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四章 原谅

    “诶诶诶——”晋长盈见宿伊二话不说,又要动起手来,连忙上前拦住她,劝道:“算了算了,别打了,小孩子不懂事,伊人算了算了……”

    “姐姐大恩三生难报,阿玄却做出这样的事,难怪姐姐会如此生气,伊人知道他犯了的错不可饶恕,伊人这就打死了他,如此一来,姐姐也能消消气!”宿伊流着泪,满面惭愧地看着晋长盈,显然是因为宿玄的所作所为,让她对晋长盈十分愧疚。

    晋长盈见宿伊此举,顿时不知该如何是好,原本她也没想把宿玄怎么样,只不过是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宿玄既然如此看不惯傅濯,不若把他送走,如此一来,傅濯的安全也不会受到威胁,宿玄也能眼不见为净。

    若晋长盈真说有什么失落的,那大概就是她以为自己能在潜移默化中影响改变宿玄,把他往正途上带,然而,或许宿玄这孩子当真是长歪了,晋长盈心中难免有些挫败之感。

    只是,失望归失望,晋长盈也没想着要弄死宿玄出气,只不过是个孩子,所幸发现得早,只要停了药,调理一段时间,傅濯便能养好,便是看在宿伊的面上,她也不能弄死他。

    谁知道晋长盈不想弄死宿玄,宿伊倒是想弄死他。

    “算了算了,伊人算了,左右如今你傅大哥也无碍,就别打了,若是打出个好歹便不好了。”晋长盈连忙拦住宿伊,眼明手快夺过她手中的棍子,扔到一旁,道:“阿玄如今年纪还小,分不清是非,这次便算了罢,别打了。”

    “姐姐……姐姐可是原谅阿玄犯下的错事了?”宿伊眼中呛着泪,一脸悲戚地看着晋长盈,仿佛若是晋长盈不答应她,她便下一秒就要去死。

    晋长盈微微蹙眉,不是很喜欢这种被人胁迫要挟式的妥协,然而看到宿伊泪流满面,跪在地上的宿玄背后单薄的布料已然浸出星星点点的血迹,又有些于心不忍,只好道:“起来吧,这次便罢了。”⿴χ33小説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宿伊姐弟俩闻见晋长盈的话,面上大喜,宿伊拉着宿玄从地上站了起来,感激涕零道:“谢谢姐姐!谢谢姐姐!”

    晋长盈心里想想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又想不出哪里不对,想了想,又不放心地警告道:“若是再有下次,便是宿玄被你打死,我也不会再把他留在帝京。”

    说完,晋长盈便甩甩衣袖离开了。

    屋里只剩下姐弟两人,宿伊这才看向宿玄,方才为了求得晋长盈的原谅,她打在宿玄身上是半点没留手,是以宿玄身上的伤也都是实打实的。

    “身上可还好?阿姊去帮你拿药来。”宿伊说着,便出去拿了一小瓶治外伤的药,让宿玄脱了衣裳,给他上药。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宿玄光裸的背后都是纵横交错的血印子,有的已经沁出了血丝,宿伊打开药瓶,帮宿玄擦药。

    屋里一片静默,随后过了许久,宿伊才叹了口气,语带忧伤开口道:“你作何想不开,要去做那起子事惹姐姐生气。”

    宿玄咬着牙忍受背后的疼痛,闻见背后宿伊的问话,他却不仅没有悔意,反而开始回想自己是哪里出了纰漏,这才让晋长盈发现了,他沙哑开口道:“阿姊,我自认做事滴水不漏,此番为何会被姐姐发现?”

    宿伊瞪大眼睛,没料到宿玄竟还不知悔改,难不成姐姐说的话他都当了耳旁风?

    “混账东西!姐姐对你我二人恩重如山,你不想着如何报答姐姐便罢了,竟对姐姐起了那等龌龊的思想,竟还如此歹毒想要害死傅大哥,你到底还有没有心!”宿伊猛地站起身,将药瓶往宿玄身上砸,瓷瓶里的药洒了出来,溅得到处都是。

    宿玄闻见宿伊的话,不可置信地看着她,眸中闪过一丝心虚,然而他却没有否认宿伊的话,只是问道:“阿姊,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我与你自小便相依为命,你心中想的什么,我一看便知,只是姐姐已有家室,阿玄,不要给姐姐添麻烦。”宿伊语重心长道,“今日姐姐没有计较,只是我们都知道姐姐心软,若是换了个人,只怕你现下早已化为一堆尸骨,答应我,日后那样的事,莫要再做,否则姐姐便不会如今日这般好说话。”

    宿玄在闻见宿伊说晋长盈已有家室时,眸中隐隐闪过一丝痛楚,他下颌收紧,咬牙道:“傅濯配不上她。”

    “傅大哥配不上姐姐,难道你觉得自己就行了吗?”宿伊颇为失望地看着宿玄,她话都说到这个份上,然而宿玄依然没有丝毫要改正的意思。

    宿玄眸光闪烁,宿伊说的他当然知道,他也知道像他这样的人,是没有资格去触碰生长在阳光下的她的,他出生卑微,思想肮脏,身体甚至于灵魂,都被毒药侵蚀。

    而晋长盈呢,她就像一束光,突然出现在他昏暗腐臭的人生中,他是如此渴望能够拥抱她,抓紧她。

    只是,她身边的位置,早早被人占据。

    宿玄从来不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人,他想要的,就一定要得到。

    这世上那么多女人,傅濯年纪轻轻便被圣上提拔,擢升为正三品,可谓前途无量,多少女人前仆后继,他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而他却只有晋长盈,傅濯为什么偏偏要跟他抢这唯一的一个?x www.x m.x

    “阿玄,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宿伊见宿玄陷入沉思,自己说什么他都跟没听见一般。

    宿玄这才看向宿伊,他垂下眼眸,点头道:“我知道错了,日后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待我伤好,便去向姐姐请罪。”晋长盈既如此看重傅濯,那么傅濯便暂时不能动,只要能留在晋长盈身边,便是忍这一时的恶心又如何,总有一日,他会彻底除掉傅濯,届时,他看傅濯还拿什么跟他争。

    宿玄终于服软,宿伊欣慰地拍了拍她的脑袋,想到什么,眸中隐含失落道:“阿玄,放弃吧,姐姐她早已成亲,与傅大哥鹣鲽情深,你们是不可能的,从此以后,她就只是我们的姐姐。”

    宿玄眼眸放空,既未点头,也未摇头,默然不语,宿伊看着弟弟的模样,心中也十分难过,若她身为男子,遇见姐姐这样的人,只怕也会深陷无可自拔吧。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