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六章 擅闯

    晋长盈十分惊讶,然而下人们却觉得是再正常不过的事,皇嗣对皇室来说,本就十分重要,五皇子在这时候会选择保小,也是十分正常的事。

    那产婆怕事后五皇子又反悔,若是因此摘了他们的脑袋,那才是大祸临头了,是以即便情况紧急,产婆依旧多问了一句,“殿下,这人命关天的事,还请殿下三思,当真保小?”

    产婆再次抛出这个问题,让五皇子的内心没由来的有些煎熬焦灼,不愿再深想,他十分不耐烦地挥挥手,厉声道:“本宫说保小就是保小!你是耳聋了吗!”

    “诶是是是……”稳婆不敢再说什么。

    晋长盈在一旁听着直皱眉,原本她以为五皇子对皇子妃多少也是有些真感情的,然而如今看来,却并非这样,或许五皇子是有一点喜欢五皇子妃,然而这一点喜欢,却远远抵不过他对权利的渴求和欲望。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正当产婆领命准备回产房时,却被晋长盈拉住了,“慢着。”

    “县主?”产婆不明白晋长盈为何要突然拦住自己。

    “我进去看看皇子妃。”晋长盈开口道。

    晋长盈刚开口,在场所有人的神色当即大变,产婆连忙一把拖住晋长盈的手,连声阻止道:“县主!万万不可啊!产房污秽,若是冲撞了血气可怎么是好!万万使不得啊县主!”

    “什么污秽不污秽的,我不讲究那么多,我不过是进去看看皇子妃罢了。”晋长盈说着,便挣开产婆的手,准备走进产房。

    五皇子没料到晋长盈竟然会在此事提出如此不可理喻的要求,然而眼下情况危机,若是晚一步,只怕皇嗣便没命了,五皇子皱眉喝道:“祯明县主!如今皇子妃正在生产,你便是无理取闹也要有个限度!若是因为你皇嗣出了什么问题,你该当何罪!”

    晋长盈对五皇子的话听而不闻,只直直地朝着产房走去,五皇子见自己的话都不管用,当即大怒,“来人!祯明县主企图擅闯产房!把她给本宫拿下!”

    侍卫们一拥而上,想要拉住晋长盈——

    “我看谁敢!”晋长盈重重一甩袖,冰冷如寒星的眼眸锐利地落在她身前的侍卫身上,她整个人瞬间便迸发出一股慑人的气势,让侍卫们望而却步。

    只不过是个娇小的弱女子,然而晋长盈在这一瞬间的气势却硬是将这些人死死压住,不敢妄动。

    晋长盈只是冷冷地看了他们一眼,这才收回目光,侍卫们同时也感觉那股莫名的压力也随之消失,晋长盈扬声道:“如今选择保大保小未免太早下定论了,我要进去看看五皇子妃,我素日里与五皇子妃感情深厚,若是五皇子妃当真不行了,长盈也好与五皇子妃道个别!”

    五皇子眼神阴鸷地看着晋长盈,他已经不知多久没有如此被人挑衅权威了,晋长盈似乎总是很擅长去触碰他人的底线,若非他有所顾忌,这会儿早将她拖出去凌迟处死了,又怎会与她浪费口舌。

    “晋长盈!你别以为仗着太后的宠爱,你就能为所欲为!这里是灵台寺!如今皇子妃正在生产,若是因为你出了什么差错,整个祯明将军府都得跟着你陪葬!”五皇子压抑着心中的怒火,对晋长盈沉声道。

    原本站在一旁隔岸观火的晋沅君,猝不及防闻见“陪葬”二字,马上便站了出来,柔声规劝晋长盈道:“长姐,这里不是胡闹的地方,此时五皇子妃生死未卜,长姐还是莫要任性了。”

    晋长盈一个人死不要紧,若是她做些蠢事连累了自己,那可不就麻烦了,晋长盈是她姐姐,虽说姐妹俩关系不好,然而平日里无论晋长盈做什么,旁人都或多或少会将气撒在晋沅君身上,晋沅君已经不知体会过多少次,她可再也不想被晋长盈连累了。x https:/m.x/

    晋长盈对她的劝诫视而不见,对五皇子微微一笑,道:“不好意思,有太后娘娘的宠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殿下莫要担心,长盈对医术也有些了解,只是想进去看看皇子妃的状况,若是可以,指不定这时候还能救救皇子妃呢。”

    “你能懂什么医术?难不成你还能比得过经验老到的太医稳婆?长姐,莫要胡闹了,若是再闹下去,出了大事,即便是父亲届时也救不了你!”晋沅君略带恐吓道,原本产婆还能保住一个,然若当真让晋长盈进了产房,只怕就是一尸两命的事了。

    “我懂不懂医术,你说了可不算,不试试你怎么知道呢?左右如今殿下早已判了皇子妃的死刑,便是让长盈进去一试又有何妨?若是殿下再阻拦长盈,只怕届时即便是大罗神仙来了,也无力回天。”

    晋长盈说得如此信誓旦旦,让五皇子再没有回绝的理由,五皇子冷哼一声,道:“晋长盈,你最好是,若是皇嗣有什么三长两短,本宫让你给皇子妃母子俩陪葬!你给本宫记住了!”

    “自然,没料到五皇子妃在殿下心中的地位,竟及不上一个孩子,也不知是该替皇子妃喜还是忧。”晋长盈不冷不热道,说完,便不再看五皇子和诸人的脸色,径直走进了产房。

    晋长盈此言一出,让五皇子的脸色彻底阴沉下去,然而他却又不好再多加阻拦,只好眼睁睁看着晋长盈走进了产房。

    一旁下人们见晋长盈竟然当真进去了,有心想要阻拦,然而却见五皇子都没说什么,便也都讪讪闭嘴。

    晋沅君见晋长盈走进去,想要拉住晋长盈,却又碍于晋长盈的威严,不敢去拉,她转头去看五皇子,却见五皇子只是眼神阴鸷地看着晋长盈,并没有阻拦的打算,有心想提醒五皇子两句,然而五皇子周身宛若化为实质的戾气,又让晋沅君及时闭上了嘴。

    晋长盈刚走进产房,迎面而来的便是一股湿热的血腥气,突如其来的血腥味,让晋长盈一时适应不良,胃中一阵翻腾。

    晋长盈勉强压抑住不适,同时也在心惊,五皇子妃这个孩子生得未免也太惨烈些,这么浓烈的血腥味,她还是第一次闻见。x www.x m.x

    晋长盈用手帕掩住鼻子,走到床前,只见几个产婆围在床前,一个产婆头探进被子里去看下面,另外两个帮着五皇子妃调整呼吸。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