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九章 自欺

    五皇子妃的问题刚一抛出,五皇子脸色当即便僵硬住,随后用一种极为探究的目光看着五皇子妃,像是在确定,方才的事,她究竟知道了多少,难道说,晋长盈已经全告诉她了?

    思及此,五皇子眼眸深处一丝杀意隐现,若晋长盈当真拉拢不了,那便只能除掉了,否则便是给自己埋下隐患,他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怜儿作何问本宫这样的问题?若是可以,本宫不想舍弃你们任何一个。”五皇子故作无事对她笑道,想不着痕迹地带过这个话题。

    然而向来对五皇子百依百顺的五皇子妃,这一次却没有顺着他,她直勾勾地看着五皇子,因为没有休息好,她眼中爬满了血丝,然目光却依旧坚定,五皇子妃抽出被五皇子握住的手,一字一句问道:“方才,若妾身当真挺不过去,只能选择一个,殿下是否当真便为了孩子,舍弃了妾身?”

    五皇子闻见五皇子妃的质问,松开了她的手,用一种极为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五皇子妃,像是不敢相信这样的话怎么会从她的嘴里说出来,五皇子拳头紧攥,下颌收紧,眼眶渐渐爬上微红,像是受伤,又像是失望般冷声道:“在你心中,本宫就是如此无情无义之人?你我夫妻二人多年,本宫是什么样的人,难道你还不清楚吗?你竟为了旁人的只言片语,来质疑本宫对你的一片心意,你真是太让本宫失望了!”

    说罢,五皇子一甩袖便要离去,然在他要离开时,却被五皇子妃拉住了衣角,五皇子妃拉着他衣摆的手苍白而瘦弱,她哀求地看着五皇子,声音微弱地试探道:“殿下,您是在跟妾身生气吗?”

    “本宫当然气!你如此没有良心,竟说出这样的话,我看你是生孩子生糊涂了!即便本宫说要保孩子,那也是因为你已经离开了本宫,哪怕是为了你,本宫也不能弃孩子于不顾!本宫对你情深义重,你却如此践踏本宫对你的一腔真心!”五皇子说得痛心疾首,对着五皇子妃一通吼,一把将被五皇子妃拽住的衣摆扯出来。

    五皇子妃原本就没有多少力气,此时被猛地一甩,额头差点撞上了床头,然她却半点不在意,见五皇子当真动了怒,她当即便慌了,连忙赤着脚下床,抱住五皇子哀求道:“殿下!别走!妾身只是……妾身只是以为殿下心里有别的女人了……妾身看到殿下与柳家的小姐在桃花林,便止不住胡思乱想了,现下殿下还愿意与妾身置气,说明殿下心中还是有妾身的,妾身已经很满足了……”五皇子妃说着,脸上已是挂满了晶莹的泪珠。

    五皇子被五皇子妃一把抱住,听到她提及桃花林,心中“咯噔”一声,原来五皇子妃是发现了他与柳皎月二人在桃花林,五皇子轻轻叹了口气,转过身,将五皇子妃拥入怀中,道:“原来被你看到了,本宫心中只有怜儿一人,又怎会与旁的女人纠缠不休,本宫与柳姑娘定然是清清白白的,若本宫有何欺瞒,便叫本宫此生再也无法与最爱的人相守……”

    五皇子一番话说得斩钉截铁,最后又含情脉脉地看着五皇子妃,五皇子妃当即便捂住了他的唇,道:“我相信你,莫要再说了。”

    五皇子心计得逞,捉住五皇子妃的手,拉到嘴边啄吻,又将五皇子妃抱上了床,给她掖好被角,哄她入睡。

    五皇子妃这才问道:“殿下与柳姑娘并无私交,那妾身为何又看到殿下与柳姑娘走在一起?”说完,五皇子妃像是生怕五皇子生气一般,连忙又补充了一句,道:“殿下别误会,妾身只是好奇,并非怀疑殿下。”

    五皇子宠溺地揉了揉五皇子妃的头,姿态像足了一个深爱妻子的丈夫,见五皇子妃并未再怀疑自己,五皇子这才拿出自己一早准备好的说辞,道:“这几日你夜里睡也睡不安稳,什么法子都用尽了,失眠也未好转,昨日恰好碰上柳姑娘,本宫这才思及柳姑娘似乎对侍弄花花草草颇有心得,只是想问问柳姑娘有无能安神养息的花,却没想碰巧被你看到了。”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x https:/m.x/

    五皇子妃听五皇子这么一说,恍然大悟地点点头,感动得红了眼圈儿,道:“原是如此,殿下如此体恤,妾身却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做什么说这样的傻话,你我夫妻一体,若有何误会解开便是,你身子虚,再睡会儿吧。”五皇子对她笑得如沐春风。

    五皇子妃看着五皇子温暖的笑容,不知为何,原本起伏不定的心顺时便安定下来,五皇子妃对他甜蜜地笑了笑,最后沉沉睡去。

    五皇子看着五皇子妃睡去,脸上的笑意这才寸寸消退,沉着脸离开。

    ……

    【宿主,你为什么要把唯一的一颗药给五皇子妃呀?多浪费呀。】系统在脑海中嘀咕道。

    晋长盈方才给五皇子妃喂的那颗药,乃是太后赏赐,能生死人肉白骨,乃西域进贡的圣药,晋长盈原本是给先头宿玄重病时准备的,后来宿玄病好,这颗药便一直被晋长盈压箱底,这还是晋长盈昨日担心五皇子妃被长公主的人刺杀,特地带上,没想到还真派上了用场。

    不过说实话,五皇子妃和晋长盈非亲非故,把这么一颗药浪费在她身上晋长盈着实肉疼,只是五皇子妃早产也有晋长盈的原因,这药用在她身上也算是还她一条命,至少晋长盈心里没那么愧疚。

    “药用了便用了,没什么浪费不浪费的。”晋长盈神情淡淡道。

    【也是,毕竟五皇子是女主一派的,这药用来保住五皇子的孩子,也不能算是浪费。】系统自以为了解了晋长盈的脑回路。

    闻见系统的话,晋长盈忆及五皇子那副装模作样的嘴脸,皱了皱眉,原本她是想帮着晋沅君扶持五皇子上位的,然而现下她对五皇子是越发有些无法忍受,只怕五皇子也同样视她为眼中钉肉中刺了。

    思及此,晋长盈突然觉得与五皇子这么明着唱反调,似乎不是个明智的决定,如今她得罪死了五皇子,若是被他抓到了把柄,五皇子怕是会把她往死里整。

    ⿴χ33小説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