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九十一章 参宴

    傅濯一面说,一面挣扎着要从床上下来,晋长盈连忙又把他按回去,没好气道:“你给我安分一点!我说了,你伤没好之前,哪里都不准去!”

    傅濯心知晋长盈是为了他好,然而今日是傅秉青册封世子的大喜日子,他若是不去,岂不是对不起这么多年来的兄弟之情?

    “我知道夫人是担心我的伤,夫人大可放心,伤口已经无什大碍,夫人不必担心。”傅濯不顾晋长盈的劝阻,执意要起床。

    晋长盈见傅濯没把自己的话当回事,有些生气了,脸色一冷,蓦地松开手,语气含冰道:“随你吧,你是死是活,我都懒得管了。”

    傅濯没料到晋长盈突然变了脸,连忙乖乖躺回床上,好声好气道:“夫人莫气,为夫不去便是,夫人气坏身子便不好了。”

    晋长盈见他如此识相,板着的脸终于缓和下来,道:“等你伤养好了,你想去哪都没人拦你,你救驾重伤,想必傅秉青也会理解你,你就在府里安心养伤。”

    “姐姐,我们何时出发?”宿伊带着宿玄在厢房外,宿玄探出半边身子进来,扬声问道。

    晋长盈闻见宿玄的声音,抽空回头道:“你们去外边等一会儿,我一会儿便到。”

    宿玄却没有乖乖听话地出去,而是走进来,看到傅濯半倚靠在床上,他微微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道:“我来看看傅大哥,不知傅大哥的伤养得如何了?”宿玄刻意加重了“傅大哥”三个字,话语中充满了嘲讽。

    不知道为什么,晋长盈总觉得宿玄说话的语气有些怪怪的,不过见宿玄脸上笑得十分真诚,只觉得是自己想太多了。

    宿伊跟在宿玄后面,小声对傅濯喊了一声,“傅大哥。”说完,便往晋长盈身边挪,抓着晋长盈的衣角。

    傅濯没错过宿玄眼中的挑衅,他眸光微闪,抬眼对晋长盈若无其事笑道:“夫人要带伊人他们也去?”

    晋长盈闻言,点点头,道:“嗯,阿玄说想去看,就带伊人他们也去王府看看,你在府中好好养伤,我去去就回。”

    宿玄在一旁笑吟吟道:“傅大哥就好好在府中好好躺着吧,毕竟这伤口撞得不轻,不养个十天八天,只怕是好不了了,姐姐,咱们得走了,一会儿误了时辰。”

    晋长盈看了眼桌上的漏钟,点点头,叮嘱傅濯道:“我们得走了,你好好养伤。”

    傅濯看着宿玄,眸色微暗,嗯了一声,道:“我去不了王府,就要麻烦你们多多照顾一下县主了。”

    “自然,我和阿姊当然会好好照顾姐姐,毕竟不像傅大人重伤在身。”宿玄笑得一脸灿烂。

    宿玄这话说得十分欠揍,晋长盈再听不出宿玄的阴阳怪气,就不用做任务了,晋长盈瞪了宿玄一眼,道:“好了,阿玄,走了,别打扰你傅大哥休息。”说完,晋长盈拍了拍傅濯,又帮他掖了掖被角,这才离去。

    傅濯看着几人离开,神色莫测,躺在床上,看着头顶的幔帐,却是怎么也睡不着了。

    晋长盈出了厢房,走出院子,这才开始教育宿玄道:“阿玄,我知道你不喜欢傅濯,但是傅濯毕竟也算是你姐夫,你即便不给傅濯面子,也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总去为难人家,他毕竟还在养伤,你多体谅一下。”

    被晋长盈这么一说,宿玄原本飞扬的心情登时荡到了谷底,他神色淡淡道:“我自然知道他是姐姐的夫婿,所以才更厌恶他。”宿玄不止一次在心中十分阴暗地诅咒傅濯,若是他死了多好?

    晋长盈皱眉,但宿玄对傅濯看法不是她说两句便能扭转的,晋长盈几次张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还是暗叹了口气,什么都没说。

    宿伊见状,在后面拉住宿玄的袖子,对他摇摇头,小声道:“阿玄,下次不能再做这种事了,姐姐会不高兴的。”

    宿玄只是冷着脸,也没点头,也没摇头,只是他就是见不得晋长盈替傅濯说话,傅濯那样的莽夫,还配不上晋长盈,她值得更好的,若是傅濯死了,那不就好办了。

    宿玄垂眸,掩住眸中的嫉妒。

    晋长盈带着姐弟两人到了王府,依然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经过上次晋长盈大闹王府后,越王妃实在不想邀请晋长盈,然而碍于晋长盈的身份,不得不捏着鼻子请了晋长盈来。

    晋长盈笑眯眯地上前给越王妃见礼,越王妃脸上带着僵硬的微笑,对她点点头,象征性地关怀道:“傅濯伤势可还好?”

    “一切都好,将将能下地,只是长盈想着这王府今日必定拥挤,怕他磕着绊着碰到伤口,这才没让他来,还望王妃见谅。”晋长盈带着得体的微笑,温声道。

    越王妃了然点点头,笑道:“怎会,傅濯毕竟是救圣驾的功臣,心意到了即可。”

    晋长盈和越王妃装模作样地寒暄了两句,然而越王妃实在是不愿意应付晋长盈,见又来了宾客,马上便热情地迎了上去,把晋长盈晾在一边。x www.x m.x

    晋长盈也不在意,越王妃不待见她,她亦然,越王妃离开,她便带着姐弟俩,哼着歌朝招待宾客的花厅走去。

    说起来,今日册封世子,越王府原本还邀请了长公主,谁知长公主却称病不出,至于是不是生病,晋长盈想想也知道。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长公主此番对付五皇子不成,却损兵折将,可谓是元气大伤,连着几日蛰伏不出,也不出来作妖了,今日傅秉青册封世子可以说是正正踩到她的痛处,她不来也在晋长盈的预料之中,正好也让晋长盈轻松轻松。

    花厅内此时已经聚集了不少闺秀,大家都三三两两围在一块儿低声说话,是不是发出低低的笑声,花厅内欢声笑语,一片和谐,然而当晋长盈走了进来,闺秀们都看到了晋长盈,空气突然凝固了一瞬,花厅内一片静默。

    过了一会儿,大家才像是反应过来了,纷纷对晋长盈见礼,随后又都避开晋长盈,离得老远,给晋长盈让开了一条道。

    晋长盈挑眉,看来她的威名还真是传遍了帝京,这些闺秀看到她就像看到猫的耗子一般,巴不得跑老远。

    x https:/m.x/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