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二章 丑人多作怪

    “你少给我来那一套,若是杀了人说句对不起,那还要这国法作何?”晋长盈不耐烦打断了张宗依的话,这张宗依三句不离之乎者也,装是真的装,烦人也是真的烦人。

    张宗依被晋长盈堵得哑口无言,一时不知说什么,她一眼又一眼朝着六公主看去,希望她能开口说说话,然六公主却一言不发,尽管张宗依心中十分不甘心,也只好点点头,道:“县主说得极是,是宗依一时执迷了,还请县主恕罪。”

    晋长盈淡淡瞥了她一眼,一眼便看穿张宗依心中所想,论表里不一,张宗依的道行还是没有女主高的,不过她们俩都有个共同点,那就是都喜欢在暗地里搞动作,坑死人不偿命,只不过张宗依是恶心人,女主却是杀人。

    “既如此,我的人我便带走了,六公主若有何不满,只管去找太后,日后还望公主多多管教下面的人,这不听胡的狗奴才,拖出去打死了也算不得什么,作甚拴在身边丢人现眼!”晋长盈不阴不阳提醒道,说着,眼睛朝六公主身后那个大宫女冷冷瞧了一眼。

    那宫女被晋长盈看得一哆嗦,更往六公主身后躲去,一言不发。

    六公主见晋长盈竟敢对自己的丫头发难,简直是当着自己的面打自己的脸,方才被晋长盈怼的憋闷在这一刻爆发,六公主尖声道:“晋长盈,你的人方才冲撞了本宫,你这便想带着人全身而退,未免也太过蔑视本宫!哪有这样便宜的事!”

    这时,张宗依站出来,对六公主福了福身,恭敬道:“六公主息怒,祯明县主的人方才冲撞了六公主,想来也是无意而为之,六公主着人将他二人拖下去杖打五十大板便罢了,若是为此伤了与县主的和气,那便不美了。”

    六公主有张宗依这个狗腿子一唱一和,脸色好看了许多,然而晋长盈却不乐意了,她冷眼看着张宗依,毫不留情道:“怎的,莫非张小姐觉得你能替我做主不成?我自个儿还未说话,我的人,你说处置便处置了?既然张小姐这么会做人,不若这个县主你张小姐来做?”

    张宗依被晋长盈说的脸色一白,万没料到这祯明县主如此不按常理出牌,倒是让她十分下不来台,张宗依嗫嚅道:“县主息怒……宗依……宗依并非此意……”

    旁边的几位闺秀现下看到张宗依吃瘪,皆纷纷低头,掩住自己不由自主上扬的嘴角,无他,这张宗依平日里惯爱装模作样,更喜欢在背地里搞小动作,这些闺秀们没少吃她的亏,心中对张宗依不喜,然谁让人家巴结上了六公主,是以这些小姐们再不喜张宗依,却也不敢说什么,吃了亏也只是捏着鼻子认了。

    现下祯明县主不过几句话,便让这张宗依脸上一阵青一阵红,变脸活似调色盘,喜人得紧,是以都在心底偷着乐,看祯明县主也没了往日的惶恐不喜,反倒有几分可乐。

    “我恕罪?恕什么罪?你若当真想让我恕罪,不若现下跪下来对我磕两个响头的现实。”晋长盈笑吟吟道,嘴里说的话却十足的得理不饶人。

    张宗依闻言,微微变了脸色,心中开始后悔自己方才为何要替六公主冒头,得罪这祯明县主,她早听闻祯明县主跋扈之名,然却没料连深得圣宠的六公主也被她怼得哑口无言。

    “是……是宗依胡言乱语,惹得县主不虞,还望县主大人有大量宽恕则个。”张宗依果真依言,跪在地上给晋长盈磕了两个响头,让六公主的脸色更黑沉了几分,她自己的人都护不住,让晋长盈给了难堪,心中一时更是恨毒了晋长盈。

    晋长盈站着动也未动,见张宗依跪在地上,她笑眯眯道:“张小姐这张巧嘴倒是叭叭的说个没完,声音也好听的紧,只是这人嘛却是着实让人有些失望,也是应了那句话,什么人什么怪。”

    “晋长盈,你什么意思!你有话直说便是,如此拐弯抹角骂人,也不知你装给谁看!这帝京谁人不知你娇纵跋扈!?”张宗依都跪下磕头认错了,晋长盈却依旧阴阳怪气,嘲讽个没完,让六公主大为光火。x www.x m.x

    “六公主说得倒也占几分道理,左右旁人都道我晋长盈嚣张跋扈,那如今我连骂个人都要扭扭捏捏,未免也过于不痛快?既如此,那我便直说就是,都说这丑人多作怪啊,今日一见张小姐,果然如此,古人诚不欺我。”晋长盈笑眯眯道,十分满意地看到张宗依被她说的眼圈泛红,眼泪汪汪的,跪在地上半天起不来。⿴χ33小説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晋长盈,你……你今日竟敢如此针对本公主的人,本公主定要回去禀明父皇!”六公主被晋长盈气得快吐血,最后只得搬出皇帝说话。

    “公主大可以回去跟皇上哭个够,想来六公主为还没忘记那鞭子打在身上有多疼吧……”晋长盈皮笑肉不笑道。

    六公主闻言,当即有些惊恐地往后退了好几步,一脸防备地看着晋长盈,“你想干什么?”莫怪她如此惊惶,只因原主自小嚣张跋扈惯了,甚至连鞭打皇室公主此等大不敬的事情也干过,若是旁人早被皇上拖下去五马分尸,偏生此人是晋长盈,竟是让她全须全尾地回去了。

    而这被鞭打的倒霉公主,便是六公主了,晋长盈也不过只比六公主大上一两岁,因太后喜爱,是以隔三差五便会入宫陪伴太后,当时原主不过也就九、十岁的样子,晋威远出征西域替她带回来了一根镶满宝石的鞭子,那鞭子通体圆润,并非什么凶器,是以晋威远便给女儿玩了,然而打上去也是真的疼,打人并不会破皮流血,只会红肿淤青。

    原主得了鞭子,便日日不放手,心里不舒服了便用它教训奴才,奴才们被打得多了,看到那根鞭子便浑身发抖,做事越发谨小慎微,生怕行差踏错。

    这让原主更加宝贝这鞭子,连入宫半驾时也带着,当时六公主便对晋长盈看不顺眼了,于是趁太后不在,蓄意为难,原主自小娇惯,便是尊贵如太后,也是把她捧在手心心肝宝贝似的宠着,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于是便一鞭子打上去,六公主身娇肉贵,不比下人皮糙肉厚,当即便见了血。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