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三章 谣言

    是以柳皎月一直都是独来独往,与京城内的闺秀并无太多接触,柳皎月自己没觉得有何不妥,倒是让晋长盈想到了原剧情中的一件事。

    原剧情中的柳皎月也同样是性格温柔和善,然而却无人愿与之结交,而这其中的原因,却是晋沅君在背后捣鬼,晋沅君欲与柳皎月交好,又不愿柳皎月受旁人的思想左右,是以为了防止旁人在柳皎月跟前说三道四,便在帝京暗地里传出了柳皎月的谣言。

    当然,有晋沅君在暗中动手脚还不够,当张宗依发现了柳皎月这个威胁,当即便将柳皎月蓄意勾引五皇子的事在闺秀圈传遍了。

    五皇子生得英俊潇洒,玉树临风,且又是诸皇子中最有望荣登大宝的皇子,京中闺秀们爱慕五皇子的不在少数,只可惜五皇子已有了正妃,于是不少人便瞄准了侧妃,盘算着五皇子日后若是登基,再不济也能混个贵妃当当。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现下,突然冒出个柳皎月,挡了她们的路,柳皎月便更受孤立,原本晋沅君传出的谣言愈演愈烈,说什么的都有,有的说柳皎月任性跋扈,还有的说狐狸精,更甚者还传出了柳皎月克夫的谣传,说得那叫一个有鼻子有眼。

    只是因着这段时日傅府的事更吸引了人们看热闹的眼球,是以柳皎月的谣言也只是在京圈闺秀们之间传,而那些闺秀们对柳皎月除了厌恶,更多的还有嫉妒,毕竟柳皎月家世背景雄厚,若是柳升明有意,指不定柳皎月哪日柳皎月成了五皇子侧妃就是板上钉钉的事。

    总而言之,柳皎月在京中闺秀间的名声,可算是被晋沅君和张宗依二人败完了,原本晋沅君只是想着传一点柳皎月嚣张跋扈的言论,让柳皎月跟晋长盈一样,旁人都不敢接近,然而事实却是,柳皎月被闺秀们孤立了起来,也算是达到了晋沅君的目的。

    左右晋沅君的目的也只是让柳皎月嫁给五皇子,至于她的声誉便不在她的考虑之中,是以晋沅君便没有费心去控制流言的传播,任由旁人如何对柳皎月说三道四。x www.x m.x

    现下柳皎月的情况不正和原剧情中一模一样么,对于晋沅君在背后搞的小动作,晋长盈心中门清。

    两人一路行至山上,因着世子妃在此摆宴,是以山上早已被人收拾出来,说是欣赏野趣,然这些世家公子小姐娇生惯养,谁能受得半点委屈劳累的,是以山上被人布置得像个小花园,旁边还有一条潺潺而流的小溪。

    二人来得不算早不算迟,山上已经有了些人,晋长盈远远的就看到一个少女被众星拱月地围在中间,那少女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鼻孔都快朝上天了,不是六公主又是哪个。

    “见过六公主。”晋长盈和柳皎月走上前,态度颇有些高傲地行了个礼。

    六公主一见晋长盈,原本笑得花枝乱颤的笑脸顿时黑了下来,见晋长盈今日如此盛装出席,六公主心里更加不舒服,冷笑开口道:“呦,这不是我们祯明县主么,怎的想起出门踏青了?本宫还以为祯明县主前几日掉进了……不敢出来呢呵呵呵……”六公主说得不明不白,说完便捂着嘴笑得花枝乱颤,若不是今日为了来嘲笑晋长盈一番,她是断断不会来参加这么寒酸的宴会的。⿴χ33小説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晋长盈微微挑眉,原本未将六公主看在眼里,闻见六公主的话,晋长盈转头看向六公主,朗声道:“掉进什么?六公主不说清楚晋长盈愚钝,也听不明白,六公主对长盈有何不满不妨直说,大可不必说得如此遮遮掩掩,没得让人觉得小家子气!”

    晋长盈说得不冷不热,长了耳朵的人都听得出来,她是在嘲讽六公主上不得台面,旁边原本跟着六公主说讨巧话的官家小姐们此时却是安静下来,一声不敢吭,生怕晋长盈和六公主的战火引到自己身上,整个帝京,除了晋长盈,谁还敢如此对皇室公主明嘲暗讽啊?

    “这可是你让本宫说的!本宫说你身上太臭了,旁人都说你被金汁泼了满身,如今你竟然还敢出门见人,脸皮还当真是厚!”六公主越说越顺口,看着晋长盈的目光不由带上了一丝鄙夷和嫌弃,像是已然闻到了晋长盈身上的恶臭,六公主一面说,一面扇着鼻子往后退,动作十足十的嫌弃。

    六公主往后退,在她身后的闺秀们闻见她的话,这才想起傅府前几日不是才被粪水淹没,闺秀们忆及,纷纷急忙往后退,然却不敢如六公主一般对晋长盈表现出嫌弃来。

    晋长盈毕竟是晋长盈,即便她掉进了粪坑,她也是祯明县主,可不是她们这些人能得罪的,她们也只敢在背后偷偷嘲笑一番,若是当真闹到晋长盈跟前,也只能唯唯诺诺。

    晋长盈看着六公主的动作,见眉头都没皱一下,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六公主,道:“不知六公主从何处听到的这些谣言?”

    “什么谣言,分明就是事实,本宫知道你也要脸,不好意思说不过你放心,即便是事实,本宫也不会嘲笑你的,毕竟你已经够可怜了。”六公主一面说,一面笑得十分灿烂,半点不像她话说的那样。

    “是吗?我只问公主是谁说的。”晋长盈丝毫不在意六公主鄙夷的神色,慢条斯理对她笑道:“六公主跟长盈说了,长盈也好把她找出来,给她的嘴里灌金汁,届时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谁臭。”晋长盈笑得一脸温柔和煦,然而一双黑亮的眸子却宛如蕴藏着万年玄冰,深邃而冰冷,令人不由自主打了个寒噤。

    “晋长盈,你自己掉进了茅厕还不让人说了!?”六公主感觉到自己似乎又被晋长盈压了一头,心中十分不甘,大声对晋长盈呵斥,试图借此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弱势。

    “在我大羲朝,擅传谣言者,按照律法,应当处以拔舌酷刑,再乱棍打死,如此在背后乱嚼舌根之人,便是凌迟处死也不为过!”晋长盈眸光冷酷,语气寒冷彻骨,便是六公主也不由背脊发凉。

    “你说什么呢!你少在这里危言耸听!有你说的那么严重?!”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