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四章 乱嚼舌根

    ”六公主身为我大羲朝公主,然而却对律法一窍不通,如此如何做得我羲朝皇室公主的表率,若是传了出去,没得辱了我羲朝的名声。”晋长盈不阴不阳地损了六公主一句。

    “你说什么!晋长盈,你真是越来越目中无人,尊卑不分!”六公主拿晋长盈没别的办法,便只能拿出公主的身份压一压晋长盈,只是效果并不如何显著。

    “六公主还未告诉长盈,是哪个贱婢在公主身边乱嚼舌根,如此多嘴多舌之人,死了便该下拔舌地狱,日日忍受那拔舌之苦!”晋长盈一面说,一面目光犀利地朝六公主身后的人看去。

    此时张宗依正站在六公主身后,感受到晋长盈的目光,张宗依忙不迭想往六公主身后躲,然而她体格庞大,比六公主大了一半,娇小玲珑的六公主完全遮掩不住她圆滚滚的身材,反倒因为她极力想要往六公主身后躲,在旁人眼中更显得有些突兀明显。(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晋长盈看到张宗依,凉凉勾起唇角,扬声道:“张小姐,不用再躲了,张小姐此举只会让人怀疑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之事,这才如此惧怕我,只不知张小姐是做了何事?”

    “没有!宗依……宗依并未做何亏心之事。”张宗依闻见晋长盈叫自己的名字,肥胖的身子不由打了个摆子,额角开始渗出细细密密的汗珠,但还是十分镇定地走上前,恭恭敬敬福了福身,对晋长盈解释道。

    “是吗?”晋长盈微微挑了挑眉,目光直勾勾地落在张宗依的脸上,张宗依的脸上油光满面,肥肉将五官挤得一团,原本就不算大的眼睛被挤得更小,此时被晋长盈盯着,张宗依目光不住闪烁,只觉得仿佛要被晋长盈看穿了一般。

    “自然是。”

    是不是当然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六公主对晋长盈厌恶至极,而晋长盈最近又发生了一件如此有趣的事,张宗依怎会不拿到六公主跟前好好说道说道,讨六公主开心开心。

    而六公主知晓了晋长盈前几日的遭遇后,果然十分高兴,还在惋惜没有看到晋长盈当时的惨样,于是六公主便借着这次晋沅君举办踏青宴,出宫想要嘲笑晋长盈一番。

    “是便好,我告诉你,最好安分点,我的脾气可算不得好,若是让我知道你敢在背后叽叽歪歪,我便绞了你的舌头!”晋长盈眼眸微眯,眸中泛着冷光,虽是笑着说出来,然在场谁都能感觉到晋长盈话中那森寒的杀意,晋长盈是真的想杀了张宗依,只因为她在背后说闲话。

    这个认知让旁边的闺秀们心中更加敲响了警钟,日后断不能得罪了祯明县主,否则,晋长盈今日的话,说不得就应验在自己身上。x www.x m.x

    “你敢!晋长盈,你好大的狗胆!”六公主还站在这里呢,晋长盈就敢如此威胁自己的人,六公主咽不下这口气,尖声道:“本宫还在这里,你竟敢对本宫的人指手画脚,你还有没有把本宫放眼里!”

    晋长盈冷冷一笑,道:“长盈对公主的尊敬从来都不是放在眼里放在嘴上,只有放在心中才是真正的尊敬,若是公主硬要被那起子油嘴滑舌,油腔滑调之人蒙蔽,长盈自然无话可说!”

    晋长盈嘴上说得十分好听,然而旁的人哪个对公主说话不是卑躬屈膝,毕恭毕敬,偏生她嘴里说着尊敬的话,然而态度却比六公主更加趾高气昂,让她话中的可信度也大打折扣。

    好的坏的都被她说完了,堵得六公主哑口无言,六公主被晋长盈气得胸脯不断上下剧烈起伏,指着晋长盈“你”了半天,愣是说不出话来。

    “若是长盈有什么冒犯之处,还请公主见谅,长盈这一路上来走得也有些乏了,便去一旁坐下了,公主请自便,长盈这便失陪了。”晋长盈说完,也不看六公主的脸色,施施然地走开了,留下六公主在原地瞪着她的背影,杀人的心都有了。

    “这个祯明县主,未免也太跋扈了些,连公主殿下都不放在眼里,若是传进皇上的耳朵里,定要治她个大不敬之罪!”晋长盈走远后,一旁有个官家小姐见六公主被晋长盈气得不轻,连忙站出来骂晋长盈。

    旁的小姐见状,也连忙附和道:“是啊是啊,这祯明县主未免也太不懂规矩了!”

    “公主,这可不能轻饶啊,皇上对公主如此宠爱,定会为公主讨回个公道!”

    这些小姐们都是想说些话来讨好六公主,殊不知每句话都像往六公主伤口上戳,马屁拍在马腿上了,六公主越听脸色越难看——

    “都给我闭嘴!方才你们一个二个像哑巴似的,现下人走远了怎的会说话了!?都是些马后炮,本公主要你们何用!都给我滚开!”六公主自小便顺风顺水,除了晋长盈这个死对头,还真没什么不顺她心意的,然而现下晋长盈几番让她在人前丢了面子,六公主心中自是将晋长盈恨得咬牙切齿。

    日头渐渐上升,宾客们都陆陆续续上了山,在场人的身份唯有六公主最尊贵,自然是以六公主为尊,晋沅君脸上带笑对六公主道:“六公主,今日设宴事务繁忙,若沅君有何招待不周之处,还请公主尽管吩咐,沅君这便去给公主安排。”

    因着晋沅君和丈夫傅秉青皆颇受五皇子的器重,是以六公主因着受了五皇子的吩咐,平日里是以对晋沅君也十分客气。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然而方才晋长盈才又得罪了六公主,六公主此时是恨透了晋长盈,晋沅君作为晋长盈的妹妹,此时六公主看到她,自然也摆不了什么好脸色。

    六公主把先前皇兄的吩咐抛诸脑后,一改先头的客气,公主脾气上来了,对晋沅君十分不耐烦道:“这是什么踏青宴,也忒寒酸了!就这也好意思邀请本公主参加,也不好好看看配不配!这是什么?这是人能吃的吗!难吃死了!还有草,你当本宫是牛吗!长公主这酒!什么东西!味道又苦又涩,便是拿去喂猪,猪都不吃的玩意儿,你拿来敷衍本宫!你好大的胆子!”

    六公主一面说,一面将案几上的糕点酒水都掀翻在地,糕点落了一地,酒水也洒在草坪上,渗进泥土里。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