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九十四章 别有用心

    是以,晋长盈知道所有的剧情之后,对柳皎月也充满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怜惜,若是可以,她也希望能帮帮柳皎月,让她不至于落得原剧情中那样吞金自尽的下场,若是可以,让她与完颜肃有个幸福的结局就更好了。

    【宿主,你的态度不对,这时候你应该甩她两巴掌,大声训斥她贱婢无礼!】系统多嘴地在脑海中道。

    晋长盈挂着的微笑在听到系统的话时,瞬间僵硬,晋长盈心里呵呵一声,心里毫不留情地骂道:“你自己是傻子,就别把所有人都当傻子!柳皎月的父亲身为云州总督,虽说是个正二品的官,但手握实权,比这破落户越王府不知道好上多少,旁人拉拢都还来不及,我吃多了去得罪?你脑子里装的都是啥?你该不会被女主那个蠢货传染了吧?我真是上辈子倒了什么血霉碰上你这样坑人的系统?”x 电脑端:<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兴许是骂得太多,晋长盈越骂越流利,系统被她骂得不敢吱声,缩回去不再说话。

    晋长盈没听见系统说话,又冷冷一笑,挤兑道:“怎么,哑巴了?不说话?”

    【可是……可是宿主人设不能崩……】系统弱弱道。

    “谁跟你说我崩人设了?怎么的嚣张跋扈的人就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无脑装B是吧?”晋长盈怼了回去,又见女主正朝这边走过来。

    晋沅君先是规规矩矩地给晋长盈见礼,唤了声:“长姐。”

    晋长盈方才回忆起剧情中,晋沅君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拆散了完颜肃和柳皎月,毫无愧疚感地害死柳皎月,转过头又利用傅濯攻打女真,让完颜肃战死。

    事实上,剧情中像柳皎月这样,无辜惨死在长公主与五皇子斗争中的人,并不在少数,就连原主的三任未婚夫,也是死得不明不白,原剧情中,女主就是再这样的境况下,踏着尸骨上位。

    虽然晋长盈早知道晋沅君是什么样的人,但她对晋沅君的行事作风依旧无法苟同,或许这就是为什么剧情中晋沅君能成就一番霸业,而她不能的原因吧。

    因着心里那点芥蒂,晋长盈现下不是很想看到女主,倒也不是怎么排斥晋沅君,毕竟晋长盈心里的弯弯绕绕也不比晋沅君少,只是晋长盈总有种自己磕的cp被硬生生拆散的膈应之感。

    是以,这时候晋长盈也没有给晋沅君什么好脸色,只是淡淡地点点头,并不多话,晋沅君早已习惯晋长盈古怪的性情,并未多在意,左右她今日的目的也不是晋长盈。

    晋沅君将目光落在一旁站着的柳皎月身上,她对柳皎月露出一个清浅的笑意,主动搭话道:“这便是柳总督的女儿,柳小姐了吧?此前时常听闻柳小姐的大名,却一直未能拜访,今日一见,柳小姐果然气质出尘,与众不同。”

    晋沅君一上来便对着柳皎月大夸特夸,溢美之词不要钱地往外蹦,单纯如柳皎月哪里招架得住,红着脸摆摆手,细声细气自谦道:“皎月不过蒲柳之姿,哪里敢与县主,世子妃争辉,世子妃此言实在是折煞皎月。”

    晋长盈在一旁冷眼看着晋沅君与柳皎月攀谈,柳皎月看不出晋沅君眼中的算计,精明如晋长盈却看得一清二楚。

    “柳妹妹这是哪里的话,我一见你便喜欢的紧……”晋沅君上一句才是柳小姐,下一句便柳妹妹柳妹妹叫得十分亲热,让柳皎月十分不知所措。x www.x m.x

    柳家夫妇把柳皎月那是捧在手心怕碎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柳皎月自幼便受尽万千宠爱于一身,并且柳总督内宅简单,并无妾室,是以柳皎月也不曾沾过那些肮脏算计,柳夫人又护女儿护得紧,才把女儿养成这副单纯没心机的性子。

    柳皎月这样一个社交小白,自然招架不住晋沅君的糖衣炮弹,狂轰滥炸。

    “妹妹是第一次来越王府吧,昨日五皇子殿下赏了一盆花给世子,姐姐带你去看看。”晋沅君一面说着,一面要去拉柳皎月的手,试图与她亲近起来。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原剧情中,晋沅君也是用这样自来熟的方式,一来二去让柳皎月与她熟稔起来。

    然而晋沅君还没碰到柳皎月的手,便被晋长盈拦住了,晋长盈挡住晋沅君,自动自发让晋沅君拉上她的手,似笑非笑地看着晋沅君,嘴里道:“什么花?不知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能一窥花容?”

    “长……长姐……”晋沅君没料到晋长盈会阻拦她的计划,晋沅君迎上晋长盈,然而却被晋长盈似洞悉一切的目光看得心里发虚,晋沅君马上低下头,不知道为何,她总觉得晋长盈的目光似乎能看穿一切,让她没由来地心虚。

    “四妹可不能如此偏心,只带上柳小姐,却不带上长姐,这算什么道理。”晋长盈笑吟吟地靠近晋沅君,轻飘飘的话语中却含着莫名的威慑力,让晋沅君钉在那里,身体僵住,半晌动不了。

    晋沅君心慌意乱,难道说晋长盈发现了什么?

    但五皇子的计划也只有她夫妻俩知晓,傅秉青因此前长公主的事,如今已成了五皇子身边最为倚重的人,只是傅秉青如今在大理寺任职,平日事务繁忙,是以晋沅君这才代替傅秉青帮五皇子排忧解难。

    晋沅君从未将计划宣之于口,即便是五皇子妃明里暗里打探,也都被她搪塞过去,从未向旁人提过一字半嘴,晋长盈应当是不知道的。

    晋沅君努力在心中做心理建设,这才勉强逼自己冷静下来,对晋长盈扯出一个难看的微笑,道:“长姐这是什么话,长姐也想看,那便一起来罢。”晋沅君说完,又邀请了花厅内其他赴宴的闺秀们,然而晋长盈的威名太盛,一听说要与祯明县主同行,纷纷避如蛇蝎,随口扯了个理由便跑得老远,是以最后,也只有晋长盈,晋沅君和柳皎月三人。

    按理说,这时候,晋长盈似乎不应当阻止晋沅君与柳皎月亲近,毕竟晋沅君也是为五皇子筹谋,但一联想到剧情中晋沅君对柳皎月做的那些事,晋长盈的心就不自觉偏向柳皎月。

    【宿主,你还记得你是来做任务的吗?】系统又突然冒出来,提醒晋长盈道。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