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七章 狗腿

    兴许是部落男子性情豪放,直来直往,对付柳皎月这样的,或许直接一点,会比较有用,晋长盈一面看柳皎月,一面心中暗忖。

    【这么说,是五皇子用错了办法呀,宿主,你得及时提醒呀,有利于推进剧情。】正当晋长盈已经在脑海中脑补出了两人绝美的爱情故事时,系统却突然煞风景地出声提醒。

    晋长盈不由自主翻了个白眼,在心中没好气道:“你在教我做事?我想怎么做任务就怎么做,条条大路通罗马,不是只有一个办法,你只要在旁边给我乖乖看着就行!少在这里指手画脚!”

    【哼……】系统自知说不过晋长盈,哼哧一会儿,乖乖闭嘴了。

    “方才柳小姐不是与世子妃一块儿的,怎的现下世子妃还未回来?”即便心中早知道晋沅君与五皇子是一伙的,都想着算计柳皎月,但晋长盈还是装作不知问道。

    柳皎月闻言,这才似有所觉,抬眼看了看五皇子,有些不确定道:“方才皎月与世子妃是在花园,兴许世子妃回到花园没找到皎月了……”

    “哦……”晋长盈故作恍然大悟地点点头,主动道:“既如此,我与你一同回到席上吧,想必此时柳夫人已经在寻你了。”

    柳皎月乖顺地点点头,两人并肩而行,却在不远处看到正与傅秉青站在一起的晋沅君,两人似在商讨着什么。

    晋沅君不经意一抬眼,便见柳皎月与晋长盈朝这边走来,晋沅君这才想到方才自己故意找借口将柳皎月叫了出去,又随口编了个理由把她扔在花园,随后便交给五皇子了。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晋沅君下意识望了望柳皎月两旁,却只见晋长盈,并未看到五皇子的踪迹,因着方才把人家扔在花园,晋沅君眼中闪过一丝心虚,脸上带笑迎了上去,对晋长盈见礼,道:“长姐,柳姑娘。”

    如今傅秉青封了世子妃,晋沅君的身份也跟着水涨船高,自不必如往常一般对晋长盈卑躬屈膝,虽说傅秉青这世子之位也是托了晋长盈的福,然而毕竟是实打实的世子,晋沅君如今说起话来腰杆都直了不少。

    “方才沅君事忙,一时竟忘了柳姑娘还在花园,真是罪过,还望柳姑娘见谅。”晋沅君对柳皎月笑道。

    柳皎月丝毫不介意地摆了摆手,十分大方道:“今日世子大喜,世子妃难免忙碌,是皎月给世子妃添麻烦了。”

    “柳姑娘说哪里的话,柳姑娘既是王府的贵客,今日是沅君招待不周了。”晋沅君客套道,随后又略带试探性地问道:“不知方才柳姑娘在半途可曾见过什么人?”

    柳皎月还未答话,晋长盈便开口了,“四妹这说的什么话?我这么大个人站在此处,四妹竟是半点看不见吗?莫非四妹觉得,柳姑娘还应该碰见什么人?”(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lt;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lt;更¥新/速¥度最&amp;駃=0

    晋沅君被晋长盈说得脸色微微一僵,晋长盈一开口便对自己阴阳怪气,不过好歹也不是方才那么温和,晋长盈向来对自己没有好脸色,若是她温和起来,她才应当担心才是。

    “妹妹并非此意,只是王府内今日宾客众多,现下开宴还有宾客尚未就座,妹妹不过是想问问柳姑娘可曾见过走落下的。”晋沅君勉强笑道。

    “是吗?”晋长盈不阴不阳道。

    “自然。”晋沅君脸上有些挂不住,但还是勉强地笑了笑,又似是不经意提起五皇子,道:“方才五皇子殿下言及要务在身,便匆匆离府了,今日能得五皇子亲临,也是沅君和夫君的福气了。”晋沅君一面说,一面暗中观察柳皎月的神色,然而让她有些失望的是,柳皎月面色如常,并无晋沅君想象中的娇羞或不自在。

    “方才皎月半途遇见五皇子,五皇子匆匆说了两句话,便离开了,想来当真是要务缠身,今日五皇子能亲临世子册封,旁的人可没有此等待遇,真真是羡煞旁人。”柳皎月提及五皇子,不仅没有害羞,甚至还不轻不重地拍了句傅秉青的马屁。

    晋沅君有些失望,又打起精神笑了笑,迎着二人进了席间。

    且说六公主气冲冲带着自己的跟班张宗依离开,六公主越想越心气难平,便拿一旁花坛里的花花草草出气,一面打一面愤恨道:“晋长盈!又是晋长盈!总有一天本公主会让她跪在我面前!让她知道什么叫公主之尊,不容侵犯!”

    张宗依在一旁好声好气安慰道:“公主莫要为了旁人气坏了身子,不值当,只是皇上向来疼爱公主,若是知晓公主在宫外策划人如此折辱,必定会震怒。”

    六公主闻言,却十分挫败道:“父皇知道了又如何,晋长盈那小蹄子有皇祖母护着,便是父皇想处置她,也得看在皇祖母的份上轻轻放下。”这种亏她早就吃过了,她也有心想去讨好过太后,然而太后虽说疼爱她,然却怎么也越不过晋长盈去,六公主甚至有些怀疑晋长盈才是太后的亲孙女了。

    张宗依自幼在京中长大,自然听闻太后盛宠晋长盈,然而却不曾想这太后宠晋长盈竟宠得如此厉害。

    “都是你!方才若不是你说什么忧国忧民乱七八糟的,本宫也不至于被晋长盈阴阳怪气下不来台!”六公主没办法拿晋长盈出气,便只好把气都撒在张宗依身上,揪了一把花瓣便往张宗依身上扔。

    “公主恕罪。”张宗依连忙跪下告罪,她其貌不扬,家世也不显赫,要说六公主看上了她哪里,便也只有这狗腿劲儿了,任由六公主撒气,这点让六公主十分满意,“方才宗依只是想为公主分忧,谁料却弄巧成拙,宗依万死难辞其咎,还望公主宽恕则个。”

    六公主见张宗依低眉顺眼的模样,比晋长盈那副鼻孔朝天的嚣张样儿不知顺眼了几何,哼了声,但仍旧有些气愤。x https:/m.x/

    “六公主,宗依此前听闻这越王府的世子妃,乃是祯明县主的庶妹,且祯明县主对世子妃还护得厉害。”张宗依眼睛一转,计上心头。

    六公主闻言,看着转头瞥了张宗依一眼,没明白她的意思,依旧扯着花坛里的话,道:“你想说什么?”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