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章 两味药

    傅濯帮二人求情,晋长盈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得意思意思地训一番话,晋长盈坐在榻边,冷着脸的模样还是能唬人的,司风偷偷抬头,却见晋长盈眸色冰冷地看着自己,不由打了个激灵,马上垂头,不敢再做小动作。

    晋长盈道:“今日是大人替你们说话,我便不与你们计较,若是再发现你二人有何失职,想来我的名号早已闻名京城,不需再向你们说什么了。”

    晋长盈装模作样的训话,随后便让两人起来,也并未如何惩治二人,司风司云齐齐松了口气。

    晋长盈又叮嘱了傅濯一番,这才心事重重地出了正院。

    待到晋长盈离开,屋内只留下司风司云,司风性子较司云相对跳脱,对坐在榻上看书的傅濯委屈道:“主子,您今日可是害惨咱们了,也不知县主回来的恁早,现下发现爷您日日都在风口吹风这才染上风寒,所幸县主未治司风司云的罪,否则便是有一百个脑袋也不够县主砍的。”

    “怎的说得如此夸张?”傅濯一面翻页,一面笑着摇摇头道,眼睛一直盯着书页。

    “可不是,县主虽说凶是凶了点,但对主子您那是没话说啊,若是她知晓主子是故意在风口吹风,染上风寒,指不定得如何生气!也亏得咱们由着主子乱来,若是被县主知晓,只怕是性命堪忧!”似是想到晋长盈发现后大发雷霆的模样,司风十分忧虑道。x 电脑端:<a href="https://www.x/x" target="_blank">https://www.x/x</a>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放心吧,不论怎样,有我护着你们,你们这小命还丢不了。”傅濯温声道。

    “主子,方才喝药衣裳弄脏了,奴才替主子更衣。”一旁半晌未吭声的司云突然开口道。

    司风这才想到,走进里间拿出一套新的里衣,司云则扶着傅濯起身,帮傅濯宽衣,让傅濯换上新的里衣,而换下的里衣和外衫宽大的衣袖上,皆能看到被药汁染黑的颜色,只是外衫颜色略深,不细看并不明显。

    司风一面帮傅濯换衣裳,一面嘀嘀咕咕道:“也不知主子这是图啥,作甚要每日让厨房熬了药又不喝,还不让咱们外传,神神秘秘的……”

    司风刚说到此处,司云对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莫要再说,主子的事,哪里是他们这些做奴才的能揣测的。

    司风也想到这里,闭上嘴不再多言,两个下人不敢多言,傅濯反倒觉得没什么,开口道:“无需在我面前忌讳这些,我这么做,自然是有我的道理,你们只记住莫要让县主知晓便是。”

    “小的明白。”司云做事较为沉稳,从不干涉主子的言行,令人十分省心,也让傅濯十分倚重。

    傅濯点点头,目光落在换下的里衣和外衫上,眸色微沉,半个多月前,宿玄趁晋长盈不在府中时,主动前来拜访,便让傅濯有所警觉,毕竟先头宿玄看着他的目光都充满了赤裸裸的敌意,这让傅濯自然不得不防。

    而听闻宿玄还特意给他送药,这让傅濯更为惊奇,面上对宿玄十分随和,然而心中依旧戒备不减,等到宿玄离开傅府,傅濯特意找来大夫验药,发现都是些补身子的药物,对身体极为有益。

    傅濯不死心,又找了不同医馆的郎中大夫帮忙验看,然却都得到相同的答案,正当傅濯以为是自己想多了时,叶卧斋却突然来访,听闻傅濯的麻烦,便拿了些药去验。

    这一验,却当真让叶卧斋发现了问题,叶卧斋统辖着帝京内最大的地下情报组织,手底下虽多是穷苦人士,然而能人异士也不少,是以很快便发现,这些药材虽说皆是补品,然而其中有两味药却是相生相克,并且药性发作极为缓慢。

    因着这两味药皆是极为罕见,是以寻常医书上并未记载两者相生相克的特质。

    若是将这两味药同时服下,服用者便会呈现风寒的症状,身体发热,咳嗽,体虚,若是寻常人,便只当是风寒,再如何喝药,也未对症下药,只会让病情越发严重。

    等到服用过量,服用者便会心肺衰竭而亡,寻常大夫诊断,却诊不出中毒,便是经验丰富的仵作,也只会以为是肺痨。

    如此残忍冷酷,杀人于无形的手法,令人防不胜防,即便傅濯早有防备,却也忍不住背后泛凉,宿玄不过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究竟是什么开头,让他小小年纪便有如此城府手段?x https:/m.x/

    原本前次宿玄再翠和轩内明里暗里挑衅,傅濯便早已兴起了将他送走的想法,只是一直碍于晋长盈的面子不说,毕竟晋长盈看上去对宿玄十分喜爱,前几日还在替宿玄准备春衫,这让傅濯更加吃味,也更为坚定了将宿玄这个潜在的威胁铲除的想法。

    是以,傅濯并未揭穿宿玄的心思,而是将计就计,只是他并未服用宿玄的药,而是日日穿着单薄,吹着冷风,好让宿玄以为他当真中招,并且找机会让晋长盈发现,让她主动解决宿玄这个麻烦。

    原本傅濯没将宿玄放在眼里,然而经过此事,以及晋长盈对宿玄的重视,傅濯终于发现,宿玄于他而言,是个隐藏的威胁,各种意义上的,是以傅濯本能地,想要尽快将宿玄送离晋长盈身边。

    也是傅濯老实巴交的形象太过深入人心,让晋长盈下意识认为他没有丝毫的攻击性,是以一旦发生这样的事情,晋长盈便会下意识偏向“弱势”的一方。

    晋长盈走出正院,紫棠正准备带着傅濯喝剩下的药碗去厨房,晋长盈叫住她,道:“去厨房的时候,问问熬药的小丫头药渣扔了没有,包点药渣过来。”

    “是。”紫棠点点头,匆匆往厨房去了。

    晋长盈等了须臾,紫棠拿着两包用油纸包着的东西递给晋长盈,道:“主子,方才正巧那小丫头要扔,我便把两种药的药渣都拿来了。”

    “哪种是只有午时才吃的?”晋长盈问道。

    “这一包。”紫棠将其中一包递给晋长盈。

    晋长盈接过药渣,打开嗅了嗅,又拈起药渣碾磨,可惜的是她没有开会医术的金手指,所以装模作样地看了又看,还是没看出个什么来,晋长盈让紫棠收好药渣,带着紫棠出府,往帝京内有名的医馆去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