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章 成亲

    张宗依闻言,微微松了一口气,但马上又提了起来,毕竟晋长盈的脾气古怪反复无常,她也不知道晋长盈究竟是说真的,还是只是放松她的警惕。(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晋长盈见张宗依如此一惊一乍,宛如惊弓之鸟一般,看够了也觉无趣,便让紫棠搀着往慈宁宫去了。

    待到晋长盈离开,张宗依这才在丫鬟的搀扶下,颤巍巍地从地上站了起来,目光阴狠地看着晋长盈远去的背影,晋长盈之所以敢如此嚣张跋扈,归根结底是有一个手握重兵的父亲,若是晋威远手上没了兵权,她倒要看看,晋威远还怎么护着晋长盈这个贱人!

    “县主,您今日未免也忒温柔了些!那张小姐竟敢如此对主子口出狂言,若是往日里,县主少不得要赏她几个嘴巴子!今日却如此轻轻带过,县主如今这般,若是受了人欺负可怎么办!”晋长盈走远,她还没觉得有什么,跟在身后的紫棠倒先愤愤不平地嚷嚷起来了。

    晋长盈笑睨了她一眼,摇摇头道:“何必与蝼蚁计较。”张宗依她压根儿没必要刻意出手去对付,毕竟早有人代劳了。

    紫棠微微一愣,然而大概是晋长盈嚣张跋扈的形象太过深入人心,她像是有些不认识晋长盈,一连看了她好几眼,又不愿意看着晋长盈放任张宗依如此嚣张下去,紫棠颇为苦口婆心劝道:“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县主,您可不能小看这蝼蚁啊,今日张宗依还未过侯府门,便敢如此对县主说话,若日后进了侯府,当了少奶奶,岂不是更不把县主放在眼里了!”

    想到张宗依方才那副阴阳怪气的模样,竟然还敢嘲讽县主,紫棠就恨不能冲上去把张宗依的嘴撕烂,许是受晋长盈耳濡目染,紫棠胆子也养得越发大了起来。

    “傻丫头,你还真当那侯府是什么好地方?就张宗依那样的,你以为什么样的好事会落到她身上?”晋长盈似笑非笑道。

    紫棠被晋长盈说得一愣,没反应过来晋长盈此话何意,“县主这是?”

    晋长盈也只是神秘一笑,却不肯再多说,张宗依这样的人,也不值得同情。

    ……⿴χ33小説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张宗依与周照的成亲之日便定在下月初五,一月时间匆匆而过,很快张宗依便嫁入了心心念念的侯府,成了旁人羡慕嫉妒的侯府少奶奶。

    谁都不知道皇帝为何会突然降下旨意,让侯府二公子与张祭酒家的千金成婚,然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晋沅君却是一清二楚,更或者说,今日的局面,本就是她一手促成。

    晋沅君坐在宾客席间,嘴角含笑地看着身着一袭绿色嫁衣的张宗依,今日是张宗依大喜的日子,她脸上扑了一层又一层的粉,原本有些蜡黄的脸被刷得粉白,化着新娘的妆,除了脸有些胖以外,倒看上去比平日里体面得多。

    张宗依手持扇子,挡着脸,透过扇子的缝隙满面含羞地看着站在她对面的新郎,新郎也同样含情脉脉地看着张宗依,只若是仔细观察,便能发现新郎的笑容并不达眼底,看着张宗依的神色甚至还有一丝冷漠与扭曲。

    张宗依沉浸在幸福中,完全没有发现周照的异常,拜完天地,新娘子便在宾客们的起哄声中被送进洞房。

    晋长盈也受邀出席了婚礼,看着张宗依幸福的模样,她摇摇头,只当看个笑话了。

    【宿主,这时候,你不是应该同情心泛滥,去救下她吗?】系统终于有些忍不住了,出声问道。

    “我为什么要救?”晋长盈手中轻轻晃着扇子,看着热闹非凡的礼堂,在心中十分悠闲地回道,“是热闹不好看了还是酒席不好吃了?我要去给自己揽这个麻烦。”

    【可是之前宿主看到落难之人,都会帮他们的,比如宿伊和宿玄,再比如宿主你宁愿让任务进度停滞不前,也不愿意让柳皎月嫁给五皇子,这些人你都救了,为什么不愿意帮张宗依一把呢?】系统十分疑惑道。

    “你很希望我帮她?”晋长盈反问道。

    系统沉默片刻,出声道:【不希望,她很坏,可是宿玄也很坏,宿伊也杀过很多人,宿主不也帮了他们?】

    晋长盈叹了一口气,摇头笑道:“即便他们杀过很多人,然也是环境使然,求生的本能让他们不得不那样做,而张宗依却不是,她只不过是为了满足一己私欲,这样的人,我为什么要救?我的同情心可不是浪费在这种人身上的。”

    晋长盈说完,系统便传来一阵电流声,似是数据紊乱,过了半晌,系统才出声,【为什么宿主说的话系统听不懂。】

    晋长盈无语,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你就当我看她不爽,不想帮她吧,反正我也不是救世主,当然是想帮就帮,不想帮就不帮。”

    晋长盈换了个简单的说法,系统这才似懂非懂,总算接受了晋长盈的说法。

    婚宴结束,宾客们纷纷离场,唯独晋沅君坐在案几前许久,这才带着丫鬟离开,离开前,她回头深深望了一眼周照的院子,嘴角衔着一抹诡异的微笑,好戏才刚刚开始,好好享受吧。

    “主子,若是张宗依发现是主子动的手脚,会不会……”跟在晋沅君左右的心腹有些担忧问道。

    晋沅君淡淡瞥了她一眼,曼声道:“慌什么,就凭她,能翻出什么风浪?再说了,是她自己不知死活,与我何干?”

    “可是,此事若非主子在殿下跟前建议,殿下也不会向皇上进言,若是……”

    “没有什么若是,殿下既想拉拢镇南侯世子,这是最简单的法子,不过是向皇上进言赐婚,也不麻烦不是?”晋沅君说着说着,掩唇笑出了声。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主子英明。”

    晋沅君解决了一个麻烦,心情正好着,一面笑,一面伸出手,心腹见状,忙上前托着晋沅君的手离开。

    这边晋长盈坐上了马车,离开侯府时,天色已擦黑,她撩开车窗的帘子,看着外面的暗下来的天色,轻轻感叹道:“真是辜负了着良辰美景。”

    “主子?”紫棠没听懂晋长盈的话。

    晋长盈抿唇摇头轻笑,笑着笑着神色又有些阴郁,她放下车窗帘,靠回软枕。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