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七章 生产

    五皇子妃面色惨白地躺在床上,乌黑的发丝被汗水浸湿,眼见着出气多进气少,眼睛半眯着,显然睁眼对她来说都已经十分费力。

    “娘娘!娘娘使劲儿啊!您不使劲儿小皇子出不来啊!”嬷嬷在床头一叠声地鼓励,见五皇子妃已经脱力,显然十分焦急。

    五皇子妃两眼迷蒙,嘴巴张张合合,只吐出微弱的两个字,“孩子……孩子……”

    “娘娘,使劲儿啊!”

    然而不论嬷嬷和产婆在旁边如何激励,五皇子妃都没有任何反应,似是渐渐放弃了生的希望。

    晋长盈走到床前,拂开一个稳婆,站到五皇子妃的床前,居高临下俯视着五皇子妃。

    原本屋内的人注意力都在五皇子妃身上,然而此时晋长盈突然出现,便迅速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县主!你怎么进来了!产房污秽,县主莫要冲撞了血气,还是出去得好。”

    皇子妃身边的嬷嬷一见晋长盈,马上便道,一面说,她的余光一面瞥五皇子妃,注意五皇子妃的状态,晋长盈进来走到五皇子妃的面前,五皇子妃也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半眯着眼,眼神恍惚地看着帐顶,原本紧抓着锦被的手在慢慢松开,给她咬在嘴里的软木塞也从嘴边滑落。

    稳婆见势不妙,面色大惊,也顾不得晋长盈此时怎么进了这里,马上道:“皇子妃!皇子妃使力啊!来人!快拿姜汤来!”

    “娘娘!娘娘您想想殿下啊!殿下还在外面等着您和小皇子呢!娘娘!”嬷嬷在一旁费尽心思地想要给五皇子妃一些刺激,然而五皇子妃却都无动于衷。

    晋长盈蹲到五皇子妃枕边,将滚落在她脸侧的软木塞送到五皇子妃的嘴里,又掏出手帕轻轻地替她擦了擦汗。

    等到五皇子妃眼神略微清明了一些,渐渐有了焦虑,晋长盈这才探过去,悄悄在她耳侧问道:“方才,稳婆说只能保一个,皇子妃就不想知道殿下是如何选择的么?”

    晋长盈的声音十分轻柔,然而五皇子妃却听得很真切,闻见晋长盈的话,五皇子妃的头微微偏了偏,看着晋长盈的目光带上了一丝渴望,却又有一些逃避。

    光从眼神,晋长盈就能轻易地看出五皇子妃心理的矛盾,然而不论她心中作何感想,晋长盈都轻轻在她耳边,道:“想来即便不用长盈刻意提醒,皇子妃也应当是知道了。”

    晋长盈此言一出,五皇子妃的瞳孔骤然放大,带着满眼的不可置信,看向晋长盈,尽管早有心理准备,然而当晋长盈这么一说时,她却依旧不敢接受心中的猜测。x www.x m.x

    “皇子妃难道不想自己去要一个答案吗?”晋长盈俯在她身侧,轻声用引诱一般的话语道,“皇嗣固然重要,然而,五皇子妃真的能接受心中那个答案吗?”x 电脑端:<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五皇子妃的呼吸猛然变得急促起来,原本还泛着死白的脸色此时充血涨红,晋长盈放进她嘴里的软木塞被她瞬间咬得变形。

    显然,晋长盈说的什么意思,五皇子妃已然清楚了。

    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她与五皇子成亲多年,这么多年的夫妻,却比不过一个孩子重要,尽管五皇子妃也是一心想要保住孩子,然而猝不及防闻见晋长盈的话,五皇子妃却发现,她完全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她作为五皇子的正妻,为他生儿育女,延续后代是她应尽的职责,即便今日为了这个孩子她死在产房,她也并不后悔,可是主动接受和被动接受,这两者之间的区别,是很大的。

    显然,五皇子妃没办法承受这样的区别。

    脑海中闪过方才她在桃花林看到的一幕幕,五皇子与柳皎月谈笑风生,温情小意,原本她以为这些都是属于她一个人的,然而她今天才知道,却原来,只是她一个人的一厢情愿。

    “若皇子妃今日当真难产而亡,只怕正好给新人腾位置了,还省了殿下为纳妾绞尽脑汁找理由,也不知殿下如今在外头是如何开心。”晋长盈轻轻笑道,语气十分嘲讽。(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lt;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lt;更¥新/速¥度最&amp;駃=0

    晋长盈的每一句话,都正正地戳进了五皇子妃的心窝,将她扎得鲜血淋漓,痛不欲生。

    他在外头风花雪月,跟女人打得火热,而她却在这里给他生孩子,思及此,五皇子妃心中便不自觉地涌上一股愤怒与强烈的恨意。

    她还不能死,她要活着!

    五皇子可不就是等着她去死吗,她为什么要死?她不仅不能死,她还得活着,好好活着,五皇子想摆脱她?做梦!

    晋长盈刚说完,五皇子妃便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卯足了劲儿开始使力,用力得浑身都开始颤抖,紧抓着锦被的手指关节都已经开始泛白。

    晋长盈见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又担心对五皇子妃的刺激太过,从袖笼中拿出一颗小指甲盖大的药丸,接着帮五皇子妃理乱发时,不着痕迹地喂入五皇子妃的嘴里,除了五皇子妃,在场的其他稳婆嬷嬷下人们,都没有发现晋长盈的小动作。

    五皇子妃想问晋长盈给她喂了什么,然而当她感受到一股暖流便下腹涌去,那温暖的感觉渗透到了她的四肢百骸时,她便知道,不管晋长盈给她喂的是什么,指定不会是害她的,吞下药丸后,五皇子妃只感觉自己原本脱力的身体,此时又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力量。

    “唔——”她闷叫出声,努力地开始调节呼吸,使劲用力,而不像方才一般,死了便罢了,她不能死,至少不能死得这么憋屈。

    一旁的稳婆与嬷嬷不知道晋长盈跟五皇子妃说了什么,就见五皇子妃听她说了两句,原本都脱力的五皇子妃,此时竟然还有力气。

    稳婆当即大喜过望,接过丫鬟手中递来的姜汤,给五皇子妃喂了一口,鼓励道:“娘娘!快用力!用力!要看到孩子的头了!快用力!”

    五皇子凄厉的叫声又开始在产房内响起,晋长盈看得一阵揪心,本想离开,但又觉得不太放心,便坐在一旁等着,谁知这一等便是一晚上。

    将近黎明之时,五皇子妃奋力叫了一声,紧接着产房便传来婴儿的啼哭之声,在外头等待得已经有些精神疲惫的五皇子闻见婴儿的哭声,一直高高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所幸孩子是没事的。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