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九十六章 脏东西

    柳皎月进京后,也曾听过不少风言风语,都道祯明县主嚣张跋扈,但要说这祯明县主有多嚣张跋扈,却又无人敢说出个所以然来,毕竟这京城内,还没有哪个活腻了,敢去招惹祯明县主。

    是以柳皎月虽说听闻过晋长盈的“凶名”,然却并无多大感受,也不曾与晋长盈接触,是以对晋长盈并不算特别了解。

    今日得见,柳皎月却发现,祯明县主虽说是有些端着架子,乍一看倒是唬人得很,但并不如传闻所说的那般嚣张跋扈,娇纵蛮横,反倒十分风趣,就如现下,即便是骂人,用词却幽默诙谐,令人忍俊不禁。x 电脑端:<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不过才几句话的功夫,柳皎月便被晋长盈逗得嗤笑连连,笑靥如花,清丽的面容看上去更添了几分灵动。

    两人有说有笑,晋沅君在一旁看着,心中却没由来地涌上一种名为嫉妒的心情,不止嫉妒晋长盈,如今看到柳皎月一脸天真地和晋长盈说笑,对晋长盈的指桑骂槐丝毫未觉。

    晋沅君心中突然升起了一种不平衡,与嫉妒晋长盈受父亲宠爱的心情不同,晋沅君只是见不得柳皎月那张单纯无知的笑脸。

    若是可以,谁不想如她一般躲在父亲母亲的怀中撒娇,养到十六岁却依旧不谙世事,闲时侍弄侍弄喜爱的花花草草,不啻于用一切最美好的想法描绘这个世界,从不懂人心的险恶,还能依靠自己显赫的家世和父母的疼爱受到五皇子的青睐。

    若是日后五皇子登基,以柳皎月的家世背景,便是想做皇后也不是不可能,从此一生贵不可言。

    所以说,人与人之间的差距,为什么总是这样大?

    晋沅君心中那点子自卑又在不知觉间窜了出来,扰乱着她的心神,晋沅君眸光阴森地看着笑得一脸灿烂的柳皎月,心中却陡然升起了一种强烈的愿望,想要毁掉她脸上无忧无虑的笑容。

    没错,她就是嫉妒,她的单纯无垢,嫉妒她受尽宠爱,甚至嫉妒她不谙世事。

    晋沅君看着柳皎月的目光十分隐晦,但却依旧被晋长盈捕捉到她眼中的嫉妒之色,晋长盈心中蓦地升腾起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同时涌上一个猜测。

    或许,是她把原剧情中的女主想得太好,实际上,女主或许并不是不知道怎样做才是对五皇子一派的利益最大化,她明知道该怎样做的,然而因为嫉妒,所以她故意逼死了柳皎月。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是了,女主或许做事算不得周密,然而论心狠,便是连长公主都比不过她的,原本晋长盈以为她只不过是没有想到,但现下看到晋沅君眼中的嫉妒时,她却突然茅塞顿开,什么都明白了。

    这样,一切就都说得通了,只因为这可怕的嫉妒之心,让晋沅君一步一步推着柳皎月走向毁灭,这个柳皎月眼中的知交挚友,一直到死,都将她看做自己最好的密友,却是逼死她的罪魁祸首,而柳皎月却对此一无所知,甚至死时都还对女主感恩戴德,感谢若不是她及时点醒,只怕她已经嫁给了完颜肃。

    这个想法让晋长盈背后沁出了一层冷汗,她停下和柳皎月谈笑风生,定定看着晋沅君,试图从她美丽的脸上看出什么来。

    晋沅君原本正在看柳皎月,却突然感受到晋长盈灼热的目光,她转头一看,发现晋长盈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看,当即惊出一身冷汗,有种被抓包的心虚之感,也不知方才她看着柳皎月的动作,有没有被晋长盈看到。

    柳皎月原本听晋长盈说话听得好好的,谁知晋长盈说着说着便消了声,一看她正盯着晋长盈猛瞧,一时也有些奇怪,出声问道:“县主一直盯着傅三夫人看,可是有甚问题?”

    晋沅君也掩住自己眼中的惊慌失措,强作镇定地对晋长盈笑道:“长姐作何这般盯着妹妹瞧,可是沅君脸上有什么脏东西?”

    晋长盈终于想通原剧情中有些疑点的地方,心中对女主着实有些失望,晋长盈也知道,只要有争斗,就必定有流血,然而她依然无法接受女主利用完单纯善良的柳皎月后,又因为心中的嫉妒之心,连个好结局都不愿意给柳皎月,硬生生逼死了一个正值青春年华的花季少女。

    晋长盈不笨,相反,她甚至可以说十分聪慧过人,否则也不会被系统绑定来帮女主完成任务,她早就做好自己准备,会面对这些或残忍或冷漠的事情,然而她却无法做到如同女主一般的冷心冷情,视而不见。

    或许对于晋沅君来说,这世上唯一能让她心生动摇,牵肠挂肚的人,也就只有她的夫君,傅秉青一人而已,她只把所有的温暖热情都给了傅秉青,留给旁人的便只剩下冷漠、利用、利用、利用。

    然而晋长盈却截然相反,即便明知这世上有许多不公,许多挣扎于水火之中的人,她便是有心想救,想帮,也是救不过来,帮不过来的,然而她依旧改不掉心软的毛病。

    那些她不曾见过的事便罢了,只要是发生在自己面前的事,她能帮,便一定会帮,否则她晚上睡觉都睡不安稳。

    是以,只要一想到原剧情中,晋沅君使用如此下作的手段,去对付一个全心全意信任她的人,晋长盈那多余的正义感,便替柳皎月感到不值。

    现下,闻见晋沅君问她,晋长盈冷冷看着她,哼了一声,寒声道:“脸上脏了倒无妨,用水洗一洗便干净了,只是这心脏了,便是用再多的清水,也洗不干净。”

    晋长盈此言一出,空气瞬时降至冰点,晋沅君脸上的假笑瞬间僵硬,没料到晋长盈会当着柳皎月的面,如此毫不避讳地给她难堪。

    晋沅君自然不知道自己是因为原剧情中的自己,被晋长盈迁怒了,晋沅君的脸霎时变得纸白,嘴唇苍白不见一丝血色,“长……长姐……”

    柳皎月只是单纯,并不是傻子,晋长盈说得如此直白,她自然也能听出晋长盈话语中的嘲讽之意,柳皎月连忙出声打圆场道:“县主真会说笑,我看傅三夫人的脸上并无甚不妥,妆容美丽大方,想来县主也是想说傅三夫人人美心善,相由心生罢!”

    ⿴χ33小説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