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八章 祥瑞

    “生了吗!是男是女?”一闻见婴儿的哭声,五皇子便立刻上前几步,焦急问道。

    若是个男孩还好,但若是个女孩,那他做的一切岂不是都白费了?他就等着这个孩子的到来替他挽回劣势,然若是个女孩,对他根本不会有任何帮助。

    他这话一问出来,就连同样等在外头的柳皎月,都忍不住眼神微妙地看了他好几眼,只是此时五皇子的注意力全都在孩子身上。

    不过一会儿,产房的们打开了,产婆抱着孩子出来,一脸喜色地对五皇子道:“恭喜殿下!是个小皇孙!母子平安!”

    五皇子一听是个儿子,当即大喜,接过稳婆手中的儿子,兴奋地对还在嗷嗷大哭的小皇孙亲了又亲。

    正当五皇子对着儿子喜不自胜时,周围却突然响起一阵阵吸气之声,五皇子似有所感,下意识抬头,发现原本彻夜的瓢泼大雨此时已经停息。

    天边正浮现出一副极为瑰丽的景象,层层叠叠的乌云散开,霞光从云层穿透出来,异彩漫天。

    “殿下,小殿下方才降世,这雨便跟着停了,这是天降祥瑞,吉兆啊!”跟在五皇子身边的近侍十分兴奋道。

    “是啊是啊!小殿下果然是天降之子,定会为大羲朝带来昌盛!”其他的下人们也跟着连连点头,恭维五皇子。

    古人对鬼神之说还是十分相信的,是以此时小皇子降生,巧合地出现彩霞,这些人们便觉得是小皇孙为大羲带来了福祉。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小皇孙降世,下人们纷纷拜倒在地,高呼千岁。

    五皇子在看到天降祥瑞时,顿时欣喜若狂,抱着怀中的孩子爱不释手,不知过了多久,五皇子看够了孩子,将孩子抱给稳婆,这才想起来五皇子妃,问道:“五皇子妃可还安好?”

    “回殿下,皇子妃已然安睡,殿下可要进去看看皇子妃?”产婆答道。

    五皇子点点头,走进产房,此时产房内的血腥味已经轻了许多,婢女们正来来回回在收拾一屋狼藉。

    晋长盈正碰巧从产房内出来,却见五皇子迎面而来,晋长盈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迎上前道:“皇子妃诞下一子,不知殿下可还满意?”

    五皇子看到晋长盈,神情瞬间便有些僵硬,他微微点了点头,道:“嗯,皇子妃冒死为本宫诞下这个孩子,本宫铭感五内,自然满意。”

    “嗯,长盈也看出来了,殿下的确是对小殿下挺满意的,否则也不会看了小殿下好半天,才想起这儿还有个五皇子妃呢。”晋长盈深有所感地对五皇子道,说出的话丝毫不给五皇子面子。

    五皇子闻言,当即便拉下了脸,面色阴沉看着晋长盈道:“晋长盈,你什么意思?”

    “还能有什么意思,当然是殿下听到的那个意思,如殿下这般唯利是图,无情无义的人,这世上还真不多了,皇子妃倒真是选了个好丈夫。”晋长盈笑眯眯看着五皇子道,对五皇子极尽冷嘲热讽之能。

    五皇子被晋长盈说得脸上一阵青一阵红,他不断调整自己的呼吸,让自己的面容看上去不那么狰狞,但神情依旧有一瞬的扭曲,好一会儿,五皇子才无奈笑出声,像看着一个无理取闹的小妹妹一般,对晋长盈道:“县主真会说笑,本宫此生最爱的女人便是皇子妃,也只有皇子妃诞下的孩子,才能让本宫如此重视。”

    五皇子不愧是五皇子,一个宫婢生的儿子,能爬到如今的地位,可见其手段不一般,晋长盈也看出来了,五皇子最不一般的,便是他这脸皮,晋长盈还真没见过有谁脸皮能比五皇子更厚的,这或许就是他成功的秘诀吧。⿴χ33小説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晋长盈冷笑一声,给五皇子让开路,阴阳怪气道:“那长盈便祝愿殿下与皇子妃举案齐眉,相伴到老了。”左右她该说的都已经跟五皇子妃说了,五皇子妃自然会做出她的选择,晋长盈就不相信,认清现实的五皇子妃会继续被五皇子蒙蔽。

    说完,晋长盈对五皇子挑衅一笑,迤迤然离开了产房,五皇子看着晋长盈离开的背影,眸中闪过一丝戾气,难道说晋长盈进去说了什么?

    他知道,有能之人多少都会带点自己的脾性,他也不是不能包容,但这包容仅限于他容忍范围之内,像晋长盈这样,一次又一次公然打他的脸,挑战他权威的人,他现在已经在思考,究竟是拉拢她,还是除掉她了。

    五皇子进到里间,闻见浓郁的血腥气,他皱了皱眉,坐到床前,此时床上已经被收拾得干净整洁,五皇子妃躺在床上,疲惫地睡着,似感受到有人接近,五皇子妃似有所感地睁开眼睛。

    五皇子见五皇子妃睁开双眸,马上便换上一副深情温柔的神情,满眼心疼地拉过她纤瘦的手,轻轻拍抚,柔声道:“怜儿,辛苦你了,我们有儿子了。”x www.x m.x

    五皇子妃刚睁眼还有一丝迷蒙,闻见五皇子的声音,她一瞬间便清醒过来了,看着五皇子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痛意,尽管心中被五皇子伤透了心,但皇子妃依旧颤巍巍地从床上起来,想要给五皇子行礼。

    五皇子连忙把她按回床上,给她盖好被子,十足温柔体贴的模样,深情款款地道:“怜儿何时与本宫如此生分了,你现在身体还虚,躺着多歇歇,若是你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让本宫该如何自处?”

    五皇子妃身上没力气,只被五皇子扶着躺回了床上,她闻见五皇子的话,眸中闪过一丝嘲讽,抬眼定定看着五皇子,五皇子对五皇子妃向来是满口谎话,然而五皇子妃却从未用这样质疑的目光看着他,不知怎的,五皇子被她看着,突然有些莫名的心虚。

    “怜儿作甚看着本宫?可是不认得本宫了?”五皇子故作疑惑,话语中还带着几分调侃,就是没有心虚。

    五皇子妃深爱五皇子,否则当年也不会在众多的皇子中,选择了最没有背景的五皇子,事到如今,里边方才晋长盈已经给过她暗示,然而她还是想从五皇子口中亲口听到答案。

    “殿下……若是方才,妾身当真撑不过去了,殿下是会选择妾身,还是咱们的孩子?”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