,该怎么办……若是传了出去……不只是女儿,只怕是整个越王府……”傅允芳面白如纸,似是想到自己的下场,身子又控制不住地颤抖了起来。⿴χ33小説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你给我闭嘴!”越王妃一巴掌甩在傅允芳脸上,随后又对屋里的下人寒声道:“都出去!”

    “是。”丫鬟们纷纷退了下去。

    越王妃这才把目光落在傅允芳身上,恨铁不成钢道:“若非你当初任性顽劣,也不会闯出此等大祸!”

    “母妃……女儿早就知错了……”傅允芳泣不成声,跪着动也不敢动一下。

    越王妃面沉如水,冷着脸,沉吟半晌,这才道:“当年知道此事的人,都已经被你父王处理得干干净净,绝没有留下半点痕迹,她不可能知道。”话虽如此,然而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若是晋沅君当真从哪里得知此事,也并非不可能。

    傅允芳闻言,这才稍微安心下来,随即又有些不安,“那……那若是她当真知道,那该怎么办?”

    “不会,若她当真知晓此事,也绝不敢妄言,越王府受难,她也讨不了好处,若还想活命,她不敢。”越王妃道。

    “可是……”傅允芳还是有些不甘心,如果可以,她是想让越王妃不声不响地弄死晋沅君,届时,再让傅秉青重新娶一房也无伤大雅。

    “好了,芳儿,她毕竟是你的弟媳,以后你不准再针对她,至于她是否知道当年的事,我自有定论,沅君不是那等鲁莽冲动之人。”越王妃虽然因为晋长盈的关系,对晋沅君这个儿媳也有些淡淡,然而毕竟是她自己选的人,她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的。

    至于傅允芳心里那点小心思,越王妃自然一清二楚,傅允芳还想说什么,但是却被越王妃冷冷瞪了一眼,傅允芳不敢再吱声,讷讷闭嘴。

    ……

    册封世子的仪式就安排在三日后,届时不少皇亲国戚,王公大臣都会受邀参加,晋长盈自然也收到了帖子,这可是她一手促成的,为此她还在太后的宫里跪了好几个时辰,膝盖骨都快碎了,不去凑凑热闹简直对不起自己。

    至于额头上的伤早就好了,太后赐的药就是不一样,摸上去第二天就脱了痂,第三天连疤都看不到了,效果简直比现代那些噱头满满、价格昂贵的保养品更立竿见影。

    是以,晋长盈当天便起了个大早,兴致勃勃地坐在梳妆桌前,让丫鬟帮她梳妆。x www.x m.x

    “主子,今日世子册封,也算是四小姐大喜的日子,你那么明里暗里地帮她,四小姐肯定也会感谢县主的。”紫棠一面帮晋长盈挽头发,嘴里喋喋不休道。

    “若要真是那样,我怕是做梦都得笑醒。”晋长盈拿出珠宝匣,在里面挑挑拣拣,一面漫不经心地答道。

    “怎会?县主为四小姐操了多少心,旁人不知,难不成四小姐还能不知?”紫棠不赞同地摇摇头,接过晋长盈手中的玉簪,固定住发髻,嘴里嘟哝道:“旁人都道县主嚣张跋扈,但县主对傅三夫人却是没得说的。”x https:/m.x/

    紫棠跟在晋长盈身边的时间并不算久,还是晋长盈穿过来以后,才提上来的,原主的那两个丫鬟在原主面前唯唯诺诺,然而换了旁人又是一副鼻孔朝天的嘴脸,都是欺软怕硬的主儿,在原剧情里还曾被女主买通,背叛了原主,这样的人,晋长盈可不敢用。

    再加上晋长盈也怕被人发现她与从前的性情有何异同,是以这才换了个丫头,紫棠原本只是晋长盈院子里的扫洒丫头,晋长盈见紫棠聪明伶俐,又踏实安分,这才选了她。

    如今紫棠在她身边不过才待了一年半,便在旁边看得清清楚楚,晋长盈对晋沅君这个庶妹格外不同,简直比操心自己的孩子还要操心。

    晋长盈幽幽叹了口气,透过有些昏暗模糊的铜镜里看紫棠,道:“若是她也像你这般想就好了。”

    要是女主也这么想,那她才真的是死而无憾,只不过显然不可能,紫棠只不过是每日跟在身边,对她做的事看得一清二楚,这才知晓她对晋沅君的事有多上心,然而晋沅君不同,她什么都不知道,没把晋长盈恨之入骨已经算轻的了。

    紫棠见晋长盈幽幽叹气,以为她是在伤感姐妹之间的矛盾,出声安慰道:“县主不必伤怀,四小姐定会明白县主的一片苦心的。”

    晋长盈干笑两声,若是没有系统这个破规定,她早就把女主好感度刷满,姐妹情深了。

    傅濯伤势未愈,又因先前伤口开裂了一次,是以这次晋长盈格外小心,傅濯身边随时都有是个下人看着他,不准他出任何差错,今日傅秉青册封世子,傅濯有心想去,却被晋长盈硬按在床上,不准他去。

    “今日是秉青的册封仪式,我作为兄长,怎能缺席?”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