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三章 早产

    正当她被刺客刺杀,正担惊受怕的时候,她的丈夫,居然在和别的女人花前月下,亏她还在担忧五皇子是不是遭遇了刺客,担心他的安危,甚至还强忍着不适,亲自出来寻他。

    然而事实上,她做的这些他都是不需要的,人家美人在怀,醉死温柔乡,哪里还想得起还有一个她日日担惊受怕,为了肚子里这个孩子吃了多少苦,多少次险死还生。

    五皇子妃自怀孕以来便一直强压在心中的恐惧与委屈,在这一瞬间在胸中尽数爆发,她眼眶发红地看着五皇子与柳皎月的方向,抓着嬷嬷的手越来越收紧,尖利的指甲甚至在嬷嬷手上划出了一道血痕。

    原本五皇子妃的动作突然僵住,嬷嬷还有些奇怪,然而当循着五皇子妃的目光朝那边看去,下人们也都看到了五皇子与柳皎月走在一起的模样,包括五皇子对柳皎月体贴入微的细节,温柔小意的浅笑。

    然而五皇子毕竟是主子,即便他们心中吃惊,然而面上却丝毫不敢表现出来,只是纷纷低下了头,眼观鼻鼻观心。

    晋长盈察觉到五皇子妃的异常,自然也看到了,看到两人穿行桃花林中的身影时,五皇子妃骤然放大的瞳孔和眼眸中的痛苦,让晋长盈明白,她的目的达到了,然而她却突然觉得,这样做对五皇子妃何尝不是一种残忍。

    晋长盈原本并不觉得如何,但现下看着五皇子妃眼中骤然消失的光芒,她心中却突然升起了一丝愧疚,她主动开口,想要劝慰五皇子妃一些什么,只是却不知该怎样安慰,嘴巴张张合合,“皇子妃……”踌躇半晌,晋长盈也不知该怎样安慰五皇子妃。

    五皇子妃看到五皇子和柳皎月的身影,闻见晋长盈叫她,她似这才回过神,转头面无表情地对晋长盈点点头,随后目光又落在林中那一对渐渐行远的男女身上,待到人影完全不见了,五皇子妃眸中的神光也渐渐黯淡,她深吸一口气,收回目光,仿若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抱着肚子坐进了轿子。

    五皇子什么都没说,然而她身上却突然萦绕上了一层郁色,看着五皇子妃坐进了轿子,嬷嬷和身旁的婢女对视一眼,都看见了对方眼中的无奈,毕竟她们的主子嫁的不是旁人,是五皇子,谁都没有资格让五皇子只娶五皇子妃一个女人。

    下人们抬着轿撵回到了正殿,嬷嬷这才撩开轿帘,轻声对里面的五皇子妃道:“皇子妃,到了,进去歇歇吧,下午便回宫了。”

    里面半晌没有动静,晋长盈从她的轿撵中下来,紫棠帮晋长盈打着伞,见五皇子妃还没出来,便走到嬷嬷跟前,用眼神询问,嬷嬷朝晋长盈摇摇头,也不敢多说。

    不知过了多久,里面才终于幽幽传出了叹气之声,五皇子妃探出手来,嬷嬷连忙扶住她的手,让她从里面出来。

    五皇子妃踏出了轿撵,然而谁知一个没注意到,没看到脚下,踩住了裙摆——

    “啊!”五皇子妃惊叫一声,身子直直朝着地面撞去,身旁的宫婢下人们也没料到会突然出现这样的状况,一个没拉住,五皇子妃一个踉跄摔倒在梯子上。

    “啊!皇子妃!”

    “娘娘!娘娘您怎么样!”

    五皇子妃猝不及防摔倒在地,下人们纷纷围上来,嬷嬷上前想扶起五皇子妃。

    五皇子妃浑身颤抖地倒在地上,两手护着自己的肚子,她摔倒在地一瞬间,便觉腹部一股剧烈的疼痛袭来,很快便有温热的液体自腿间流出,裙摆下的内裙此时已是一片濡湿血迹。

    五皇子妃在剧痛中察觉到下身的变化,颤抖着手去摸自己的下身,伸出手来,一片血红却是刺伤了所有人的眼睛。x https:/m.x/

    “娘娘见红了!娘娘见红了!来人!快来人!快去请产婆!快!把娘娘扶进产房。”嬷嬷面色大惊之下,强压慌乱,指挥着下人们去请产婆,又命人将五皇子妃扶着进了寺庙内的产房,因着为了防止发生意外,是以五皇子便在灵台寺专为五皇子妃开辟的一间产房,毕竟产房污秽,若当真有何意外,总不能让五皇子妃就在佛祖的殿下生产,冲撞了佛祖。

    五皇子妃此时早被下腹的疼痛夺走了所有的注意力,从方才跌倒到被抬进产房,不过过了半刻钟,然而她却早已是出气多进气少,脸色一片蜡白,还隐隐泛着死气。

    晋长盈原本也准备跟着五皇子妃进产房的,谁知却被拦在了外头,“县主,产房污秽,莫要沾了血气。”

    晋长盈对这些古人的讲究颇有些腻歪,只是如今五皇子妃正生死攸关的时候,她也不好再去给人添乱,只能在外头等着。

    不久,里面便传来五皇子妃撕心裂肺的惨叫之声,听得让晋长盈头皮直发麻,她开始后悔,自己若是不故意引五皇子妃出去,五皇子妃是不是不会发生这样的意外。

    忆及方才五皇子妃满眼痛楚的模样,晋长盈开始陷入愧疚。

    五皇子妃早产,消息传遍了灵台寺,原本正与柳皎月风花雪月的五皇子受到消息,心中猛地涌上一股不安,匆忙便赶了过来。x 电脑端:<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究竟是怎么回事!方才本宫走的时候不是才好好的,怎的本宫不过离开片刻,皇子妃便出了意外!”五皇子罕少发怒,此时闻见产房没凄厉的尖叫声,五皇子的心也不由颤了颤,看着下人们的目光十分锐利,甚至带上了一丝杀气。

    这些下人对五皇子妃忠心耿耿,若是往日,被五皇子如此质问,他们兴许还会跪地求五皇子宽恕,自责是自己的失职。(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lt;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lt;更¥新/速¥度最&amp;駃=0

    然而今日,下人们都看到五皇子在桃花林和别的女人幽会,五皇子妃将将才从刺客手上死里逃生,还担忧五皇子是不是同样遭遇了刺客,特特出来寻他,然而五皇子却对五皇子妃如此绝情。

    五皇子妃向来谨慎,今日又为何会突然绊倒?

    饶是这些下人们,也有些看不过眼了,指不定便是方才看到殿下与旁的女人幽会,这才心中忧虑,没看到脚下的路。

    心中不满虽不满,下人们还是跪了一地,求五皇子饶恕,然而心中究竟如何想的,却是不知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