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章 叶卧斋

    “只是这府里味多少是有些重了,不若我让云来楼给你开间上房,你先在那边委屈几日如何?”晋长盈想了想,又觉得自己都不住府里,非逼着傅濯住,有些不厚道。

    傅濯一脸哀怨地看着晋长盈,仿佛晋长盈对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一般,叹了口气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为夫省得,便由着夫人安排吧。”

    “额……”晋长盈见傅濯一副怨妇的模样,顿时也有些心虚,但是让她跟着傅濯一块儿住在府里也不大现实,于是晋长盈只好摆摆手,道:“行吧行吧,那你便就住翠和轩吧,只是白日里店内杂事繁多,你不要随意出来,否则又被人磕着碰着便不好了。”

    傅濯眼睛微微一亮,忙应声道:“不会给夫人添麻烦的!夫人莫要把我当成那易碎的物件,我还没那么娇弱。”

    晋长盈处理完府里的事务后,便遣人收拾行装,搬些日用品去翠和轩,所幸前段时日她扩大了些翠和轩的店面,傅濯就住后院也不会太挤。

    傅府的位置就在上街,这座宅邸还是傅濯当初回京时买下来的,周围住的大都是些家世不算显赫,但也不算贫寒的官宦人家,如今傅濯擢升正三品指挥使,傅府一跃成了这上街最显赫的人家。

    也不知为何,今日上街整条街道都萦绕着一股若有若无的……臭味,旁人不知缘由,只觉得似乎是从傅指挥使的府上传出来的,旁人不敢多问,只好多方打听,这才知道似乎是因为傅府倒夜香的下人把恭桶炸了,有的人想接机巴结傅府,还特特搜罗了昂贵的香薰香料献给傅濯,试图能借此与傅濯攀上关系。

    “主子,这是庞司务送来的,说是点燃了熏熏屋子,能消除异味,便是过了几月,屋内依旧会萦绕着淡淡的清香。”司云拿着一个油纸包进来,呈到傅濯面前。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傅濯目光落在油纸包上,脸黑了一瞬,道:“放那儿吧,跟夫人说一声,方便夫人准备回礼。”

    “是。”司云将油纸包放到花几上,又道:“县主说她先收拾了东西先去翠和轩了,让主子等会儿歇息好了再去。”

    “夫人怎么没跟我说?”

    “额……”司云忆及方才县主那带着些微嫌弃的神情,一时不知该怎样跟傅濯解释了,即便县主不说,但也能看出来,县主应当是嫌弃主子这满身味的……吧。

    傅濯没得到司云的回答,转头看他的神情,似是明白了什么,夫人原是嫌弃自己了,宿玄这招是真狠啊,虽说宿玄被晋长盈赶到庄子上干活儿去了,但傅濯不也一样被晋长盈嫌弃得不行,伤敌八百自损一千。

    虽然傅濯自己也有些受不了这粪味,但如此被晋长盈明晃晃地嫌弃,他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刺心。

    “主子,叶帮主求见。”此时,守在门外的司风敲了敲门,对里面的傅濯压低声音道。

    傅濯闻见“叶帮主”,从榻上坐直了起来,扬声道:“请他进来。”

    话音刚落,房门便被人推开,一个带着面罩的男人走了进来,那男人身高七尺,穿着十分简朴,浑身灰扑扑的,像是那种在混在人群中转瞬便忘的人。

    男人走了进来,对傅濯作了一揖,道:“见过傅大人,几日不见,在下还未恭贺傅大人升迁之喜。”男人的声音听上去十分粗粝,就像破了个口的风箱一般声音沙哑无比,听不出年龄。

    “叶帮主快请起,傅某说过,叶帮主在我面前,着实不必如此多礼。”傅濯连忙从榻上起来,将男人扶了起来。

    “当年傅大人的救命之恩,叶某永世难忘,对傅大人恭敬也是叶某应该做的。”男人摇摇头,十分固执坚持自己的看法。x https:/m.x/

    傅濯见自己劝不动,笑着摇摇头便罢了,左右算了这么多年,他也没有一次是听进去了的。

    这男人便是整个帝京最大的地下情报组织,暗帮的创始人,叶卧斋。

    叶卧斋早年是朝廷官员,上半辈子过得清正廉洁,两袖清风,然而再清廉的官也挡不住奸人暗害,叶卧斋被卷入一起贪污案件中,皇帝下令关进大牢,秋后问斩。

    叶卧斋本以为自己一生不过如此,万念俱灰之际,却得了贵人相助,而这个贵人便是傅濯,当年傅濯负责抓捕罪犯叶卧斋。

    傅濯对叶卧斋有所耳闻,同时也知道他为国为民所做出的贡献和功绩,对他的为人深信不疑,是以便想了法子偷天换日,把叶卧斋从死局中救了出来。

    叶卧斋原本以为走投无路,谁知傅濯却帮了自己一把,然傅濯虽说死里逃生,然也付出了代价,他的脸被严重烧伤,容颜尽毁,事到如今也只能戴着面罩,从不以真容示人。

    捡回一条命后,叶卧斋性情大变,再不愿卷入官场,他原本忧国忧民,想为江山社稷奉献出自己的绵薄之力,然而却不料险些丢了性命,若早知如此他此生定不入仕,这天下苍生与他又有何干系。

    叶卧斋心中对朝廷的贪官腐败,不作为失望不已,不再与那些蝇营狗苟之辈纠缠,成立了暗帮,手下多为家境贫寒,穷苦之人,几年时间暗帮的势力渗透到全国各个角落,叶卧斋的眼线无处不在,成了当今最大的情报组织。

    而即便如此,叶卧斋也没有忘却当年傅濯的救命之恩,甚至愿将自己在暗帮的势力拱手相让,只为了报答傅濯的救命之恩。

    叶卧斋平日里神龙见首不见尾,虽说道上叶帮主的名号十分响亮,然而却没有几人真正见过叶卧斋。

    今日叶卧斋前来,也是因为先头调查的事情已然有了眉目。

    “圣上遇刺之事,调查到了一些线索,此事不只是与薛家有关,只怕还与陇川韩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只是陇川韩家向来神秘,即便尽力调查,但也只调查到了些微不足道的线索,若要进一步调查,还需过段时日。”叶卧斋对傅濯道。(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lt;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lt;更¥新/速¥度最&amp;駃=0

    傅濯点点头,做了个请的手势,温声道:“麻烦叶帮主了,叶帮主不必如此拘谨,请上座。”

    叶卧斋这才做到一旁的凳子上,又对傅濯道:“据叶某猜测,圣上遇刺之事,只怕是另有蹊跷。”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