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七章 好心当做驴肝肺

    若不是她关键时刻给五皇子妃塞了颗药,或许五皇子妃就不会是现在这副和善的表情了。

    五皇子果真是好手段啊,晋长盈此时真不知道是该说五皇子耍得一手好美男计,还是该恨铁不成钢,骂五皇子妃执迷不悟,五皇子都做得这么明显了,她居然还能装作看不到,跟他亲亲爱爱。

    “妈的智障!”晋长盈在心中骂道,只觉得自己快要气炸了,是她高估五皇子妃了,这蠢女人没救了!

    五皇子妃丝毫没感受到晋长盈的情绪,还有些不赞同道:“县主这话可不能乱说,当日本宫还以为殿下当真做了什么事,后来听了殿下的解释,才知道原来不过只是一场误会,还是本宫心思太过敏感了,这才差点与殿下离了心。”

    听到五皇子妃如此天真的话,晋长盈差点挂不住脸上勉强维持的微笑,如果可以,她真想一拳打在五皇子妃那温柔甜蜜的笑脸上。

    “五皇子妃觉得长盈是在信口雌黄,大可以不必相信,只是他日若是吃了亏,五皇子妃不要一个人躲在角落偷偷哭便是了。”晋长盈忍不住怼了五皇子妃两句,对于这样的蠢女人,即便是最后被骗得人财两空她也不奇怪,真是浪费她的心血,早知道五皇子妃是这样一个扶不起的阿斗,她压根儿不会浪费自己的药去救她。x 电脑端:<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五皇子妃自认为自己对晋长盈说话的语气还算和蔼,然而晋长盈却如此回怼自己,还一副巴不得她落得个不得好死的下场,当即面色也有些难看了,道:“县主,本宫与殿下相敬如宾,本宫念在县主并不了解我二人之间的情谊,此番便不与县主计较了,只是还请县主谨言慎行,否则早晚招来祸端。”

    晋长盈冷笑一声,她好心提醒,五皇子妃不领情便罢了,居然还如此威胁自己?难不成还当真以为她怕了?

    “五皇子妃,话可不要说得太满,长盈在此给五皇子妃一句忠告,凡是把希望寄托在旁人身上的人,最终大都没有好下场。不过长盈对五皇子妃还是十分佩服,被男人几句话便哄得团团转,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χ33小説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闭嘴!”晋长盈还没说完,便被五皇子妃厉声打断,她怒声斥道:“祯明县主,本宫感念你在灵台寺救下了本宫和赟儿的性命,此番不与你计较,但若下回本宫再听到你如此诋毁于殿下,就休怪本宫翻脸不认人了!”

    五皇子妃如今诞下了皇长孙,身份不同往日,就连太后都对她和颜悦色不少,若是五皇子妃当真与晋长盈有什么龃龉,太后知道晋长盈在背后暗戳戳挑拨离间,晋长盈只怕是免不了一顿罚。

    “呵,五皇子妃不愿听,长盈不说便是了,只是长盈究竟说得是对是错,究竟是自己眼睛看到的欺骗了你,还是有人欺骗了你,就让时间来证明吧,五皇子妃执意要捂住自己的耳朵,眼盲心盲,长盈也不会再浪费口舌!”晋长盈冷哼一声,说罢,甩袖而去,五皇子妃不愿意听,她还不愿说了呢!

    晋长盈走远后,五皇子妃这才宛如脱力一般,坐回了椅子上,身旁的方嬷嬷见五皇子妃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微微叹了口气,方才晋长盈说的那些,原本方嬷嬷也劝了五皇子妃无数次,说五皇子并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让她早为自己做打算,但五皇子妃却愣是不听,还将方嬷嬷训斥了一顿,也不知五皇子给她灌了什么迷魂汤。

    五皇子对皇子妃究竟如何,他们这些下人看得真切多了,先头在灵台寺之事后,方嬷嬷便对五皇子的观感下降了不少,然而她一个为奴为婢的,主子不听劝能有什么办法。

    现下祯明县主好心提醒一嘴,却依然被五皇子妃怼得拂袖而去,方嬷嬷又忍不住多嘴道:“主子,在奴婢看来,祯明县主说得其实也不无道理,奴婢知道主子对殿下情深意重,但若是日后殿下当真能……一展宏图,到了那时,主子您还能保证,殿下这辈子心里只有您一个女人吗?”

    五皇子妃闻言,怔怔抬头,看着方嬷嬷关怀的神色,有些恍惚地摇摇头,固执道:“不会的,他说过,此生只有我一个女人,他不会让旁的女人生下我们的孩子,我相信他,他在爹爹面前也发过誓的。”

    “主子……您可要想清楚了,即便您不为自己想,也要为皇长孙想想啊,这世上最易变的就是人心,若是殿下哪日……”

    “嬷嬷!别说了!殿下不会的,他向我保证过,我相信他!我与他夫妻一体,这么多年,若是我对他连这点的信任都没有,那才是辜负了他对我的一片心意。”五皇子妃打断方嬷嬷的话,不愿去想若是有朝一日,她当真被五皇子弃之不顾,她究竟该如何自处。

    方嬷嬷见不论自己如何劝,五皇子妃都无动于衷,甚至还隐隐有些动怒的迹象,方嬷嬷没办法,最终也只得闭上嘴巴,等到她撞了南墙,就知道痛了。

    晋长盈气冲冲地离开了皇宫,坐上了马车,想到方才自己好心好意劝五皇子妃,却被她好心当做驴肝肺,气得晋长盈直捶桌子。

    紫棠见晋长盈气得不行,劝慰道:“主子莫要气了,五皇子妃不愿听便罢了,主子何必为了旁人,气坏了自己的身子。”

    话虽这么说,晋长盈还是颇有些心气难平,这五皇子妃也活该她被骗,怒气冲冲道:“妄想把自己的一生托付在别人身上,真是再愚蠢不过的行为!真是气死我了!她日我就等着看她哭!”

    听了晋长盈的话,紫棠有些疑惑,事实上,她不知道晋长盈为什么会这么生气,道:“可是主子,当今天下的女人,又有几个如长公主那般权倾天下,掌控着自己与旁人的生死呢,事实上,大多数的女人,不都是像五皇子妃这般,依附着丈夫过活么。”

    在紫棠看来,五皇子与五皇子妃成婚多年,还能为五皇子妃守身如玉,对旁的女人不假辞色,已是十分不易了,事实上,不只是紫棠这样认为,羲朝大多数女人都这样想,是以五皇子妃才是那么多女人羡慕嫉妒的对象。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