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八章 残忍

    张宗依被父亲一巴掌打蒙了,随后眼眶迅速蓄满了泪水,哭喊着道:“我不嫁我就是不嫁!”

    “你说话便好好说话,做什么打女儿。”张夫人十分心疼女儿,走过去揽住张宗依,道:“你这孩子说什么胡话,这可是光耀门楣的好事啊!圣上赐婚,可是你说不嫁便不嫁的?”

    “你若是抗旨不尊,那可是要诛九族的大罪!”张祭酒恨铁不成钢地指着女儿道,随后又像是想到什么一般,恍然大悟,“你是不是还在那儿痴心妄想嫁给五皇子?我劝你趁早死了这条心!你也不看看你自己长什么德性!五皇子能看上你!”

    张宗依一心想要嫁给五皇子,为此谋划了许久,然而却因着一纸圣旨,让她曾经汲汲营营的所有都付诸东流,原本就因为圣旨的到来,让她嫁给五皇子的希望更加渺茫,她心中又是恐惧又是绝望,然而现下听见自己的亲生父亲竟然说出这种话,当即哇地一声哭着跑走了。

    “孩子他爹!你怎能说这种话伤孩子的心!你还是不是孩子的父亲了!”张夫人十分疼这个唯一的女儿,几乎到了溺爱的地步,否则也不会把张宗依养成这副眼高手低的样子,见女儿伤心欲绝的模样,当即便责怪张祭酒说话太重。

    张祭酒叹了口气,语重心长道:“我这也是想骂醒她,宗依那样的,即便是进了宫,也是受人磋磨,难不成还指望陛下宠幸?”

    “那还不是怪你!若不是你没本事!咱们女儿也不至于受这种委屈!”张夫人瞪着眼睛,不由分说责怪起丈夫来。

    “怪我?你自己将女儿教成这副模样,我没说你你反倒恶人先告状,真是不可理喻!”

    夫妻俩争吵了起来,最后不欢而散。

    原本应当是喜事,然而却因为张宗依的抗拒,让整个张府都蒙上了一层愁云惨雾。

    “小姐,您便吃点吧……总不能饿着了自己……”尽管对小姐十分恐惧,但还是颤巍巍地端着吃食,走到厢房内,将吃食端到张宗依面前。

    张宗依因着不想嫁给候府的二公子,便想以绝食抗争,只是圣上下的旨意,又岂是如此轻松便能收回的,张祭酒夫妻俩即便拿女儿没办法,也只能硬磨。

    “我说了不吃就是不吃,你是不是聋啊!”张宗依这几日心情郁郁,火气更加大了些,是以便更加变本加厉地折磨下头的奴才们。

    现下看到丫鬟这张晦气的脸心中便更加来气,一把将吃食掀落在地,汤汤水水撒了一地,有的溅在了她的裙摆上,张宗依尖声骂道:“你这贱婢,长了一张狐狸精的脸是想勾引谁呢!今日我便划花了你这张脸,我看你日后还敢勾引谁!”

    说完,张宗依便抓起地上的陶瓷碎片,朝着丫鬟的脸上划去,丫鬟尖叫一声想躲开,却被张宗依掐住了脖子,张宗依面容狰狞威胁道:“你今日敢躲,明日我便把让爹爹把你家里的人都杀了!”

    丫鬟被吓住了,动作顿住,张宗依拿着瓷片便划了过来,很快脸上温热的鲜血便溅了出来,洒了张宗依一手。

    然而张宗依却并未被这鲜血吓住,反而因为丫鬟的惨叫和鲜红的血,心中莫名升腾起一股凌虐的快感,划了一下还不过瘾,张宗依又是一下划在丫鬟另半边脸上,一边划嘴里一边魔怔一般道:“我让你狐狸精,我让你勾引人!把你脸都划花!”

    其实这丫鬟的脸也不算什么绝色,只能称得上清秀可人,不过比之张宗依倒是绰绰有余,一个丫鬟都比自己长得好看,这让张宗依怎能不嫉妒,是以她还有个不为人知的怪癖,那就是喜欢折磨身边长得好看的丫鬟,这个丫鬟已经不知是她换的第几个了,前几个不是残了就是死了,就没有一个全须全尾从她院子里走出去。

    “啊——啊——小姐饶命啊!”丫鬟绝望的惨叫声一声又一声响彻了整个院子,然而却没有一个人敢理会,应该说府里的人早已习以为常,小姐不高兴了,便会这么折磨下人。

    张夫人进了张宗依的厢房,便见屋内一片狼藉,汤汤水水撒了一地,丫鬟满脸是血躺在地上不断抽搐,而张宗依却十分悠闲地倚靠在床边,面容恬静地翻看着书,仿佛方才那个拿着瓷片对丫鬟捅的人不是她。⿴χ33小説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张夫人看到屋内的景象,只是嫌恶地皱了皱眉,对身旁的下人道:“还不赶紧收拾收拾,!”

    随后又看向瘫在地上不知死活的丫鬟,又道:“把她扔出去!照老规矩!”

    老规矩便是,死了就扔进乱葬岗,还活着便毒哑了发卖了,像这种伤残毁容还哑巴的,到了人贩子手里卖出去也只能做最低等的奴才。

    张宗依在外头看着人模狗样,然而等回了府,便原形毕露,这都还多亏了张夫人从小便对女儿极尽溺爱,这才让张宗依养成这副残暴的模样。

    等到下人们将屋里都收拾得差不多,张夫人这才屏退左右,坐到女儿身旁,拉着女儿的手,劝她嫁给候府的二公子。

    只是张宗依却执拗得很,说不嫁就不嫁,夫妻俩也没办法,又怕女儿寻短见,若是女儿自戕,依然会牵连全族,是以便只能想办法让张宗依愿意嫁。

    想来想去,夫妻俩决定还是让张宗依见一见这候府二公子,于是两家人便办了一场宴会,让两个年轻人在宴会上熟悉熟悉。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原本张宗依的眼里只有五皇子,只因五皇子生得英俊潇洒,还有权有势,她嫁给他日后说不准便是天下最尊贵的女人,然而谁知候府办宴,看到候府二公子时,她才知道什么叫貌赛潘安,面如冠玉。x 电脑端:<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这候府二公子生得比五皇子好看不知多少,且为人温文有礼,即便是和张宗依说话,也是温声细语,文质彬彬,丝毫不因张宗依的外貌粗陋而对她有半点的看轻。

    这一点让在五皇子那里碰了无数软钉子的张宗依更加倾心,且两人第一次见面,这候府二公子便对张宗依表现出了爱慕之情,更让张宗依受宠若惊。

    候府之宴后,张宗依便对赐婚不那么排斥,随后两人见了几次,候府二公子优雅的谈吐,温润如玉的气质让张宗依迅速坠入爱河,无可自拔地爱上了他。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