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四章 多余的解释

    五皇子看着跪了满地的奴才,然而心中依旧怒火难消。

    方才他为了不让旁人打扰,特意屏退了左右,这才寻了个由头与柳皎月“偶遇”,又带着柳皎月往人迹罕至的地方走,后天公作美,降了雨,让他更有机会与柳皎月多一点相处的机会。

    等到五皇子与柳皎月从桃林中走出来,他这才知道原来方才长公主派人刺杀了皇子妃,这个消息已然是让五皇子又惊又怒,然而现下皇子妃不慎摔倒,引发早产是五皇子更没有想到的。

    五皇子面容焦急地在门外踱来踱去,时不时朝房门紧闭的产房内看一眼,里面只有五皇子妃疲倦的呻吟声和产婆的声音。

    柳皎月也同五皇子一块来了,看到晋长盈,柳皎月凑了上去,一面担忧地看着产房内,问晋长盈道:“县主,皇子妃怎会突然早产?究竟是怎么回事?”

    晋长盈此时也十分关注产房里的动向,这毕竟是她惹出来的,若不是她带着五皇子妃去,让五皇子妃看到了五皇子和柳皎月走在一起,五皇子妃也不至于心神恍惚,不管怎么说,今日五皇子妃摔倒,晋长盈心中总有一份内疚。

    毕竟是两条生命,若是五皇子妃因今日之事丧命,或者说小皇孙没保住,晋长盈都会对五皇子妃心怀愧疚一辈子的。

    闻见柳皎月的问话,晋长盈看了柳皎月一眼,又看了看旁边的五皇子一眼,清了清嗓子,故意问道:“柳小姐,我方才不是才说让你在那凉亭内等我一时片刻么,怎的我回到那凉亭,竟是没找到你。”

    这话是对着柳皎月说的,然而晋长盈的声音在场的人都能听得见,五皇子本就因背着五皇子妃勾搭柳皎月,有些心虚,如今再加上晋长盈意有所指的语气,他便更觉得晋长盈是在拿话挤兑自己,难道晋长盈看出什么来了?

    五皇子心绪百转,面上却不动声色,握拳掩唇清咳了咳,并没有说话。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柳皎月可不清楚晋长盈话里这些弯弯绕绕,见晋长盈问起自己,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耳朵,对晋长盈道:“方才皎月原本是在凉亭中等待县主的,只是后头却偶然与五殿下碰上了,恰巧五殿下又与皎月谈及养花之事,皎月一时说得兴起,这才不知不觉间,便跟着五皇子走出了老远,后头又听闻五皇子妃出事了,这便匆匆赶来了。”

    柳皎月半点没有隐瞒,当着所有人的面竹筒倒豆子一般全说了,众人一听,难怪方才五皇子妃到处找不着人,原来五皇子这是找着新欢了呀,有了新欢,连为自己大着肚子还被刺杀,担惊受怕的原配妻子都可以抛下,想到这里,饶是一旁的抛洒丫鬟看着五皇子的目光都有些微妙。

    五皇子万万没想到,柳皎月竟然会这么实诚,晋长盈问什么她就乖乖答什么,连一点都不隐瞒,五皇子十分错愕地看着柳皎月。

    “原是如此,想来殿下应当是与柳姑娘聊得十分投机了,否则方才皇子妃被刺杀,又怎会连殿下的人都找不到?”晋长盈凉凉勾起一抹微笑,看着五皇子的目光充满了讥诮。

    五皇子被晋长盈看得脸上发热,开口想替自己辩解道:“县主误会本宫了,本宫原本是去问主持大师解签的,只是解签途中偶遇柳小姐,这才多说了一会儿,只是没成想一不小心便错过了时间。”

    “殿下何必向长盈解释,今日差点被刺客刺杀毙命,如今在产房早产的人又不是长盈。”晋长盈脸上带着笑,然而说出的话却是不冷不热。

    五皇子被晋长盈的话噎住,面上神色连变,最终还是没说什么,晋长盈背后的势力是他一直想拉拢的,若是只为逞这一时的面子,损失了日后的利益,怎么算都不值当。

    五皇子心中暗忖,而面上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以及对晋长盈的不满,五皇子便只能将气撒在下人身上,对身旁的小厮怒斥道:“方才本宫不是说过,不论皇子妃有任何事情,大事小事都要向本宫通禀!如今出了这么大的事,本宫却半点不知情,你该当何罪!”

    那小厮被五皇子猛地一脚踹翻在地,登时有些蒙了,马上又反应过来,战战兢兢跪在地上,趴在五皇子脚边,告饶道:“殿下饶命……饶命啊……都是奴才的不是!都是奴才该死!奴才该死!殿下饶命啊……”

    晋长盈在一旁看着五皇子装模作样,禁不住嗤笑一声,开口便怼道:“殿下果真威风,真不愧是咱们大羲朝的皇子殿下,这惩罚下人的时候,就该如此狠绝,最好将这没用的奴才拉出去杖毙!否则哪日皇子妃失宠,若这些下人再懈怠,只怕日后五皇子妃在宫中,还要看这些狗奴才的脸色!”晋长盈说着,话中便带上了一丝铁血的味道,冰冷不带一丝情绪的话语让跪在地上的奴才没由来地一阵发抖。

    五皇子听着晋长盈对自己明嘲讽一句暗嘲讽一句,虽说脸上带笑,然而心中真正作何感想,却是未可知了,他话语和蔼道:“县主多虑了,皇子妃不论如何都是皇子妃,我大羲朝律法如铁,没有人能轻易取代甚至越过皇子妃。今日确是是本宫疏忽了。”五皇子说着,又叹了口气,隐带担忧地望了产房内一眼。(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lt;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lt;更¥新/速¥度最&amp;駃=0

    晋长盈冷笑一声,不置可否,只是哼了一声。

    饶是柳皎月再单纯,也看出晋长盈与五皇子之间似乎是有些不愉快,而且这不愉快,似乎还是因为自己而起的。

    柳皎月看了看晋长盈,又看了看五皇子,方才她在凉亭内偶遇五皇子,并未想得太多,然若是照晋长盈这么说,五皇子妃遭遇刺客,险死还生,而五皇子却浑然不知,还与自己在一旁悠闲地探讨种花心得,若她是五皇子妃,她也定会生气的。

    柳皎月自以为找到了问题所在,连忙打圆场道:“县主,皎月与五殿下多说两句,其实也是因为五殿下说,五皇子妃近几日休息得有些不好,所以想向皎月探讨一下,有没有能帮助孕妇安神的花花草草,皎月这才与殿下多说了两句,殿下与皇子妃伉俪情深,皎月真是羡慕不已。”

    x https:/m.x/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