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四章 对峙

    大夫诊了许久,却皱着眉摇摇头,晋长盈见状,连忙问道:“大夫,可是有什么问题?”

    大夫起身,一手拈着胡须,脸上带着疑惑道:“这脉象见所未见,老朽行医多年,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怪异的脉象。”

    “大夫你再好好看看,他是不是什么肺痨?还是什么病?”晋长盈见大夫说话都这么不清不楚,顿时便有些急了。

    “不若将这位公子带回老朽的医馆,老朽帮他仔细看诊,县主放心,老朽行医多年,这疑难杂症也是治过不少,县主不必过于忧虑。”大夫见晋长盈十分担忧,出声宽慰道。

    晋长盈闻见大夫的意见,想想也是,把宿玄放在庄子上治病,不如带他回帝京,这样一来,她照顾也方便些,再者即便这大夫治不好大夫,她也好换一家,总能找到能治的人。

    思及此,晋长盈点点头,拍板道:“便按你说的做,我这便带人回帝京。”

    说完,晋长盈扬声叫来下人,收拾收拾便浩浩荡荡带着宿玄回了帝京。

    回到帝京后,宿玄便被晋长盈安置在了医馆,让大夫给他看诊,晋长盈则是站在一旁看。

    一连看了几天,眼看着宿玄就要不行了,晋长盈的心情也越发着急,正想着是不是换一家医馆给宿玄看诊,大夫终于在一本古籍上找到与宿玄相同的病症,找到了医治之法,晋长盈这才放下心。

    宿玄只在医馆躺了几日,便跟晋长盈撒娇,说不想住在医馆,晋长盈便把宿玄带回了翠和轩,将自己平日里用来休息的屋子让给了宿玄养病。

    宿玄生病期间,对晋长盈十分依赖,比平日里粘人不少,晋长盈尽管十分无奈,却也只得惯着,日日到翠和轩里探望宿玄。x https:/m.x/

    这日晋长盈来铺子里,先去后院看了宿玄,闻见宿玄提起还没喝药,便去厨房亲自给宿玄端药来。

    宿玄看着晋长盈离开的背影,心中十分甜蜜,姐姐心中果然还是记着他的,一听说他身患恶疾,便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

    宿玄在床上躺了一会儿,想到什么,便翻身下床,身姿十分矫健,哪里有半点患病的模样,他下床,赤着脚走到衣柜里,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小瓷瓶,从瓷瓶中倒出一粒黑色的小药丸,放进嘴里吞了下去。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χ33小説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从晋长盈把他送到庄子上那日开始,他便在想法子回到帝京,最终他配了这药,吃下便能伪造出七窍流血,命不久矣的假象,只是药效只能维持十二个时辰,且吃下后会折损十年的功力,为了能回到晋长盈身边,宿玄自然不介意这些。

    宿玄之所以将药放到现在才吃,也是为了把自己弄得更憔悴一点,届时晋长盈看着也能心疼些,事实证明,他的判断的确没错,晋长盈这不就心疼得不行,对她有求必应。

    正当宿玄吃完药,感受到药效在体内发作,准备回床上躺下继续装病时,却发现傅濯不知何时,悄无声息地站在门口。

    宿玄突然转头看到傅濯,心中一跳,只是他依旧不慌不忙地将药瓶放回衣柜,关上衣柜门,将柜门关上,这才看向傅濯,不冷不热道:“这不是傅指挥使么,怎么有空来翠和轩,你要找姐姐的话,她可不在这里。”

    傅濯并未察觉宿玄的异常,见宿玄赤着脚站在冰凉的地板上,好心提醒道:“你怎的赤脚下床,宿兄弟正病着,还是莫要着凉了的好。”

    此时晋长盈也不在,宿玄也不用来装模作样那一套,他十分厌恶地看了傅濯一眼,毫不客气道:“关你什么事,管好你自己吧!怎么,看到姐姐担心我,你就急了?”

    傅濯皱了皱眉,没想到宿玄如此咄咄逼人,傅濯沉声道:“我今日不是来跟你吵架的,我只是想跟你好好谈谈。”

    “有什么好谈的?傅濯,你忘了你当初在姐姐面前,是怎么诬陷我的了?”宿玄眸光阴寒地看着傅濯。

    傅濯见他如此不买账,顿时也沉下了脸,道:“若非宿兄弟步步相逼,傅某也不愿使那等下作手段!”

    宿玄嗤笑一声,抱着胸道:“傅濯,少把责任往我身上推,先头若非是你,我也不至于被姐姐赶到庄子上!”这时,晋长盈正带着紫棠端着汤药往这边走过来,却看到傅濯和宿玄两人对峙的模样。

    “宿兄弟,这一切都是你作茧自缚,如今宿兄弟身患恶疾,也算是罪有应得。”傅濯皱了皱眉,他可没忘记先头宿玄为了弄死他,特意把有问题的药给他,他没让人在暗中追杀宿玄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原本傅濯以为宿玄会暴起,或是被他气得口吐鲜血,谁知宿玄却像个娘们儿似的,竟被他两句话说得红了眼眶,还十分委屈道:“傅大人,小人如今身患重病,已是时日无多,也不知能活几日,不过是想让自己过得潇洒些,却被你说得如此不堪!难道傅大人嫌小人死得还不够快么?”说着说着,宿玄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来,将他身上洁白的里衣染上了点点红莲。

    “阿玄!”晋长盈走近,却见宿玄竟然被傅濯气得口吐鲜血,当即便挤开站在门口挡路的傅濯,小跑到宿玄身前,将他扶起来,又掏出手帕帮他擦脸上的血,担忧道:“怎么样?你怎么不穿鞋就下床了?着凉了可怎么办。”说着,晋长盈便和紫棠合力将宿玄抬上了床。

    “我……咳咳……呕……”宿玄体内的药效发作,又是一口鲜血呕了出来,让晋长盈看得触目惊心,伸手捂住宿玄的嘴,却被血染了一手,还有血从鼻子里冒出来,血染了宿玄满脸,看上去可怖又狰狞,然而落在晋长盈却十分心疼和难过。

    晋长盈叫来下人,给宿玄换了被褥和衣服,因着宿玄的病,他一日要换洗不知多少次床褥和衣服,换好了后宿玄躺会床前,晋长盈喂他喝完药,又轻声哄着他睡了。

    这才离开了厢房,然而从头至尾,却始终无视了一直跟在身后的傅濯,见她出了屋子也没有要搭理自己的意思,傅濯这才叫住晋长盈,“夫人。”

    晋长盈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像是完全没听到一般,朝着铺子里走去。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