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六章 恋爱脑

    但越王妃又不愿意帮她除掉晋沅君,难道真的只能她自己动手了?

    傅允芳站在原地,神色莫测看着晋沅君离开的背影,眸光微微闪烁。

    晋沅君似感受到傅允芳的目光,转头见她果然一脸阴毒地看着自己,晋沅君却丝毫不怵,反而十足讥诮地对她一笑,仿佛在说,就凭你,能把我怎样?

    傅允芳猛地攥紧了拳头,一口银牙都快要咬碎了,晋沅君竟敢如此嚣张,让她如何肯罢休?

    既然晋沅君不怕死,就休怪她不留情面了,原本她们也没什么情面可言!

    这边晋长盈正在宴上吃得正欢,津津有味地看着歌姬舞姬们吹拉弹唱,不过,唯一让她有些郁闷的,却要数五皇子和五皇子妃了。

    晋长盈原以为,五皇子妃应当是与五皇子撕破了脸才对,即便没有撕破脸,那也只该是维持表面的和平,然而这蜜里调油,浓情蜜意的氛围究竟是怎么回事?!

    晋长盈一双眼睛直勾勾看着五皇子和五皇子妃的案桌,五皇子正在给五皇子妃布菜,看着五皇子妃的眸子仿佛含着无数深情,五皇子妃对他清浅一笑,拿起筷子也给五皇子夹了些菜,两人的眼神交流不论怎么看,都充斥着满满的甜蜜。x https:/m.x/

    旁人看着,只觉得五皇子与五皇子妃真是甜蜜啊,成婚多年,竟还像刚成亲的小夫妻一般,五皇子看皇子妃的眼神炽热得简直能把人看化一般。

    然而晋长盈却是看得眉头直皱,明明不应该是这样啊,难不成她的计划都泡汤了?还是说五皇子妃心机比较深沉,所以在醒悟以后,继续与五皇子虚与委蛇,想搞垮五皇子什么的?

    晋长盈努力地试图从五皇子妃的神色中看出一丝破绽,然而五皇子妃的“演技”好像有点好,不论怎么看,五皇子妃脸上却好像就只有两个字,甜蜜,恨不得把我爱殿下四个字刻在脑门上。x 电脑端:<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这TM啥情况啊?!”晋长盈在心中忍不住爆粗口道。

    【系统也布吉岛呀,宿主这么厉害,肯定能自己猜到~】系统在脑海中嘻嘻一笑,丝毫没有配合晋长盈的意思。

    晋长盈冷笑一声,手中拿着的白玉筷子“咔嚓”应声折断,千万不要告诉她,五皇子妃这样都能继续和五皇子好下去,否则她一定会吐血三升!

    系统见晋长盈把玉筷捏断了,他丝毫不怀疑,若是它有实体的话,这时候被捏断的定然不是玉筷,而是它。

    “呀!县主!手怎么样?”一旁正伺候着晋长盈用膳的紫棠,见晋长盈竟然把筷子折断了,连忙将晋长盈手中断成两截的玉筷拿走,又帮她看手上的伤,发现县主的手果然被玉筷的断截面划出了几道细小的伤口,“县主,这手都伤着了,怎的不小心些。”

    晋长盈将手摊开了,也看到手心里正冒着血珠的伤口,她疼得直皱眉,若不是方才系统说的话太过于欠揍,她也不至于气得把筷子都折了。

    “奴婢去帮县主拿些包扎的药来吧。”紫棠说着,便要起身,却被晋长盈拉住了。

    “无妨,不过是些小伤,不必如此一惊一乍。”晋长盈说着,将手上多余的玉屑吹掉,又用随身带的手绢,将手心的伤口随手一包。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可是……”紫棠看着晋长盈如此敷衍地对待自己的伤,有些不放心,想着还是帮晋长盈重新包扎一下,却察觉县主眼睛一直往五皇子那边瞄,还眉头直皱,这才恍然大悟,为何今日县主兴致一直不高,原来县主是看到五皇子和五皇子妃如此恩爱,而傅大人却连宴会都不能陪同她参加,心里难受了。

    紫棠连忙开口安慰晋长盈道:“县主,傅大人平日里待县主还是极好的,只是今日傅大人公务在身,若是傅大人有空,定然会陪同县主一同赴宴的,县主莫要伤怀了。”

    晋长盈被紫棠说得有些莫名其妙,抬眼看了紫棠一眼,却发现紫棠竟然用一种十分同情心疼地眼神看着自己,也不知她究竟脑补了些什么,竟然能说到傅濯,晋长盈也懒得和紫棠解释,摆摆手道:“罢了,不过是个宴会罢了,你家主子我还没还不至于这么小家子气。”

    紫棠见晋长盈如此不在意的模样,却以为晋长盈是在故作坚强,县主方才看着五皇子妃那隐隐带着羡慕的目光,让她都忍不住心疼了,“县主……”

    晋长盈此时也没空理会紫棠究竟是误会了什么,她的心思都放在五皇子妃身上,她为了五皇子妃可是下了血本的啊!现在告诉她五皇子妃是个恋爱脑,她一定会杀人的!

    看着那对浓情蜜意的夫妻,此时她胃口全无,宴会上的歌舞此时也看上去乏味无比,本来今天开开心心,却被这夫妻俩破坏了心情,晋长盈心里直将五皇子的小人用刀戳了几百遍。

    散席后,晋长盈觑见空隙,趁五皇子不在时,找上了五皇子妃。

    “皇子妃。”晋长盈对五皇子妃福了福身,笑着道:“自从皇子妃诞下皇长孙后,五殿下对皇子妃比以往越发上心了,若是我家夫君能有五殿下一半,那长盈便知足了。”即便心中嫌弃得不行,晋长盈嘴上依旧说着违心的话。

    五皇子妃闻言,颇为娇羞地掩唇轻笑,随即又忆及先头在灵台寺她生产时,晋长盈说的似是而非的话,五皇子妃一直想问问清楚,但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

    “先头灵台寺之事,多谢祯明县主了,只是本宫一直有些不清楚,县主所言深意,不知县主可否为本宫提点一二?”五皇子妃笑问道。

    五皇子妃此言一出,晋长盈脸上的微笑彻底僵住,内心疯狂地大骂这女人SB,好一会儿,晋长盈才调整过来自己的面部表情,笑得十分和蔼可亲道:“五皇子妃不必放在心上,权当长盈多嘴罢了。”

    她就说五皇子妃为什么没跟五皇子闹翻,结果是五皇子手段了得,把这恋爱脑哄得团团转,她话都说得这么明显了,五皇子妃居然还执迷不悟,晋长盈心里怄得想吐血。

    只怕她先头说的那些话,人家五皇子妃不仅不领情,还会觉得她蓄意破坏他们夫妻俩的关系。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