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一章 卖惨

    侯府婚宴过后,有一段时日晋长盈都没有再见过张宗依,再次见到她,还是在翠和轩。

    再次遇见,晋长盈差点没认出张宗依来,无他,张宗依整个人瘦得都快脱了形,她有些撑不起宽大的衣裙,仿佛整个人都要被淹没在衣裙中,瘦骨嶙峋的模样,若不是她自报家门,晋长盈都不敢相信这是张宗依。

    “宗依见过县主。”张宗依颤巍巍地朝晋长盈福了福身,眉宇间一股颓然之气,身体消瘦的同时,先前那股骄矜做作的气势也消失无踪。

    不过是月余未见,张宗依竟然瘦成这样,面容十分憔悴,看着比先头不知老了多少,晋长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颇有些吃惊地看着她,道:“你……你怎么……”尽管晋长盈早有知道张宗依日子定不好过,却没想到她这样的人也能被侯府那些人磋磨成这样。⿴χ33小説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张宗依看出晋长盈的不敢置信,苦笑一声,道:“让县主见笑了。”

    晋长盈也只是惊讶了一瞬,很快便恢复自然,对她点点头,却半点没有露出同情的神色,只是公事公办道:“买什么自己挑吧。”说完,便转身进了里间,竟是对张宗依这些日子以来的经历分毫不感兴趣。

    张宗依没料到晋长盈只是露出惊讶的模样,随后便转身就走,竟然连一点客套的话都不说,这大大超出了张宗依的预料,原本她先头也故意出现在一些以往算是交好的闺秀面前,这些小姐们出于同情,出于八卦,又或是看笑话,都会询问张宗依究竟是怎么回事,然而晋长盈却与那些人完全不一样。

    张宗依微微愣了一瞬,连忙上前道:“不知县主这些时日过得可好?”

    “嗯,挺好的。”晋长盈可有可无地应了一声,瞥了张宗依一眼便对她再无兴趣,只走到柜前打着算盘。x https:/m.x/

    “也看得出来,县主气色比上回见更好了些,想来也是过得好的。”张宗依一面说,一面颇有些低落地低下了头,似是十分忧伤。

    晋长盈瞥了她一眼,笑了一声,道:“倒是你,几日不见,倒是清减了,不过这样也好,瘦了也比以往好看许多,想来周二公子应当是更爱周二夫人了,周二夫人当真是觅得良婿,真令人羡慕不已。”晋长盈不阴不阳地嘲讽了张宗依几句,殊不知,她说这话时,傅濯正从里间出来,听了个正着。

    晋长盈说的几乎每一句话,都深深地插在了张宗依的痛处,张宗依脸上的笑意寸寸僵硬,只是晋长盈总算说了张宗依想听到的话,她也顾不得晋长盈话中的嘲讽,抓紧机会,几乎是瞬间眼泪便往下掉,十分悲戚看着晋长盈道:“县主说笑了,先头是宗依眼拙,自以为觅得良人,殊不知他竟是……”话没说完,张宗依便掩面痛哭了起来。

    若是旁人,这时候只怕早就上赶着追问,劝着张宗依想开点莫要哭了,只是晋长盈早看出张宗依的把戏,只是拿着算盘,表情十分冷漠地看着她哭。

    张宗依在那里干嚎了半晌,然而却不见晋长盈过来安慰追问自己,一时有些演不下去了,讷讷止住了哭泣,对晋长盈告罪道:“宗依失态了,还望县主见谅。”

    “无妨,只是你别在这里哭,这毕竟是我的点,你在这里嚎,恁的晦气,若是坏了我店门的财运,我拿你是问。”晋长盈不仅没有如张宗依想象那般通情达理地谅解,反而还怪她晦气?

    张宗依原本想着,晋长盈就是心再硬,人家在她跟前哭得这么伤心,她不问缘由好歹也理解理解吧,然而晋长盈就不。

    张宗依脸上的悲色被晋长盈两三句话,挤兑得不知道是该继续哭还是该向晋长盈赔罪,最后只能干巴巴道:“是……县主说的是……是宗依失态……”

    眼看着张宗依又要掉金豆子,晋长盈不耐烦了,干脆直言道:“我说,我这里是做生意的地方,你要买东西就买,在我这里哭哭啼啼的是什么意思?说句不好听的,你若是哭得好看点,便罢了,你这哭得也不好看啊,你要哭便去别处哭,我这里不欢迎你,紫棠,送客。”张宗依先头胖的时候,五官被挤在一起,看上去十分油腻,如今瘦了,却没有好看多少,她两边的颧骨高高凸起,肉少了更将颧骨突出,更多了几分以往没有的刻薄之感。x www.x m.x

    晋长盈是真看不惯张宗依这副矫情的样儿,若说是个长得稍微好看点的小姐姐,她还心疼地安慰两句,这张宗依且不提她长得不在晋长盈的审美点上,她压根儿就是来卖惨,故意表现给晋长盈看的,晋长盈自然对她不会有好脸色。

    既然还有这些心思,想来她在侯府也不是很难过。

    一旁的紫棠早就忍不住蠢蠢欲动了,此时听到晋长盈的吩咐,马上便挡在张宗依面前,十分不客气道:“周二夫人,请吧,我们这儿是做生意的,若是周二夫人不买东西,就请不要妨碍咱们主子赚钱。”

    张宗依原本还想再和晋长盈说些什么,谁知却被紫棠硬推了出去,紫棠将张宗依推出去,还十分狐假虎威地白了张宗依一眼。

    张宗依原本就因为被晋长盈如此不客气地赶出来,颇有些下不来台,此时看到晋长盈身边一个贱婢,都敢对自己如此嚣张,好悬没被气死。

    张宗依一双眼睛充满血丝,憔悴的面容此时因为愤怒和恨意扭曲,她死死瞪着翠和轩内的人,恨不能把这些人身上瞪出一个洞了。

    张宗依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她会陷入今日的境地,原本心中满是甜蜜地与周照成亲,谁知周照竟是一个那样人面兽心的禽兽,若不是因为那道圣旨,她也不会嫁给周照,她原本是想嫁给五皇子的,然而这一切都被毁了。

    “你说什么?她还去找了晋长盈?”

    晋沅君坐在王府内花园的凉亭中,端起茶壶自己斟了一杯茶,拿起茶杯在手中把药,听着心腹的回话,她颇有些惊讶地扬眉。

    “是,原本周二夫人成亲后便闭门不出,只今日却出门了,还见了许多以往交好的闺秀。”心腹在一旁毕恭毕敬答道。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