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七章 赐婚

    张宗依说完,晋长盈无可无不可地“嗯”了一声,随后两人一句无话,毕竟她叫住张宗依同行,也不是想跟她交好,现下看着张宗依的表现,不用猜便知道定是她动的手脚。

    到了山脚下,张宗依正准备向晋长盈道别,谁知晋长盈却先一步摆摆手道:“你走吧,我要回府了。”那嫌弃粪同样活似在赶一条路边的野狗一般,让张宗依十分难堪,她也知道走,只是晋长盈表现出来的模样实在是旁人心气不顺。

    最后,张宗依也只能咬咬牙,福了福身,道:“那宗依便先行告退了,恭送县主。”

    晋长盈看了也没看她一眼,搀着紫棠的手便上了车。

    傅府华丽的马车很快驶远,张宗依眸色阴沉地看着那远去的马车,车檐镶嵌的宝石在阳光下折射出晃眼的慌忙。

    “小姐,咱们也走吧。”张宗依身边的丫鬟小心翼翼开口道。

    “啪”的一声,张宗依一巴掌甩在了小丫鬟的脸上,小丫鬟的左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了起来,然而小丫鬟却连一声都不敢吭,只是垂着头,两肩微微颤抖。

    “走什么走!贱婢!本小姐做事,什么时候轮到你这狗东西说话了!”张宗依见四下无人,终于露出了她的真实面目。

    骂完小丫鬟,张宗依又将目光落在那远去的马车上,眼中闪烁着阴毒的光芒,晋长盈不就是仗着家世,竟然敢在她面前耀武扬威,总有一日,她会让这些碍眼的东西都一个一个从世界上消失。

    只是,当务之急却并不是除掉晋长盈,而是柳皎月,这柳皎月竟然敢跟她抢男人,真是不想活了,今日只不过是给柳皎月一个小小的教训。

    待到她除掉柳皎月后,便来好好收拾晋长盈,县主又如何,受太后宠爱又如何,只要她想,这世上就没有她对付不了的女人。

    张宗依心中将晋长盈和柳皎月恨得咬牙切齿,心中盘算着该怎样对付柳皎月,只是,有一句话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张宗依在谋划着除掉柳皎月的时候,却不知,因着今日之事,已经有人先一步将她盯上了。

    晋沅君送柳皎月回府后,又诚心诚意地和柳父柳母道歉,十分愧疚今日的踏青宴没有照顾好柳皎月,这才让柳皎月落了水。

    柳父柳母对她的态度十分满意,何况晋沅君还是身份尊贵的世子妃,是以柳总督十分恭敬地送晋沅君离开了柳府。

    晋沅君离开柳府,上了马车后,原本笑容满面此时却瞬间阴沉了下来,她对一旁的心腹问道:“调查得如何了?方才柳皎月落水之事,是谁干的?”

    “回世子妃,应当是张小姐的丫鬟,因着方才扑蝶时,世子妃原本和柳小姐站在一块儿,后却被张小姐叫到一旁了,当时离柳小姐比较近的人也只有张小姐的丫鬟,且张小姐也完全有针对柳小姐的动机。”作丫鬟打扮的心腹毕恭毕敬答道。

    “动机……”晋沅君这才想起,这个张宗依似乎对五皇子颇为爱慕,只不过因着没什么利用价值,是以晋沅君便没如何结交,只知道六公主与张宗依十分交好。

    思及此,晋沅君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张宗依敢在她的宴会上搞小动作便罢了,竟然还妄图对她看上的人动手,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

    “就凭她也配得上五皇子,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晋沅君十分轻蔑刻薄道,随后又换了个舒适些的坐姿,摆弄着马车上摆在小几上的茶杯,眸光微闪,计上心来,随后冷笑出声。

    心腹在一旁看着晋沅君笑得十分瘆人的模样,不由起了满身的鸡皮疙瘩,背后直发凉,然而却不敢吭一声。⿴χ33小説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只是比起张宗依,更令晋沅君心中憋闷的却是六公主,今日六公主的蓄意为难,早就被她记在了心上,即便她是五皇子的妹妹,晋沅君也没有不和她计较的意思,她被人欺负太久,所以如今,只要有人胆敢欺辱她,她便会用十倍百倍的手段报复回去。

    ……

    【县主,你不是那么维护柳皎月嘛,为什么这次不帮她出气了?】系统在脑海中道。

    “你懂什么?你身为一个系统,就不能动动你的脑子?算了,你也没脑子,是我太高估你了。”晋长盈语带嘲讽地损了系统两句。

    【你怎么能这么侮辱系统!我再怎么样也是个人工智能!】系统闻言,心中十分不服气,在脑海中嚷嚷开了。

    “是是是。”晋长盈在心中翻了个白眼。

    【那为什么?】系统再次锲而不舍地问道。

    “今日早有人盯上了她,我又何必亲自动手,只是就怕某些人用力过猛,得不偿失……”晋长盈撑着下巴,一面看着马车外的情景,一面笑眯眯答道。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系统被晋长盈说得一头雾水,然而再问晋长盈却嫌系统笨,怎么也不愿意说了。

    过了一段时日,果然被晋长盈说中了,张宗依被圣上赐婚给镇南候府的二少爷,择吉日成婚。

    当圣旨传到张府时,一家人都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馅饼砸得头晕目眩,都没想到圣上怎会突然赐婚,毕竟张宗依的父亲也只是个国子监祭酒,以张宗依不高不低的身份,做个妾委屈,做个正妻那便是祖上积德了,是以全家人接到圣旨时,都十分欣喜若狂,只因张府出了位高门的侯夫人。

    除了张宗依这个当事人只在,张宗依还做着嫁给五皇子做侧妃,日后待到五皇子登基做贵妃的美梦,又怎会甘愿只嫁区区一个候府的二公子,何况这二公子还是个庶出,他头上还有个嫡长子,日后继承候府也是轮不到他的。

    是以张宗依心中是一千个一万个不乐意的。x 电脑端:<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我不嫁!”等到张祭酒乐呵呵地打发了宣旨的太监,张宗依便闹了起来。

    “你说什么!”原本还欣喜若狂的张家夫妇闻言,瞬间变了脸色。

    张祭酒像是不敢相信女儿说的话,又问道:“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我不嫁!”张宗依丝毫没有犹豫,尖声道。

    “啪”,张祭酒一巴掌打在了张宗依脸上,厉声道:“你平日里任性便也由着你了,如今可是圣上赐婚,你敢抗旨不尊不成!”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