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五章 医术高明

    傅濯见晋长盈如此,心知她是生气了,只觉冤枉无比,亦步亦趋跟在晋长盈身后,低声道:“夫人可是在跟为夫置气?”

    晋长盈原本不欲搭理傅濯,但想了想还是停下脚步,看着他冷淡道:“傅濯,我知道你不喜欢宿玄,但是如今阿玄他毕竟是个病人,这病能不能治得好还难说,你就不能多包容多体谅一下吗?”晋长盈说着说着,忆及方才宿玄躺在床上吐血的模样,眼眶微微湿润,晋长盈用手绢擦了擦眼角,心中充斥着浓浓的伤感。

    “夫人,方才……方才你听到的那些话,只是我的一时气话,宿玄兄弟如今病着,我原也不想说那些话去刺激他……”傅濯见晋长盈误会自己,急得抓耳挠腮,想说些什么让晋长盈谅解自己,但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黝黑的面庞因着急,浮上了一层暗红。(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可你还是说了不是吗?你不仅说了,还把他气得吐血,现在你满意了?我原以为你心胸宽广大度……如今看来,是我不该把你想得那么好,毕竟你也不是圣人,是我的问题。”晋长盈眼神略带失望地看了傅濯一眼,虽然嘴上说着是她的问题,但听到傅濯耳朵里,却怎么听怎么不舒服。

    “在夫人心中,究竟是宿玄的分量重些,还是我?”傅濯忍不住问道。

    晋长盈微微一愣,没料到傅濯会突然这么问,傅濯问得如此直白,倒是让晋长盈有些尴尬了,照理来说,傅濯身为她的丈夫,晋长盈自然应当偏袒他的,现下晋长盈却为了一个宿玄跟他置气,也难怪傅濯会不高兴。

    晋长盈思及此,连忙跟傅濯道歉道:“傅濯,我不是那个意思,宿玄就是个孩子,他就像我的弟弟一样,这怎么能比呢?”

    晋长盈的话让傅濯脸上的郁色稍稍减退,傅濯深深看了晋长盈一眼,随后长叹了一口气,无奈低头道:“今日确是我的不对,宿玄兄弟毕竟是病人,他再如何,我也不应当说那样的话去刺激他。”

    尽管傅濯这么说,但面上还是不由自主带上了些许的委屈,晋长盈见状,忍不住开口解释道:“我只是说,宿玄毕竟还在病中,若是平日里,你们要如何我都不会过问,只是现下情况不一样,我知道你们都互看不顺眼,他毕竟还病着。”

    “夫人的话,为夫都省得。”晋长盈对宿玄如此明显的偏袒,让傅濯不得不退让,只是心中对宿玄却越发排斥,若是宿玄这病治不好便罢了,治好了他却是得找个法子,把宿玄送走,否则再让宿玄像如今这般,只怕不知哪日媳妇儿就成人家的了。

    和晋长盈谈开了,傅濯便和晋长盈一同离开了后院,离开时,傅濯眸色阴郁地看了一眼宿玄的厢房,却发现宿玄正站在窗前,目光也直勾勾地看着站在一起的两人。

    傅濯不着痕迹地瞥了一眼少年,脸上带着笑和晋长盈离开。

    晋长盈原本以为,宿玄的病怎么着也得治个一两年,甚至治不好都是有可能的,看大夫那阵势,原本晋长盈都做好了长期抗战的准备,谁知宿玄回京不过才短短几日,病情便大有好转。

    这日大夫照例来傅府为宿玄诊脉,却惊讶地发现宿玄七孔流血的症状已然减轻,脉息也不似几日前的微弱,大夫替宿玄仔细把了把脉之后,站起身颇带惊喜地对晋长盈回禀道:“县主,宿公子吉人自有天相,这病来得快,去得也快,想来再服用几日老朽配的药,病症便能大好。”x https:/m.x/

    “此话当真?”晋长盈有些惊讶地看着大夫,又凑到床边仔细观察宿玄的脸色,发现宿玄的面上有了血色,果然比先前红润了许多。

    “当真,想来也是宿公子年轻,身体强健,这病虽说来势汹汹,但也好治,现下宿公子已然没有性命之忧。”大夫一面说,一面颇有些洋洋自得地捋了捋胡须,要论医术高明,这帝京内,谁能比得过他?x www.x m.x

    “张大夫果然不负妙手回春的美誉,如此诡异罕见的病症,在张大夫手中却是弹指间便药到病除,张大夫的医术当真是出神入化。”

    晋长盈也很高兴,当即让人赏了大夫不少银钱,大夫象征性地推辞了一番,便乐呵呵地收下了,和晋长盈道别,离开了傅府。

    待大夫离开傅府,躺在床上的宿玄却是不屑地嗤笑一声,道:“不过是个沽名钓誉的老头子,姐姐理他作甚。”

    晋长盈闻言,毫不客气地敲了敲宿玄的脑袋,没好气道:“什么沽名钓誉的老头子,说话注意点,你这条小命若非有张大夫,还不知能不能保得住呢!”

    宿玄没有反驳晋长盈的话,但神情却颇为不以为意,什么出神入化妙手回春,若不是他自己停了药,这老庸医用什么药都不好使。

    宿玄在床上将养了几日,便能下地走动了,只是因亏损了十年的功力,到底还是伤了根本,元气不足,即便晋长盈日日让厨房变着花样地炖补物给宿玄进补,但也没什么大用,宿玄的面上始终欠了一分血色。

    晋长盈看着宿玄身子不如以往,面上虽不显,但心中却在暗暗着急,再者宿玄本身体内就留有混毒,晋长盈也不太敢给宿玄随便进补,生怕这药性相斥,反倒催动了宿玄体内的毒素。

    这日,晋长盈请来张大夫,让张大夫又开了几味强身健体的药,送走张大夫后,晋长盈将药方收入袖笼,准备拿给紫棠让她去药铺抓药。

    晋长盈转头还未进屋,便见门房的小厮迈着小碎步匆匆往这边来,毕恭毕敬道:“县主,柳小姐前来拜访。”

    “柳小姐?”柳皎月?

    晋长盈微微一愣,道:“请她进来。”

    柳皎月很快被小厮领着进了傅府,走进正屋,便见晋长盈坐在主位上,柳皎月走近,对晋长盈微微一笑,行礼道:“皎月参见县主,县主日安。”

    “柳小姐不必拘礼,坐吧。”晋长盈四平八稳道,抬手掀了掀茶杯的盖子,又转头对紫棠道:“给柳小姐上茶。”

    “是。”紫棠福了福身,给柳皎月斟茶。

    晋长盈这才看向柳皎月,问道:“不知柳小姐今日怎的有空来访?”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