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九章 责罚

    “主子!”司风帮傅濯说话,却没讨到好,反而还要自己扇巴掌,顿时委屈得不行。

    晋长盈听了司风的话,又见傅濯有些不自然地反应,自觉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马上劝道:“算了,司风也没说什么,他不说,只怕你也不会告诉我。”

    随后晋长盈又看向宿玄,眼神颇有些不善,道:“我原以为你知错就改,谁知你在我面前和旁人面前,却有两副面孔!你若是对我有什么不满,尽可以当着我的面说出来,莫要欺负傅濯老实!”

    宿玄看不惯傅濯又不是一次两次了,司风的话,晋长盈自然信了八九分。

    “姐姐!你怎能信他们,却不信我!”宿玄瞪大眼睛,眼中盈盈水光闪烁,似是下一秒便要哭出来,一脸委屈地看着晋长盈,“我承认,那恭桶是我一时失手,手上用的力重了些,但没做过的是我是不会承认的!”

    宿玄说得铿锵有力,又一脸的冤屈,倒是让晋长盈有些怀疑是不是当真自己误会他了,毕竟只是个奴才说的话。

    “罢了,如今再纠结这些也没用,我让你倒夜香是为了惩罚你,你如今却是不满来惩罚我?”晋长盈揉了揉眉头,如今莫说正院,便是整个傅府内都飘荡着一股十分特殊的味道。

    “姐姐,阿玄知错了,还请姐姐责罚。”面对晋长盈的责问,宿玄二话不说,马上砰砰砰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

    晋长盈见状,连忙挥了挥手,道:“行了行了,别磕了,如今我是再不敢罚你去倒夜香,没罚到你,倒是给了我一个教训。”

    宿玄闻言,脸上颇为罕见地浮上一抹尴尬的神色。⿴χ33小説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夫人,宿兄弟既已知错,便别惩罚他了,左右……咳咳……”傅濯话还未说完,便剧烈地咳嗽起来,两颊都涨得有些通红,司风司云在一旁一个帮他顺背,另一个帮他倒茶。

    傅濯喝了口茶,这才算缓过气来,对晋长盈继续道:“夫人……宿兄弟年纪还小……罚他倒夜香宿兄弟难免心生不满也很正常,日后便莫要罚他了。”x www.x m.x

    晋长盈见傅濯咳嗽起来,连忙伸过手去帮他拍背,听傅濯说宿玄心生不满,抽空狠瞪了宿玄一眼,道:“他哪里小了,都十六七岁的人了,你那时候都上战场领兵打仗了,小什么小!”

    宿玄瞪大眼睛,傅濯果然厉害呀,随口说了两句,晋长盈上一秒还说不责罚,下一秒变脸比翻书还快,偏生宿玄还插不上嘴。

    “罢了,便让宿玄去庄子里种地,这几日正是春耕的时节,也好让他知道知道生活的辛劳,日后也不再想东想西!也算是让他历练一番。”晋长盈大手一挥,便拍板了。

    “姐姐!”宿玄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就因为傅濯颠倒黑白的功夫比他厉害,晋长盈就偏向他,“我没有!都是傅濯在这里信口雌黄?我没有!”

    “阿玄!不准狡辩!错了便是错了!我怎么跟你说的!你今日便给我去庄子上思过!”晋长盈厉声呵斥道。

    “姐姐……你竟然为了一个男人,对我如此狠心!”若说先头宿玄哭唧唧的模样都是装出来的,现下可真的是要哭出来了。

    晋长盈看着他满面悲愤又失望至极的模样,心中也有些狠不下心,但还是冷声道:“你什么时候知道错了,我什么时候让你回来!”

    “姐姐,你就是信他不信我!”都是傅濯这个贱人在一旁煽风点火,否则姐姐又怎会对他如此狠心,宿玄看着傅濯脸上笑得温柔十足,恨不能将他的嗓子给他毒哑,往他脸上泼绿矾油,让他毁容。

    宿玄原本只想弄死了傅濯一了百了,现下他改变主意了,他哪儿能让傅濯死得那么痛快,他要让他生不如死,让他眼睁睁看着他和姐姐幸福,把他狠狠踩进泥潭里,永世不得翻身。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宿玄眸光阴森地看着傅濯,晋长盈察觉到他的目光,忖着这死孩子多半又是在打什么坏主意,也不知他对傅濯哪来这么大敌意,马上呵斥道:“你看什么看!我就给你把话放这儿了,你要么给我去庄子上干活,要么去通州!”

    宿玄目光落在晋长盈身上,瞬间变得一脸委屈受伤,哪有看着傅濯时的半分狰狞,“姐姐……你就会这么威胁我……”

    晋长盈为了避免自己心软,干脆不看宿玄,冷声道:“想好了吗?想好了就赶紧收拾东西!”

    宿玄本还想再装装可怜,垂死挣扎一番,然而看着晋长盈油盐不进的模样,宿玄歇了心思,趁晋长盈没看到的时候,狠狠剜了傅濯一眼。

    “我知道了。”宿玄收起脸上可怜巴巴地模样,从地上站了起来,乖顺地应下了。

    晋长盈还以为宿玄肯定还会再纠缠一番,谁知宿玄这就答应了,难不成当真是伤了这孩子的心?

    晋长盈没忍住一连看了宿玄好几眼,想说什么到底还是忍住了,毕竟这小崽子可是把粪桶都给炸了,不给他点教训他当真是要上天了。

    “嗯,你……你下去收拾东西吧。”

    “是。”宿玄低着头,乖顺地退了下去,临走前眸光森寒地看了傅濯一眼,这次吃的亏,他总有一日会还回来。

    傅濯,你给我等着!

    “夫人,你方才对宿兄弟太严厉了,只怕会适得其反。”待到宿玄离开,傅濯这才装模作样地替宿玄说了两句好话。

    “不严厉一点他只会无法无天。”晋长盈颇有些无奈地摇摇头,随后又对傅濯道:“这府中味道实在有些太大了,这几日我便都宿在翠和轩了,待到这味儿散了我再回府看你。”

    傅濯才让宿玄吃了个亏,还没等他得意,晋长盈便让他脸上的笑意僵硬住,傅濯马上又道:“不若为夫与夫人一同住翠和轩内,这府中如今确是不大适宜住人。”

    宿玄凭一己之力,硬生生让偌大的傅府,如今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那味道方圆几里都能闻到,也不知这味道还要飘多久。

    晋长盈闻言,却摇摇头,拒绝道:“你正养着伤,铺子里人多眼杂,难免像上次那般磕着碰着便不好了,还是府里清净,你便住府里养病吧。”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