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二章 哀求

    既然如此,那她对傅濯的关心岂不完全是多余的?

    晋长盈心绪繁复,脸色不见好转,紫棠也不敢说话,马车内安静得可怕,只剩下车轱辘在石板路上滚动的声音。

    等到了翠和轩,马车这才停下,马夫对那车内的晋长盈道:“县主,翠和轩到了。”

    晋长盈这才起身,从那车内出去,踩着地上的小凳下了车,带着紫棠进了翠和轩。

    此时的翠和轩内还有几位客人正在挑选,一见晋长盈走了进来,马上给晋长盈见礼,还有胆子小的一见晋长盈匆匆行了礼便离开了,甚至连东西都不买了。

    晋长盈见状,微微挑眉,平日里她算账绘画图纸都是在店面里间,甚少在去前头,如今看来,她这个嚣张跋扈的名声还是有些不好的地方,比如做生意。

    “姐姐,你怎的刚回去便来了?”宿玄此时正在店内,见晋长盈又回来了,他眼睛一亮,马上便迎了上去,态度十分殷勤。

    晋长盈神色复杂地看了宿玄一眼,张了张嘴,却没有拆穿宿玄,只是道:“左右在府中也无事可做,便来店里看看,顺便将昨日新画的样式拿过来。”

    “姐姐不是说店内这些样式已经够了么,就莫要再日日辛苦了,没得熬坏了眼睛。”宿玄接过晋长盈手中的首饰图样,放到柜台的屉子内,嘴里还说着关怀晋长盈的话。

    然晋长盈看他这副乖巧懂事的模样,便想到他是如何设计毒害傅濯,心中更是涌上一股强烈的失望。

    “你这几日脸上笑脸倒是变多了,可是有何喜事?”晋长盈试探性道。

    宿玄闻言,微微一愣,道:“没有啊,姐姐怎么这么问,阿玄不过是日日看到姐姐,心里开心罢了。”能不高兴么,宿玄将那药给了傅濯,没想到傅濯那个傻货竟然当真信了,他买通了府中的小丫鬟,听闻傅濯日日服药,中毒的迹象已然明显,却还不自知,还在日日服药,想来再过不久,傅濯这个碍眼的东西就能消失在这世界上了。

    思及此,宿玄又对晋长盈笑得十分灿烂,露出两颗小小的虎牙,模样就像个涉世未深的少年,天真无比,谁又能想到他是个杀人于无形的高手?

    晋长盈听着宿玄讨好的话,不仅没有一丝一毫的高兴,反而心中寸寸发凉,晋长盈面无表情道:“阿玄,你跟我到后头来。”说着,晋长盈便转身进了里间。

    宿玄这才发现,晋长盈的脸色似有些不太好看,心中微微一紧,跟着晋长盈到了里间。

    晋长盈做到桌边的软凳上,敲了敲面前的茶杯,紫棠会意,连忙上前给晋长盈斟了一杯茶,晋长盈端起茶杯,轻轻吹了吹,小啜了一口,又将茶杯放回桌上。

    整个过程,晋长盈一言不发,却让整个气氛更加紧张,平日里晋长盈对宿玄是十分温和的,像这样的情况,晋长盈一般都会让宿玄坐下与她说话,然而现下,却看都未看宿玄一眼,若是宿玄再觉不出不对劲,那才真的是傻子了。

    宿玄瞧向一旁站在晋长盈身后的紫棠,紫棠却对他摇了摇头,她也不知晋长盈怎会突然发怒,只是定然与宿公子有关。

    “紫棠,你去把伊人叫过来。”晋长盈突然开口道。

    “是。”紫棠福了福身,退了下去。

    “姐姐,今日是发生了何事,怎的脸色有些不好?”宿玄笑着道,想和晋长盈找点话题说,脑中却在飞速盘算,晋长盈应当不可能发现他给傅濯的药动了手脚,毕竟他选的那两味药材寻常大夫是不可能发现,即便是宫中从医多年的御医,也不可能知晓,毕竟两味药材都极为珍贵,且效用相近,大夫不可能会在同一张药方同时开这两味药。

    宿玄暗自忖着,心暂时安定了下来,依然一脸无辜地看着晋长盈。

    晋长盈却并未答宿玄的话,只是摩挲着手里的茶杯,这让宿玄心中微凛,难道说,晋长盈当真从何处知晓了他给傅濯的药有问题?

    正在宿玄心思电转时,紫棠带着宿伊走了进来,宿伊走进来,见晋长盈和宿玄都在,叫了晋长盈一声,“姐姐。”

    晋长盈看到宿伊进来,宿伊正眨巴着一双小鹿般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她,晋长盈不由幽幽叹了口气,分明是两姐弟,怎的宿伊和宿玄差别就这样大?

    晋长盈头疼于宿玄的桀骜难驯,但却也不得不解决今日之事,即便她并不承认与傅濯有夫妻之情,然而傅濯名分上也是她的丈夫,更是一条鲜活的生命,晋长盈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宿玄害死傅濯的性命,不仅是为了傅濯,也是为了宿玄。

    “伊人,坐吧。”晋长盈抬了抬下巴,淡淡道。

    宿伊看了身旁的宿玄一眼,有些疑惑,闻见晋长盈的话,乖巧地点点头,坐到了晋长盈旁边。

    “紫棠,你出去守着。”晋长盈对紫棠道。x 电脑端:<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是。”紫棠听话地退了出去。

    待到紫棠退下,晋长盈这才看向宿伊,道:“我今日叫你们姐弟二人来,是想宣布一件事。”

    “姐姐有何事,但说无妨。”宿伊道。

    看着晋长盈面上并不算温和的神情,宿玄心中蓦地升起一种不详的预感,正当他想开口说些什么打断晋长盈的话,晋长盈便开口了——

    “我准备将宿玄送出帝京。”

    晋长盈话音刚落,姐弟俩便震惊地看着晋长盈,宿伊更是当场从凳子上起来,给晋长盈跪下,颤声哀求道:“姐姐,这几月阿玄在铺子里待得好好的,做什么要把他送走呢?是姐姐救了我们姐弟的命,阿玄便应当留在帝京为姐姐分忧解难,是不是阿玄做错了什么,姐姐不要把阿玄送走……”

    宿伊刚跪下,晋长盈便连忙去搀扶她,然而耐不住宿伊习武,力气比她大多了,晋长盈一拉还没拉起来。

    宿玄闻见晋长盈说要送走自己,顿时也慌了手脚,慌忙哀求晋长盈,“姐姐,你别送我走,我不走,阿姊说得对,我一辈子都不走!是姐姐救了我,我这辈子都会留在姐姐身边,姐姐不要赶我走好不好……”说到最后,眼眶已是微微泛红。

    纵然他坏事做尽,甚至意图杀了傅濯取而代之,然而做这一切,却不过只是想要在晋长盈身边取得一席之地。

    ⿴χ33小説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lt;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lt;更¥新/速¥度最&amp;駃=0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