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三章 冤家路窄

    晋沅君见晋长盈对皇长孙如此喜爱,心中不由闪过一丝疑惑,晋长盈是这种喜欢小孩子的人吗?

    她分明记得,几年前,御史中丞家的孩子调皮,在一次宴会上不过是对她做了几个鬼脸,便被晋长盈让人打了十板子,把孩子打得在床上足足养了好几月才养好,御史中丞也只是敢怒不敢言,捏着鼻子吃了这个闷亏。x https:/m.x/

    晋长盈一个这样讨厌孩子的人,居然会抱着孩子,还喜欢得不行?这不是太奇怪了么?

    正当晋沅君心中疑窦丛生时,晋长盈抱着孩子的动作微微一僵,只因她听到了系统的提示——

    【嘀嘀嘀——嘀嘀嘀——】一串急促的警铃声过后,系统出声了,【宿主,人设崩了,女主察觉到你有些不一样,对你产生怀疑了!】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WTF!”晋长盈在心中骂了一声娘,马上板着脸,将皇长孙一把塞回五皇子妃的怀中,皮笑肉不笑道:“皇长孙是挺可爱的,只是我不是很喜欢孩子。”

    五皇子妃微微一愣,抱着孩子表示了解地点点头,旁边晋沅君见晋长盈一副对孩子嫌弃得不行的表情,这才打消心中的狐疑,看来是她多虑了,晋长盈不是跟往常一样么。

    【危机解除。】系统的机械音在脑海中响起。

    晋长盈听到系统的提示,这才微微松了口气,目带渴望地看了一眼五皇子妃怀中的小皇孙,讪讪坐回了椅子上。

    这时,殿外传话的小太监迈着小碎步,小跑着到殿中,扬声道:“禀报皇子妃,五殿下派人传来口谕,让皇子妃移驾朝阳殿。”

    五皇子妃点点头,将小皇孙抱给随行的乳娘,对晋长盈和晋沅君道:“父皇在朝阳殿为赟儿设了宴,二位同本宫一同前去吧。”

    “是。”

    晋长盈与晋沅君皆站起身,随同五皇子妃一同去了朝阳殿。

    “五皇子妃驾到——皇长孙驾到——”

    朝阳殿中,朝臣纷纷下跪参拜,高呼千岁。

    五皇子妃走到殿中,恭恭敬敬对殿上的人行了个大礼,扬声道:“儿臣参见父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儿臣来迟,还望父皇责罚。”

    晋长盈和晋沅君两姐妹紧随其后,晋长盈这还是第一次见到真正看到皇帝,她穿过来以后还没见过皇帝,对皇帝的印象就是从原主的记忆中获取。

    现下总算窥见皇帝的真容,他穿着一身明黄色的龙袍,大概四五十岁的样子,看上去颇具威仪,只是有些干瘦,两颊微微朝内凹陷。

    晋长盈飞速在脑海中回忆关于皇帝的信息,因为长公主的设计,皇帝从几年前开始,便沉迷于丹道,宫中养了上百个道士,专门为他炼长生不老的丹药。

    近几年,因为他沉迷于炼药,连朝堂之事都转手他人,这才让长公主有机可乘,势力日渐做大,隐隐有架空皇权的意思,然而皇帝偏生对此还毫无所觉,还以为自己是那个万人敬仰,说一不二的皇帝。

    皇帝坐在高堂上,看着殿下的人,一抬手,淡淡道:“无妨,你有孩子绊住了身,来迟些也是应该的,平身吧,赟儿呢,把赟儿抱过来给朕瞧瞧。”

    乳娘领命,将皇长孙抱给皇帝,皇帝接过皇长孙,抱在怀中,皇长孙看到皇帝,便笑得十分灿烂,还用小胖手去拍打皇帝的脸,让皇帝爱得不行。

    皇帝喜欢这个长孙,不只是因为梁赟是皇帝的第一个孙子,更是因为他所带来的寓意。

    梁赟出生之时,朝霞漫天,佛光普照,皇帝坚定地认为,这定然是上天在对他预示着什么,皇长孙定然会为他带来祥瑞,是以皇帝对这个长孙格外喜爱。

    五皇子妃见皇帝与皇长孙玩得开心,便走到右边五皇子的案几旁,挨着五皇子坐下,五皇子见五皇子妃坐下,还十分贴心地替她理了理裙摆,五皇子妃对他笑得十分甜蜜。

    晋长盈坐到自己的位置上,今日原本应当是她与傅濯两人同来,只是今日傅濯当值,是以只有晋长盈一个人来,看到五皇子妃和五皇子如此和谐的画面,晋长盈微微皱了皱眉,心中不由升起一丝狐疑,这五皇子妃不是开窍了么,怎么还跟五皇子这么好?

    皇帝抱着梁赟玩了一会儿,随后便把梁赟给了一旁的乳娘,乳娘抱着梁赟回到五皇子妃身边,五皇子妃接过儿子,对着儿子肥嫩嫩的脸亲了一口,摸了摸他的小肥脸,却发现他一直戴在脖子上的长命锁不见了。

    “诶?赟儿的锁好像没戴。”

    晋沅君正准备坐回傅秉青身边,听到五皇子妃这么说,也发现梁赟一直戴在脖子上黄金打造的长命锁不见了,主动开口道:“不若沅君去景阳宫替娘娘走一趟。”

    “这……多麻烦世子妃,还是让方嬷嬷去吧。”五皇子妃犹豫了一下,客气道。

    “无妨,为皇长孙效劳是沅君的福气,皇子妃不必放在心上,左右还有一刻钟才开宴,沅君去去就回,也还来得及。”晋沅君道。x www.x m.x

    “那便麻烦世子妃了。”五皇子妃对晋沅君十分满意,上哪儿去找这么识趣又忠心的人。

    “皇子妃言重了。”晋沅君领命离开朝阳殿,朝阳殿离景阳宫并不远,晋沅君走了一会儿便到了。

    若不是为了在短时间内获取五皇子妃的信任,更方便五皇子拿捏五皇子妃,她才不会在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上也要讨好她。

    晋沅君从景阳宫拿了长命锁,眼看时间有些来不及了,马上便要开宴,便想抄近路,走到御花园的一条小道穿到朝阳殿,谁知却碰上了心情不虞的六公主。

    六公主也准备从这边过去朝阳殿参宴,半途中碰到晋沅君,她马上拦在晋沅君前面,“站住。”

    晋沅君抬头一看,居然是六公主,晋沅君心道不妙,这六公主有多难缠她是领教过的,若是可以,晋沅君并不想在此处与六公主起冲突。

    “沅君参见六公主,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晋沅君恭恭敬敬地对六公主行了一礼。

    “呦,这不是咱们得世子妃嘛,怎么在这儿落单了?没跟在你那长姐的屁股后头当跟屁虫了?”六公主围着晋沅君走了一圈,嘴里阴阳怪气地嘲讽道。

    晋沅君目不斜视,道:“沅君替皇长孙去景阳宫拿长命锁,马上便要开宴,还请六公主放行。”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