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九章 安插

    然而此时余统领却说,五皇子不在正殿,那么他能去哪儿?

    晋长盈脸色微沉,有什么事能让五皇子放下皇子妃,除了柳皎月,她再想不到其他。

    想来也是,晋沅君都知道柳皎月今日会前来灵台寺,那么五皇子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思及此,晋长盈对这个五皇子的观感瞬间降到冰点,自己的妻子正挺着大肚子,担惊受怕,晚上睡都睡不安稳。

    甚至因为卷进五皇子的争执争斗中,极有可能一尸两命,然而五皇子这时候,竟然还有心思为了权势,对别的女人表现笑脸相迎。x 电脑端:<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帵?3小説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不过五皇子的人设本身就是这样,晋长盈即便心中不舒服,为了完成任务,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晋长盈面上神色连变,究竟是先去坏了五皇子的好事,还是硬闯进大雄宝殿守着五皇子妃,想了想,还是五皇子妃这边更加紧急些。

    毕竟也是条人命,何况若是当真让长公主得手了,只怕太后便离被长公主气死不远了,于公于私,晋长盈都应该帮五皇子妃这边。

    是以,晋长盈踌躇片刻,眉头紧皱,居高临下看着余统领,扬声道:“本县主今日便进去定了,你让也得让,不让,也得让!”

    余统领见晋长盈态度如此强硬,顿时犯了难,毕竟晋长盈的身份不比旁人,这位可是太后娘娘跟前的红人,谁敢得罪,即便是五皇子,那也是上赶着拉拢的。

    余统领不敢太得罪死了晋长盈,但五皇子的命令又不得不从,是以余统领正准备派个侍卫去向五皇子通报一声——

    “何事喧哗?”正殿内传来一声颇具威严的女声,晋长盈循声望去,却见正殿门口站着个宫装打扮的嬷嬷,正是五皇子妃身边的嬷嬷。

    余统领也看到了那位嬷嬷,转身拱手道:“祯明县主求见,只是五皇子下了命令,闲杂人等不得入内,卑职不敢妄自决断,正准备向五皇子通禀一声。”(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lt;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lt;更¥新/速¥度最&amp;駃=0

    五皇子妃身边的嬷嬷这才注意到晋长盈,对晋长盈福了福身,恭敬道:“奴婢见过县主,还请县主稍等片刻,奴婢这便向皇子妃通报一声。”说完便转身进了殿内。

    晋长盈等了片刻,就见五皇子妃挺着大肚子,搀着嬷嬷的手,便走了出来,一面走出来,一面对晋长盈笑道:“原是县主到了,这些奴才不长眼,竟把祯明县主拦在外头,还望县主见谅。”五皇子妃也没料到晋长盈会突然来访,然五皇子一心想拉拢晋长盈,现下晋长盈造访,五皇子妃自然要替五皇子好好笼络一下晋长盈。

    晋长盈对五皇子妃福了福身,道:“无妨,五皇子妃言重了,今日长盈突然造访,若有不敬之处,还望皇子妃担待些。”

    “无妨,县主进来说话吧,本宫正有些无聊,县主来了,你我二人也好做个伴。”五皇子妃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她身上穿着宽大的宫装,挺着大肚子倒没那么明显。

    “是。”晋长盈点点头,正准备上去,却被余统领再次拦住。

    晋长盈又一次被余统领拦住,她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剑柄,微微挑眉,似笑非笑看着余统领,“余统领莫非是怕本县主能对五皇子妃腹中的皇嗣下手?放心吧,我还没这么蠢,倒是余统领,这办差啊,眼睛还是要擦亮点,莫要该拦的人不拦,你这脑袋只怕是也要搬家了。”

    晋长盈笑眯眯说着,伸出食指移开了余统领的剑,虽是笑着,然笑容却不达眼底,看着余统领的目光宛如淬了万年寒冰。

    余统领办事严谨是严谨,只是即便如此,原剧情中不还是稀里糊涂将长公主的人放了进去,若非手下的人办事不利,五皇子妃也不至于流产。

    该防的人是一个都防不住,要这些人不如没有,思及此,晋长盈说的话越发不饶人。

    余统领闻见晋长盈的奚落,脸上微微有些难看,但很快又恢复正常,恭敬道:“还请县主恕罪,卑职只是照殿下的命令行事。”

    晋长盈冷哼一声,五皇子妃见势不妙,连忙出声打圆场道:“县主里面请吧,余统领,县主与本宫是朋友,不会对本宫做什么,若是出了事,本宫兜着,不会怪罪到你头上。”

    五皇子妃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何况晋长盈身份不比寻常,还如此臭名昭著,若是当真得罪了她,只怕整都能整死他,思及此,余统领便只好恭恭敬敬地退下,不再去触晋长盈的霉头。

    晋长盈跟着五皇子妃进了偏殿,方才晋长盈来前,五皇子妃刚得了主持大师的指点,正在抄写佛经,现下晋长盈到了,五皇子妃便将佛经收了起来,让人斟了两杯茶,道:“方才殿下去找了主持大师解签,现下尚未归来,本宫便在这殿内抄写经书,烧给佛祖,也好让我的皇儿平安出世。”五皇子妃一面说着,一面抚摸自己隆起的腹部,脸上带着恬淡的微笑。

    “小皇子吉人自有天相,定能平安出世,五皇子妃放宽心。”晋长盈意思意思地宽慰了两句,事实上,自从上回五皇子妃自作主张派人请她去景阳宫一叙后,她对便五皇子妃没有什么好感,这些人表面上看着都是一团和气,和蔼可亲的模样,内里究竟是人是鬼却未可知。

    五皇子妃闻见晋长盈口中的“小皇子”三个字,脸上的笑意更加明显,十分兴致勃勃地拉着晋长盈说起话来。

    五皇子妃如此期待这孩子的出世,只是原剧情中,五皇子妃终究还是没有保住这个孩子,晋长盈看了看站在五皇子妃身后的晋沅君。

    此时晋沅君正垂着头,跟在五皇子妃身后,看不出她脸上的神色。

    晋长盈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着五皇子妃的话,然更多注意力却是在殿内的人身上,按照原剧情给的消息,五皇子妃应当是被人刺杀,只是这人什么时候来,以什么身份来,晋长盈却半点不知。

    偏殿内除了五皇子妃带来的宫婢嬷嬷,便只有几位尼姑,五皇子妃身边的人都是经过层层选拔调查,背景都被五皇子调查个底朝天才敢用的,以五皇子对长公主的防备,长公主根本不可能有机会能在五皇子妃身边安插人手,否则只怕五皇子妃早就出意外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