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六章 倒夜香

    晋长盈闻见傅濯不知是嘲讽还是安慰的话,脸上微微一红,傅濯老实归老实,然的确也不是傻子,一眼便看出来,晋长盈就是瞅准了他不会计较,这才说让他责罚。

    事实上,晋长盈心中十分清楚,以傅濯的性子,他不会说出与宿玄斤斤计较的话来。⿴χ33小説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如今晋长盈被傅濯拆穿,脸色涨红,有些不自在道:“谁说的,你既不忍心,那我便替你做决定了,就罚他去倒夜香!”

    “夫人此话当真?”傅濯有些讶异地看着晋长盈,虽说倒夜香也不是什么太过严苛的责罚,不过倒是颇有些狼狈,也不知宿玄知道后,脸色会是如何的精彩。

    “自然了!他也老大不小了,也好让他知道什么叫社会的险恶!”晋长盈越想越觉得是个不错的决定,想来宿伊也会赞同的,至于当事人宿玄的感受,自然被忽略了,毕竟是惩罚嘛,若是愿意了,还叫什么惩罚。

    是以,宿玄便悲催地被晋长盈罚去倒夜香,不仅翠和轩内归他倒,就连傅府的也是他一手包办,可以想见宿玄的脸色。

    尽管不愿意,宿玄还是强忍着心中强烈的排斥,将粪桶搬上粪车,闻着刺鼻难闻的粪味,宿玄都不敢太用力呼吸,生怕自己一个没忍住吐了出来。

    宿玄忍受着浑身的粪臭味一想到日后几个月他都要忍受这令人作呕的味道,宿玄脸色都有些发青,然而晋长盈却说他要么去倒夜香,要么去通州,永不回京,是以宿玄只得屈辱地选择了倒、夜、香。

    “噗嗤”,正当宿玄屏息凝神,推着粪车经过正院的门口,却突然闻见一道笑声,声音的主人似是没忍住,笑了出来。

    宿玄循声望去,却发现傅濯正倚在院门口,身上披着单薄的外衫,好整以暇看着宿玄推粪车,嘴角衔着一丝温润的笑意。

    落在宿玄眼里,傅濯脸上的笑怎么看怎么嘲讽,若要问宿玄这世上有什么比倒夜香更痛苦的事,那大概就是在推粪车的时候还被情敌看到,并且狠狠地嘲笑了一番。

    宿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握紧了推车的把手,若是可以,他想将粪车砸到傅濯的脸上,泼他满身的粪,看他还怎么笑得出来。x www.x m.x

    想归想,宿玄也只能想想,若是当真化为实际行动,只怕届时晋长盈就会把他的脑袋摁进粪池里,谁让傅濯这贱人惯会在晋长盈面前装模作样。

    先头晋长盈分明已经揭过此事,谁知道不过是被傅濯说了两句,晋长盈便改了注意,害他来干这肮脏的活儿,宿玄心里杀了傅濯的心都有,若不是顾及晋长盈,傅濯的饭菜里早不知被宿玄投了多少次毒。

    “呦,宿玄兄弟,几日不见,可还康健?”傅濯笑吟吟地看着宿玄道。

    宿玄恨不能把傅濯脸上瞪出一个洞来,闻见他的问话,皮笑肉不笑,从牙缝蹦出话来,“康健是康健,我们做下人皮糙肉厚的,自然比不得傅大人身娇肉贵,一躺能在床上躺几个月。”

    “说得也是,还是宿玄兄弟身强体壮,傅某身体抱恙,倒夜香这等要务,自然还是要交给宿玄兄弟才放心。”傅濯笑得十分敦厚实诚,只是说出的话差点没气死宿玄。

    宿玄深吸一口气,想要平复一下心情,谁知这粪车实在是太臭,他深吸一口差点没把自己送走,宿玄努力压抑住想呕吐的欲望,半晌才没让自己吐出来。

    傅濯如此针对自己,宿玄也不是吃素的,他一言不发,脸上带着笑,推着粪车往正屋来,傅濯见他走近,避开了些许,刺鼻的粪味扑鼻而来,傅濯握拳掩住鼻端,道:“宿玄兄弟,要收粪桶可从侧门入,把粪车从院门推进来,这味儿多少有些大了。”x https:/m.x/

    “不大不大,傅大人是没在茅厕待过?这味……洒洒水罢了,傅大人身为男人,还是莫要太娇惯了。”宿玄故作十分不在意地道,还特意将粪桶停在傅濯的身前。

    “你这刁奴,竟敢如此对主子说话,可是命不想要了?!”司风见宿玄对傅濯说话没轻没重,立马上前呵斥。

    傅濯摆手制止,道:“宿玄兄弟可不是什么下人,司风莫要放肆,傅某御下不严,还请宿兄弟见谅。”

    “小人自然不敢与傅大人身边的人计较,否则,若是傅大人再跑到县主跟前说点什么,县主再罚小人去扫茅厕,小人才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宿玄冷嘲热讽道。

    傅濯含笑不语,丝毫不计较宿玄不敬的言辞。

    宿玄进去提着粪桶出来,重重将粪桶搬上粪车,粪桶里面溅了些许粪水到宿玄的短打上,宿玄脸色一黑,忍得面容都快扭曲了。

    傅濯还在火上浇油道:“宿兄弟可要小心着点,若是这粪水洒得满身都是,这粪味只怕是几月都消不了,届时这翠和轩县主怕是不会让宿兄弟进了。”

    宿玄原本就因为这浑身粪味耿耿于怀,傅濯还如此刺激,更让宿玄心火直冒,归置粪桶的动作难免重了些,到最后甚至用上了内力。

    “嘭——”“嘭——”两声,随后是哗啦啦水流的声音。

    只见宿玄手中的两个粪桶因着他用力过猛,竟被他拍得炸裂开来,粪桶里装满的粪水瞬间便四散飞溅,将整个院子四周都溅上粪汁。

    而站在院子中的傅濯,虽说有司风司云提前觉出不对劲,帮他挡了大部分的粪水,但依然有少量溅上了他的衣袍,傅濯此时再没有嘲笑宿玄的心思了,看着浑身沾满了味道刺鼻的粪,脸色瞬间黑沉。

    傅濯此时不得不佩服宿玄,如此玉石俱焚的手段,也只有宿玄才做得出来。

    然而天知道,宿玄并不是存心要让粪桶爆炸,这粪桶爆炸后,首当其冲的就是宿玄,谁TM吃撑了想被炸得满身粪啊!

    看着浑身都被粪水溅满了,脸上还覆盖着一层不明物,只露出一双眼睛的宿玄,傅濯颤巍巍对他竖起一个大拇指,咬着牙道:“算你狠!”

    宿玄闻见傅濯像是嘲讽又像是佩服的话,一时间不知道是该得意还是该冷笑,此时被粪溅了个满身,他还维持着刚才搬粪桶的姿势,连动都不敢动,屏住呼吸生怕把粪吸进鼻子里。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