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六章 落水

    “六公主,今日事务繁忙,世子妃必定也是一时疏忽,六公主便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这一回吧。”柳皎月见气氛一时有些紧张,马上上前打圆场道。

    六公主瞥了柳皎月一眼,轻哼一声,道:“也罢,这次便饶了你!”

    “自然,若是有何招待不周之处,六公主尽管吩咐。”晋沅君还是一副四平八稳,宠辱不惊的模样。

    宴会因着六公主的突然发难,一时气氛有些僵硬下来,随后六公主算是勉强地坐下,只是宴会依旧有些沉凝,不再复先头的轻松。

    只是踏青宴毕竟还是要进行下去,山上暖风和煦,一朵朵花争相开放,时不时还有一两只粉蝶在其间飞舞,不少官家小姐见此情景,便兴起了扑蝶的心思,拿着捕蝶网在草坪上扑蝶。x https:/m.x/

    晋沅君瞄了一眼那边,笑着走过来对柳皎月道:“在这春日里扑蝶儿也不失为一种雅趣,柳姑娘不若也试试?”

    柳皎月看着小姐们在草坪上扑蝶的情景,也有些神往,一脸渴望地看着扑蝶的少女们,转头对晋长盈道:“县主,这扑蝶倒甚是有趣,不若咱们也去扑两只蝴蝶试试?”

    晋长盈懒懒地抬了抬眼皮,看着那边,兴趣缺缺道:“你要去便去吧,只是扑蝶也忒累了些,我还是算了。”这扑蝶就是小女孩儿喜欢的,她可没什么兴趣。

    晋沅君见晋长盈如此回答,马上在旁接话道:“是啊,长姐素来对这些没甚兴趣的,柳姑娘,咱们先一块儿去玩玩吧。”

    是以柳皎月便被晋沅君拉着跑到另一边扑蝶去了,晋长盈则便倚在下人准备的木椅上打盹儿,眯着眯着就快要睡着了。⿴χ33小説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谁知却听一声惊叫,随之而来的便是有人落水的声音,后又是此起彼伏叫声,晋长盈登时眼睛一睁,清醒了过来。

    晋长盈循声往那边看过去,却发现旁边的小溪内一个身穿粉裙的人摔了进去,浑身被溪水浸了个透,晋长盈定睛一看,那湿得像个落汤鸡一般的少女,可不就是柳皎月?

    晋长盈见状,连忙走了过去,然而却有一道身影比她更快。

    晋沅君一见柳皎月落水,马上跳了下去拉她起来,所幸溪水并不算深,只没过了腰身,是以柳皎月从水中被拉出来,只是身上湿透了,并未溺水。

    春日和煦,然而柳皎月身上都是湿淋淋的,一阵风吹过来还是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快!快拿驱寒的姜汤来!”晋沅君连忙吩咐下人们准备姜汤来,所幸她今日做了多手准备,在马车上也准备了换洗的衣物,吩咐完又呵斥道:“都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扶着柳小姐进帐篷里头!”

    下人们被支使得团团转,忙里忙外。

    柳皎月抱着胸发着抖,嘴唇已是一片乌青,可见被溪水冻坏了,晋沅君用下人递过来的大氅包裹住她,带着她去了临时准备的帐篷里。

    临走前,晋沅君眸光幽深地看了一旁的张宗依一眼。(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看着晋沅君带着柳皎月离去的背影,剩下的官家小姐公子们俱站在一块,窃窃私语。

    “怎么落水了?”

    “那是柳总督家的小姐吧?”

    “听闻她刚进京便勾引五皇子殿下呢,落得好!怎么没冻死她!”

    “小声着点,若是被人听见了,可能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张宗依站在一旁,静静听着这些人的说三道四,却并不加入,只是微微勾起唇角,看着柳皎月离开的方向。

    晋长盈目光一扫,便注意到在一旁十分安静地张宗依,她缓缓走近,在张宗依身边站定。

    张宗依没料到晋长盈会突然往自己这边来,脸上的笑意瞬间僵硬,等到晋长盈走近,张宗依这才勉强笑着对她福了福身,假模假样道:“宗依见过县主,方才柳小姐不慎落水,真是太不小心了。”

    晋长盈上下打量了她一道,微微挑眉,笑了一下道:“是吗?那可真是,太不小心了。”

    晋长盈尤其加重了“太不小心”几个字,让她的话听上去颇俱讽刺意味,张宗依看出晋长盈眼中的嘲讽,笑容有些讪讪。

    在小溪边这么多人,为何偏偏落下去的是柳皎月,未免也太有些巧合了,晋长盈不知道是谁将柳皎月推下去的,只是张宗依对柳皎月无意间表现出的敌意,却让她的嫌疑最大。

    晋长盈似笑非笑看着张宗依,让张宗依颇为不自在,眼神更加心虚闪躲。

    柳皎月换了衣服出来,脸上依旧有些苍白,头发已经被绞干挽了起来。

    晋沅君今日办个宴,然而过程却一波三折,柳皎月甚至还落了水,事到如今,宴会也有些进行不下去了,于是便草草了事,宾客们也纷纷离席。

    而柳皎月则匆匆告辞,坐着马车回府了,原本张宗依想和六公主一块儿下山,谁知却被晋长盈叫住了,并且约她一同下山。

    张宗依心里直打鼓,面上却也只能唯唯应诺,跟着晋长盈一块儿下了山。

    路上,晋长盈状似无意道:“也不知今日柳姑娘是得罪了谁,竟如此倒霉跌进了溪水里,啧啧啧……”

    晋长盈话音刚落,张宗依便猛地一抬头,抖着声音对晋长盈道:“县……县主,这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啊……方才柳小姐只是她自己不慎掉进了小溪里,让人都离她远远的,又有谁会去推她呢!”

    张宗依表现得十分激动,倒更显得她十分心虚,晋长盈看着她没说话,半晌,张宗依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有些反应过度了,毕竟晋长盈也没说是她推的。

    张宗依反应过来后,马上又道:“县、县主,宗依只是因为方才柳小姐落水,一时激动,所以有些失态,还请县主见谅……”

    “是吗?”晋长盈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随后又不冷不热地说了一句,“你这样子,我看着也没有多关心人家,倒是……毕竟,若是当真关心,只怕你此时也不会站在这里了。”晋长盈说完又上下颇带鄙夷地看了张宗依一眼。

    张宗依十分下不来台,圆润的面庞涨得通红,嘴巴张张合合,道:“我……其实宗依也十分担心柳小姐,只是……柳小姐落水必定急着回府,宗依不便打扰……”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