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四章 欲加之罪

    六公主这才注意到晋沅君手中拿着的长命锁,冷笑一声,毫不客气道:“想走?没那么容易!你偷拿了宫中财物,竟然还想从本公主手中离开,痴人说梦!来人!把她给本公主拿下!”

    晋沅君见六公主不由分说便要让人擒拿自己,当即便变了脸色,马上开口解释道:“公主!沅君说了,这是替皇长孙拿的长命锁,并不是沅君私自偷拿!”

    晋沅君看出六公主是在蓄意为难自己,然而碍于五皇子的颜面,她却不好直接和六公主起冲突,只能隐忍。

    “你说什么本公主就信什么?你当本公主是傻子么!”六公主说话的声音十分尖利,看着晋沅君的目光闪烁着厌憎的光芒。

    方才在晋长盈那里吃了瘪,原本六公主是想去向皇帝告状,谁知道皇帝不仅没有心疼她受了委屈,反而怪她自己任性,还将她训斥了一顿,说她不应该在今天这样的大日子里闹小脾气。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六公主心里委屈得不行,若不是晋家两姐妹给她难堪,她也不至于被父皇骂了一通,连带着六公主把五皇子妃也恨上了。

    六公主憋了满肚子的气,现下碰上一个最好欺负的,她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打定主意要为难一下晋沅君。x 电脑端:<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除非你跪在地上,学狗爬,本公主就相信你了!”六公主脸上带着恶意满满的笑。

    晋沅君闻言,脸色完全阴沉下来,道:“六公主,我不是狗,为什么要在地上学狗爬?我还有很多方式能证明这不是我偷的!不若咱们现在就去和五皇子妃当面对峙!”

    六公主一听要去跟五皇子妃方面对峙,那里肯,那不就露馅了,她十分蛮横道:“本公主说你偷东西了你就是偷东西了!你还敢狡辩!对峙什么对峙,本公主分明就看到了!”

    “你……”晋沅君拿着长命锁的手攥得死紧,她兢兢业业为五皇子出谋划策,与丈夫一同扶持五皇子,然而却还要忍受六公主这样的折辱?

    晋沅君心中有些不平衡了,若不是因为五皇子,她也不至于去得罪了长公主,一直到今日,长公主都还视她为眼中钉肉中刺,而如今,还要来这里受六公主的气。

    晋沅君心中本就对六公主深恶痛绝,而现在,她对六公主的恨意又上升到了另一个高度,她今日受的折辱,他日定十倍百倍奉还!

    两人正僵持不下,一道温柔似水的声音突然出现,打破了僵局,“六公主消消气吧,不过是一个长命锁,六公主又怎能断定是世子妃偷拿的呢?”(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lt;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lt;更¥新/速¥度最&amp;駃=0

    两人循声望去,却见柳皎月正从路口往这边走来,方才柳皎月入宫原本是想去景阳宫看看五皇子妃的,谁知道在皇宫内转来转去,转迷了路,眼看着要误了开宴的时辰,这才找了个小太监带着她往朝阳殿这边走,却在路上碰见了六公主为难晋沅君的场景。

    因着上回踏青宴,柳皎月不慎落水被晋沅君救起,对她嘘寒问暖,甚至还为给她出气,将张宗依许了那样一门亲事,柳皎月虽然有些不赞同晋沅君的做法,但晋沅君毕竟也是为了她,是以柳皎月虽说心里有些隔阂,但碰到晋沅君被六公主为难,她还是站了出来。

    六公主一见是柳皎月,脸上的神色微微一凛,道:“你做什么?你也想跟本公主作对?”

    柳皎月对六公主福了福身,细声细气道:“皎月并非想与六公主作对,只是今日乃皇长孙的吉日,六公主在此地与世子妃纠缠,只怕是要误了开宴的时辰,若是当真有什么,不若咱们一同前去朝阳殿,待圣上裁夺如何?”

    六公主闻言,当即便心虚了,她方才才被皇帝教训过一顿,这会儿若是当真又跑到皇帝面前闹,只怕父皇一怒之下罚她抄经书都是小的。

    “不过是些微末小事,本公主把她抓起来便完了,不用刻意惊扰了父皇!”六公主道。

    “事关重大,那依皎月之见,咱们还是到五皇子妃面前说清楚吧。”柳皎月走到晋沅君身边站定,感受到晋沅君看过来,柳皎月递了个安心的眼神给她。

    六公主一听到要对峙,便心虚了,又马上改口道:“那行吧,若当真不是你偷的,你便拿出证据来,证明给本公主看,只要你拿出证据,本公主就不为难你!”

    “回禀六公主,沅君并没有证据能证明不是沅君偷的,但沅君可以对天发誓,若这长命锁当真是我所偷,天打雷劈,不得好死!”晋沅君说得斩钉截铁,让六公主也不由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

    但六公主很快又想到方才这晋沅君还帮着晋长盈欺负自己,于是六公主依旧不松口,道:“你也就嘴巴说说,拿出证据来啊!拿出证据来,本宫就放你走!”笃定晋沅君拿不出证据,六公主看着晋沅君为难的模样,得意洋洋地笑了起来。

    柳皎月见晋沅君都发下如此毒誓,六公主却依旧如此不依不饶,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了,道:“六公主,方才世子妃也说了,没有证据能证明不是她偷拿的长命锁,那么不知六公主又有何证据证明,这锁是世子妃所拿?”

    六公主被柳皎月问住了,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道:“本公主……本公主方才见她鬼鬼祟祟,若非偷了什么东西,用得着这么疑神疑鬼,还往小道走么!”

    “沅君不过只是想着抄小道省时,并非六公主想的偷盗!”晋沅君为自己据理力争。

    “这不过是你一面之词,让本宫如何能取信于你!”六公主理所当然道。

    “但六公主不也是仅凭自己的臆测,若是冤枉了世子妃,坏了世子妃的声誉,让今后世子妃如何能在帝京立足?”柳皎月颇有些不赞同地看着六公主。

    “你……”六公主被柳皎月说得哑口无言,最后自己拿不出证据,只得忿忿离开。

    待六公主离开后,晋沅君对柳皎月施了一礼,道:“多谢柳妹妹解围,否则姐姐今日只怕当真是要冠上这偷盗的名声了。”

    “皎月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世子妃不必介怀,六公主单纯率直,还请世子妃莫要放在心上,没得坏了心情。”柳皎月浅笑着对晋沅君摆摆手。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