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不过是一个傅濯

    “回禀县主,这些药渣并无甚异常,皆是一些珍贵药材,能强身健体。”医馆的大夫查看了一番晋长盈送来的药材,并未发现有何异常,中规中矩地回道。

    晋长盈闻言,微微皱眉,不死心道:“你再好生看看,这些药材当真都是无害?”

    不是她存心恶意揣测宿玄,而是依照宿玄的性子,她实在难以相信他会主动向傅濯示好,这对宿玄来说,不是太反常了么?

    但晋长盈也没有立刻便去质问宿玄,她还是怕冤枉了宿玄。

    “是,这些药材有几味倒是十分罕见,然也并非全无记载,皆是大补之物,对人体有益而无害,县主尽可放心。”那大夫恭恭敬敬答道。

    晋长盈忖着这一个大夫也并不能说明什么,于是便寻访了京城内好几位颇为有名的大夫,只是让晋长盈颇为失望的是,京城内的大夫皆是同样的说辞,难道说这药当真没问题,是她误会宿玄了?

    晋长盈从最后一家医馆走出来,不由在心中暗自怀疑,正在此时,一直在脑海中默不作声的系统突然说话了,道:【这些大夫自然看不出什么来,这白芝是陇川独有的一种药材,生长于潮湿阴暗之地,若是入药,能强身健体,祛湿除寒,但若是碰上了安合草,两者却是会药性相克,不仅对身体无益,服用多日,更会令身体机能全面衰竭,性命堪忧。】

    “什么!?”晋长盈猝不及防听到系统的话,当即惊叫出声。

    把一旁的紫棠吓得不轻,小心翼翼看着晋长盈问道:“县主,可是有何吩咐?”

    晋长盈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太过激动,对紫棠摆摆手,摇头道:“无碍。”

    语毕,晋长盈又在心中恶狠狠问道:“你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呀,我看宿主这么辛苦地一家一家问,就直接跟宿主你说了呀。】系统无辜道。

    “刚才你不说,现在你姑奶奶我差不多把西市的医馆都走遍了,你才跟我说?”晋长盈青筋暴起。

    【可是,刚才宿主不是也没问嘛……宿主都不需要我提醒,系统还以为宿主能知道呢……】不知是不是晋长盈的错觉,她总觉得系统话里话外,都带着些阴阳怪气。

    方才晋长盈浪费那么多时间,找了大夫也没能验出个什么来,现下系统一句话就说明了,晋长盈完全有理由相信,系统就是在报复她每日的谩骂。

    晋长盈气得咬牙切齿,平日里她问个什么,系统也都只是说不知道,要么就顾左右而言他,压根儿不会让晋长盈套到一点有用的东西,是以晋长盈也没想过系统能帮上什么忙。

    却没料她不寻求系统的帮助,系统反倒自己开口了,这系统不靠谱归不靠谱,这系统不靠谱归不靠谱,但好歹还是给她提供了答案,宿玄给傅濯送药,果真是没安好心。

    思及此,晋长盈又忆及傅濯方才还一副对宿玄十分感谢地模样,还每日都规规矩矩地喝药,谁知这药不仅不能治病,反而能要了他的命,这让晋长盈心中莫名有种难言的生气。

    气傅濯太老实,这么轻轻松松就上了宿玄的当,更气宿玄,好的不学,杀人那套反而用得炉火纯青。

    以往宿玄在她面前藏的好,乖乖巧巧言听计从,她说什么便是什么,一直没被晋长盈抓到什么小辫子,然而现下,却被晋长盈抓了个正着,这次看她不好好教训教训他!

    看来是她平日里太纵容宿玄了,让他竟敢做出毒杀傅濯这种事,这简直是触犯了晋长盈的禁忌。

    晋长盈面色阴沉,闷不吭声地上了车,马车内气氛十分沉凝,紫棠见晋长盈不说话,坐在一旁一时也有些忐忑,规规矩矩地不敢说话。

    系统原以为晋长盈会如往常一般骂自己,然而却没料晋长盈一言不发,连说句话都懒得说了,系统试探性地道:【宿主,你不是说完成了任务就去封地的嘛,只不过是一个傅濯而已,即便毒死了也没关系叭……】

    “只不过是一个傅濯?”晋长盈眸光放空,嘴里低声喃喃系统的话,又很快反驳道:“什么叫只不过是一个傅濯?傅濯难道就不是人了?他的命就不是认命了?即便这是一本小说,但对于这个世界里的人来说,这就是他们生活的世界,他们经历的就是现实,你却用只不过是一个傅濯来一笔带过一条人命?”

    话虽如此,然而晋长盈心中却又是另一种想法。(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事实上,系统说得也不无道理,是啊,她不过是完成一个任务罢了,只要能完成任务,她可以不择手段去做任何事,下嫁傅濯也不过是万不得已而为之,然而她却在这里因为一个傅濯斤斤计较,踌躇不前。

    事实上,她的任务非常简单,只要将女主送上权力巅峰,便是让她颠覆这个王朝,让男女主揭竿起义也未尝不可,只是她选择了更为迂回稳妥的办法。

    既然任务主线只要女主登上人生巅峰便算完结,那么她完全可以心无旁骛,一心帮助女主便好了,又为何要因为傅濯被宿玄下毒而生气?

    事实上,傅濯受伤这段时间来,她对傅濯便有些超乎寻常的关心,她原本想的只是,她既然作为傅濯的妻子,便是装装样子,也得做出贤妻良母的样子,既然没什么损失,做做表面功夫也未尝不可。

    对于晋长盈来说,像傅濯,包括宿玄,宿伊这些人,都只不过是这个任务里,晋长盈发展的“支线”,他们是生是死,并不会对晋长盈完成任务产生多大的影响,晋长盈也完全可以不那么在意这些人。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x www.x m.x

    然而晋长盈现下却对傅濯如此上心,还为宿玄给傅濯下毒如此气愤。

    【宿主,我们成大事者,就不应该拘泥于这些男女情爱,风花雪月,男人只会影响你出刀速度。】系统十分讨嫌地开口道。

    晋长盈依旧沉默,她原只是想完成任务以后,便回到封地,过上她纸醉金迷的潇洒日子,从未想过要与另一个男人如何分享自己的生活,即便是现在,晋长盈与傅濯已然成亲,晋长盈也只是想着逢场作戏,待到他完成任务,两人便分道扬镳。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